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三十六章 前奏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可万一,我遇见危险了怎么办?”苏洛辰颤声问我。

我回答说:“刚刚不是说过了,我们会保护你的嘛!如果你真的遇见了危险,我们也绝对会第一时间出手向你驰援!”

“你可拉倒吧!等你们驰援赶到,我早他妈落到九鸢手里了!”苏洛辰一百个不乐意。

不过,我管你乐意不乐意的!

甭废话了,就你了,这事儿没得商量,否则我们大家伙儿就打道回府!

“别介啊!”

“我去……”

“我去还不行吗?”

“你威胁什么人啊你!”

苏洛辰哭嚎着,垂头丧气,明知道危险重重,可他却不得不应承下来。

我哼哼着,你丫就少装委屈了,谁知道你这位天人转世有没有留着什么保命的压箱底手段,如果你不去引敌,在场的我们几个还能有谁可以把天人九鸢给引过来?

这任务当然必须由你来苏洛辰来做,最为合适!

苏洛辰撇着嘴,一脸苦相,欲哭无泪。

“洛依堂妹,楚天她欺负我!”

“滚!”

苏洛依凤眼一瞪,口喝一字真言,她躲到我的身边,尽量离苏洛辰夺舍占据的莫奇志肉身远一点。

“靠!”

“我不如这就死了算了!”

“你们不要拦我……”

“诶?你们真不拦我啊?喂喂,别走啊你们!等等我!”

苏洛辰在我们身后大喊大叫,然而我们所有人都没谁去理会他。

引天人九鸢而来,还只是第一步,真正难办而且危险的还要数施展阳咒敕令的岳河川,成败全然维系于他一身,如果岳河川失败了,杀不了天人九鸢事小,可我们所有人都说不定会有生命危险!

我向着岳河川小师侄问:“有把握吗?”

“小师叔,你让我说实话吗?”岳河川同样苦着脸,脸色发白。

这不废话?

都已经是这个当口了,谁还想听你说假话?

“实话就是,压力真的很大,我怕我做不好这件事,最后连累了大家。”岳河川老实说。

【全-网】

    【更-新】

    【最-快】                gnabuhsiuhz

    【,追,】

    【,书,】

    【,幚,】

    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我心中暗叹,到底岳河川还是太年轻了!

大风大浪都没经历过,他一直都像是待在温室里的花朵,这又如何能够成器?

只是眼下已经到了这一步,只有硬着头皮上了!

“趁着这几天的功夫,我陪着你再修炼一下阳咒敕令之法,我们必须要有把握,否则死了我们自己倒不可惜,可如果因此牵连了这里的普通人,那我们的罪过可就大了!”我提醒他。

听到我这样说,岳河川俨然一副快哭了的样子。

肖山好笑的数落我,说这孩子都已经紧张成这德行了,我竟然还给他压力,这个时候应该多说些激励的话才对!

赤婆也笑着宽慰,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,我们只要尽力就好,不用有什么压力。

苏洛依拍着岳河川的肩膀,大咧咧笑道:“我说河川小师侄啊,你要多多自信一点,你看看连你小师叔楚天都能够有现在的成就,你的修行天赋还不比他强的太多了?不用怕,但凡有事儿,姐罩着你呢!”

恩?

这话怎么听着有点像骂我?

还有,你俩这什么辈分?

我拿眼睛瞪着苏洛依,可谁知道,这丫头直接以眼神反瞪了回来,看那气势,竟然还隐隐比我强了一头!

“看到没?河川小师侄啊,就学姐这样就对了!”苏洛依小得意的笑道。

其他人一阵苦笑。

我心中暗骂,你可拉倒吧,学你这样还能学的到好?不把人家带坏就不错了!

离开海岸边,我们就近找了酒店落脚。

一连又过两天,他们已经等的急不可耐,而我却是始终耐着性子,岳河川也终于有了些自信。

我一直在陪着岳河川练习走阴派术数,现在多的不敢说,至少也要有七成把握,可以说只要等到天人九鸢出海归来,我们就可以立即设法将之诛灭!

“还要继续等吗?”他们问我。

我点头平静回答:“等!”

不等又还能怎么样?如果没有渔翁的耐心,你还学什么姜子牙呢?

“小师叔,可姜子牙压根儿就不是为钓鱼去的啊!”岳河川说。

我一本正经回答:“我们也不是啊!……你,继续修炼去,我陪着你!”

说起来,这两天陪着岳河川修炼,看着他施展阳咒敕令之法,我隐隐有所感觉,这似乎也并不是很难学嘛!

不过当我亲自上手时,却发现其中艰难!

阳咒术数,待修炼到登峰造极,拥有沟通乾坤秩序,重定山河风水的大神通功用。

    ﹤看-最-新﹥

    ﹤章-节﹥

    ﹤百-度﹥              gnabuhsiuhz

    ﹤搜-索﹥

    ﹤-追-﹥

    ﹤-书-﹥

    ﹤-帮-﹥

这一手喝破天人五衰之法,讲究的便是运用阴阳二极的玄妙之力,那寻常人怕是连阴阳二极都不知道是为何物,又谈什么运用?

难归难,但却也不是全然没有门道。

我沉吟着思考,这运用阴阳二极之力,与罗庚盘先后天的五行周天运转,却是隐隐有着几分相似,却要说具体相似在什么地方,我还说不出来,只是隐约地有那么一丝说不清、道不明的明悟。

“楚天!”

“天人九鸢回来了!”

就在这个傍晚,苏洛辰等人冲进我和岳河川的房间里,苏洛辰说他感应到天人九鸢已经自海上归来,只不过随行的不只是一个人。

不是一个人?

还能有谁?

    “不知道,但确实还另有几个人,不过应该都是普通人。”苏洛辰说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再说!”

    既然人回来了,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!

择机,动手!

    我们几人按照苏洛辰的指引,很快找到了天人九鸢的所在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海边酒会。

    天人九鸢身着一袭紫色晚礼服,勾勒身材性感无比,尤其是那张惊为天人的绝美容颜,就宛若在世仙女一般,她被人众星捧月般围在中央,似乎很享受这一切,身边有一个男人走开,立即就有一群男人等着围上,而天人九鸢身在其中,她高高在上,她高不可攀,她雍容华贵,她不可亵玩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都像哈巴狗一样,围绕着她,宠溺着她,只要她投来一个暧昧的眼神,顿时便就有一群男人连魂儿都要酥了半边!

    别说是征服她,扑倒她,骑上她,哪怕就是距离她近一点,拼命使劲儿嗅一嗅她身上的体香,恐怕这群男人就是付出多大的代价那都是愿意的!

    “被一群猴子围着献殷勤,这九鸢就不嫌恶心吗?”苏洛辰嫌弃说。

    肖山狠狠瞪向苏洛辰,他正就是一只猴子……

    我拉住肖山,可别散发出妖物气息来,毕竟天人九鸢修为境界高超,五感无觉敏锐无比,哪怕是一个充满敌意的眼神,都绝对能够被她给察觉到!

    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我问。

    苏洛辰说:“修为境界达到她那种地步,堪比在世仙人!……就拿肖山来说吧,你感觉他会愿意回到猴群中,作威作福,被一群猴子围着供着吗?那又有什么意思?所以我说,九鸢这么玩,也不嫌恶心!”

    “话糙理不糙!”

    我安慰肖山一声,随后又踢了苏洛辰一脚:“人已经出现,你丫的废什么话,还不快去当你的鱼饵,我们在那边等着你的好消息!”

    “好消息?你们就等着我的惨叫吧!”苏洛辰欲哭无泪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