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四十章 损失惨重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五方鬼兵并不愿意就这么逃走,因为此刻他们要是走了,那我将彻底失去最后的依仗,又如何还能再面对天人九鸢?

    我强行下令,不容他们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都已经什么时候了,还在这里争什么有的没的,能最终活着逃出去都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!

    另一边,灵媒派赤婆现身,天人九鸢立即就注意到了她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竟然是你?”

    “赤凤,那么多年没见,你竟然还没有死?”

    天人九鸢诧异过后,冷声轻蔑嘲讽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有亲手杀了你这妖女,又怎么舍得死呢!”赤婆平静回应。

    天人九鸢大笑不止,似银铃般悦耳:“杀我?赤凤啊赤凤,想当初……你就完完全全的败在了我的手中,那么多年过去,你凭空苍老了肉身炉鼎,可心智竟然还是那么幼稚的天真可笑啊!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还记得当年的事?妖女九鸢,当年你用卑劣的手段算计了我和正初,可惜我没能早点识破你的歹毒心机,否则也不会有今日的局面。”赤婆老目中有仇恨闪过,可随后便就敛下。

    “若说当年的事,还真是要多谢你的成全!”

    “陈旧往事,本座已不想再提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直到现在你还对苏正初那个男人念念不忘,本座也干脆成全你一次,这就送你魂归西去,与他同聚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天人九鸢轻佻的笑着,那美眸中的轻蔑之意更浓。

    ★首★

    ★发★

    ★追★

    ★书★

    ★幚★

    相比较于她仍旧绝美的天人容颜,反看赤婆,却早已经垂垂老矣,老迈昏聩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赤凤来了,就没有再打算就这么回去,只要能替正初报了仇,舍这一身老命又有何妨?为等这一天,我已经足足等了二十四年,你妖女九鸢,必将会死在阴门六派的手中!”

    赤婆停下身形,抬头遥望着空中的天人九鸢。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

    天人九鸢嗤笑一声:“今天你们的阵仗,确实有点让我惊喜和意外,但莫以为,你们真的就能杀得了本座?简直是笑话!区区阴门,小乘之流,本座若是愿意,顷刻间就能够将你阴门传承从这世上抹去!”

    “无知不是罪,傲慢才是!……九鸢,这究竟是不是笑话,老身今日就让你开开眼界!”

    赤婆的话音刚落,陡然间双手掐诀。

    她手腕上的一对手铃,脚腕上的一对脚铃,陡然间脱身向四方飞出,并与此同时,发出声声激荡的音波。

    天人九鸢纹丝未动,她始终面挂着轻蔑嘲讽,对于这一幕根本就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金铃钉立四方,遥相呼应,将天人九鸢困在中央,随后这四只铃铛渐渐散发出股股浓郁的幽冥阴气,这阴气渐渐凝成人影,显露出模样。

    “高脚阴兵?”

    “赤凤,难不成这就是你想杀我的依仗?就靠这些阴兵鬼差?”

    天人九鸢嗤笑更浓,全然不把这些阴兵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这倒也是,以她九鸢世间法尽头的修为成就,又怎么会把区区阴兵放在眼中,对于她九鸢来说,这些阴兵也不过就是一些强大的鬼灵罢了,没有神格在身,阴兵再强又能强的到哪里去?

    “我说了,无知不是罪,傲慢才是!”

    “他们确实只是高脚鬼兵,但若以四阴兵为祭,强行打开幽冥炼狱门户,哪怕是你天人九鸢修为境界再强,又还能从中逃脱吗?”

    赤婆冷冷开口,并连续变动手诀。

    随着赤婆的不停施法,四方阴兵陡然爆发出厉声阴啸,这些阴兵就好像是完全受到了赤婆的控制,不知反抗,忘记恐惧,甘愿被当做血祭的祭品。

    阴兵鬼差的身影爆散开来,以法器金铃为基,四方连点成线,一道门户凭空跃出世间!

    那是一扇巨大无比的青铜铜门,门上铸造有奇异花纹,还有一只带角的恶魔身影,幽冥阴气滚滚涌出,很快形成雾霭氤氲,而天人九鸢的身影,正处于炼狱门户所笼罩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一幕,看的我目瞪口呆!

    相比较于见到炼狱门户的震惊,我更震惊于,赤婆竟然能做到这个地步,并且又甘愿这么做……

    →免←

    →费←

    →首←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gnabuhsiuhz

    →发←

    →追←

    →书←

    →帮←

    网-址:【w】【w】【w】.zhui shu bang.【c】【o】【m】

    以四阴兵为祭,这简直相当于自绝轮回之途!

    非但如此,幽冥地府还会遣九殿殿君亲自捉拿施邪法之人,毕竟阴兵鬼差隶属于阴间幽冥,行走世间更是代表地府威严,若是被人用以血祭,那整个幽冥地府的脸面又该往哪放?

    “你这个疯子!”天人九鸢开口骂道。

    赤婆浅笑一声:“妖女,不这么做,又怎么能够杀你?”

    “就算你这么做,你也同样杀不了我!!”

    天人九鸢冷哼一声,欲挣脱炼狱门户笼罩的束缚,可就在这时,海边山脊上的赤婆双手掐诀,释放出平生术数威力最为强大的绝唱!

    “以灵为媒,身血相祭,同性同命,同生同死!”

    赤婆所施展,正是灵媒派的禁忌术数——言灵诅咒!

    这种术数,是以血祭施术者的全部魂身为代价,从爆发出的一种强大诅咒之力用以杀敌,而且还是,未杀敌先杀己的恐怖术数。

    赤婆的身体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虹化,她的血肉分离,迅速化为点点星芒消散,以一种奇异力量的形式逆转到神魂上。

    “傻小子,你们还不快走!?”

    这是赤婆留给我的最后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回过神来后,犹豫那么一瞬,随后咬着牙从地上捡起罗庚盘,带着苏洛辰快速从这里逃离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,因为我不但有丝毫耽搁停留。

    事后,苏洛辰告诉我说,赤婆拼死一击,险些没有把天人九鸢给带入炼狱门户之中,最后九鸢凭借雷精鞭,还是从那里逃离了出去,不过她多多少少还是受到了炼狱之火焚身的伤势。

    最终,还是我们事败而逃!

    如果不是有赤婆拼命,恐怕在那里抵抗拼命的人,就将是我了。

    这场伏击,我们可谓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不但灵媒派高人赤婆身死,岳何川也受到了伤魂的伤势,肖山更是受到了重创,即便是我……情况也不好过,这一番打生打死,最后非但没能够诛灭天人九鸢,反而我们这一方险些没有全军覆没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