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三十二章 动乱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我爸受的伤很重,五方鬼兵找到他的时候,他已然处于生命垂危的状态。

当我终于见到自己命悬一线的父亲,那一刻忍不住心都在颤抖,撇去小伤不说,在我爸胸腔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,那是一道足以威胁他生命的致命伤!

鲜血流淌满地,伤口处殷红的血肉外露,甚至还能够看到他的脏腑器官。

这种伤势,就算是救治的足够及时,人能不能救回来还要两说!

我以元神之力能清晰的感应到,我爸我的生机元气在快速流失,照这么下去,他的生命之火很快就将会燃烧殆尽。

我用颤抖的双手,急忙从瓷瓶中倒出两粒灵药丹丸。

可这时,那位羽宗高人突然拦住了我,他提醒着我说,这么喂他服药可根本就不是救他,而是害他,黄芽归元丹体虚之人都不可服用,更何况是他这重伤垂死的身躯?

“那现在该怎么办啊?”我急地叫道。

丹宗高人知叶道人说道:“他现在需要稳固生机元气,不能盲目施救!……我来帮你救他吧,算是还了你今日相救的恩情。”

知叶高人走到我爸身边,以掐诀施法,为我爸稳固着生机元气,他现在需要连续施法不停,并且与此同时,还要再以秘术将我爸的脏腑器官复位,而后才能够设法缝合伤口。

等他为我爸完成了治疗之后,这才终于保住了我爸一条性命。

做完这一切,那位丹宗前辈累到晕厥过去。

而此时天色已然明亮,天边晨日初升,一队又一队警车、救护车呼啸赶来,紧急处理着这里发生的事。

我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,因为我跟着我爸一起上了救护车,赶往去省会的肥阳市第一人民医院。

我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病房守了两天。

有幸于得到占宗高人的医治,我爸很快就脱离了生命危险,只不过他的身体还非常虚弱,需要再进行一段时间的跟踪观察治疗。

知叶道人曾提醒我,那黄芽归元丹可在我爸身体有所恢复的时候,融入进汤药中喂我爸服下,但切记用法用量,灵药之物不可贪得,否则必受其害!

【全-网】 【更-新】 【最-快】 【,追,】 【,书,】 【,幚,】 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这两天时间里,我寸步不离的守在我爸身边。

我没敢把这件事通知家里,我光是想象我妈和我妹妹担心的样子,我就觉得无法面对,好在老爸楚三石已经脱离生命危险,只等他醒过来的时候,我再通知家里人过来看望照顾。

也就在这两天里,我得知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经过。

就在那晚,我与我爸决定分兵行事,我爸领导着国安局人员赶往朔台市附近的乡镇,毕竟是鬼王再现的线索消息,道门五宗对此也是异常重视,随行而去的正是知叶道人等几位五宗高人修士。

其实,他们也不算是大意处置。

知叶道人与明承道人都是道门各宗独挡一面的人物,而当时,所有人都以为现在的鬼王玄孽受到重创,那一身鬼魔实力十不存一,由这几位道人出面,已经足够应付这位鬼王。

毕竟,道门五子各有镇守之责,没办法也不可能整天啥事儿不干,只处理鬼王玄孽这一件事。

为确保万无一失,特意还派遣来了法术最为凌厉强大的雷法高人。

只是谁都没有料到,那鬼王玄孽伤势恢复的这么快。

当国安局和道门五宗高人赶到那乡镇之后,立即便就遭到了鬼灵伏击,国安局人员损失惨重,而我爸也正是在混乱中,被一只凶灵所伤。

鬼王玄孽有备而来,为的就是报复道门五子当初的截杀。

如果不是我们赶到及时,恐怕这些人都将全军覆没,再一次让这鬼王逃脱,道门五宗也很是震怒,国家对此也很是重视,五子真人商议之后决定,由羽宗真人抽手追杀,务必要将这鬼王玄孽彻底消灭。

而直到现在,还没有任何消息传来。

我心中明白,这一次追杀恐怕也将会无功而返,鬼王玄孽已经跟魔灵姬问天接触,甚至可能都已经联手,单单是那位不净人奥斯,恐怕就是不弱于道门真人的异域邪教修士。

看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父亲,我握紧拳头,咬着牙。

这件事决不能就这么算了!

我要亲手杀了他,为我爸报仇,绝不能再放任鬼王玄孽继续这么肆无忌惮下去!

与大师伯欧少卿联系过后,我得知到一件事。

在诛杀魔灵姬问天时,出现了一桩意外,那天人九鸢突兀现身,将那姬问天给救走了!

听欧少卿说,当时由道门符宗真人亲自出手,布下一方山河阵式困敌,可谁料后来天人九鸢突然破阵而入,两人联手之威,即便是身为道门五子的符宗真人,也唯有避其锋芒。

所以,这才没能够留住他们。

我紧皱眉头,天人九鸢不是去了瑶池仙境吗?她又是什么时候回来的?

“占宗大能修士神机子以灵台推衍得知,大昆仑瑶池仙境将有动乱!……我猜想,那天人九鸢是觉得瑶池仙境内并不安全,所以这才回来的。”欧少卿说。

大昆仑,将有动乱?

欧少卿说的这个消息,令我心中掀起波澜。

这动乱,会不会跟凝舞有关?

那天人九鸢进入瑶池仙境,很可能就是奔着凝舞去的,而现在她突然回来,那么凝舞会不会也已经出事了?

想到这儿,我就再也坐不住了!

老爸楚三石已经出了意外,凝舞可决不能也出现意外。

甭管是九尾妖魂也好,还是神魔将九尾香狐妃也罢,只要凝舞她不化身为邪魔,那她就是我楚天的妻子!

“你真的想好该怎么做了吗?诚如甄昆所说,你不可能既要帮她,也要阻止她,这是一个悖论!”苏洛辰别有深意地笑着问我。

我看向苏洛辰,管他什么悖论不悖论!

若凝舞是我妻子,那我肯定要帮她;

若凝舞化成邪魔,那我绝对要阻止她;

    不论最终结果是什么,我都不可能做到置身事外,坐视不管!

    “那现在你想怎么做?”苏洛辰又问。

    我沉吟着回答:“一位魔灵,一位鬼王,一位天人,这三头邪魔已经开始相互接触,不能给他们联手的机会,现在最好莫过于是分而杀之!”

    “分而杀之?”肖山咽着口水,心虚道:“你想先杀谁?”

    “天人九鸢!”

    我起身离开病房,肖山和苏洛辰急忙跟上。

    之所以先杀天人九鸢,是因为对付她我们的把握最大,而且姬问天和鬼王玄孽这两方,有着道门五宗的两位真人追杀,暂时还不用我多操心什么。

    而在这之前,我还需要先带上两个人。

    岳何川和苏洛伊!

    一个是找到天人九鸢下落的依仗,一个是诛灭天人九鸢的杀手锏,最终成败与否,可就看他们两个得了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