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四十二章 天师地灵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苏洛依的神情很是认真,她说她愿意充当诱饵,引诱天人九鸢出现,帮我创造诛灭她的机会!

    听她这么说,大家纷纷沉默。

    虽然所有人都不看好这么冒险行事,毕竟就连准备完全的行动,都因岳何川的失败而出现纰漏,而这一次如果再没能成功的话,那在场的人里还能活下来几个人?

    最坏的结果,将是全军覆没!

    他们都向我看过来,苏洛依已经表态,那剩下的就看我的表态了!

    我突然体会到,被给予厚望是多么大的一种压力,而且这种压力还关系着我们大家的生死,难怪之前岳何川会紧张到那种程度,事后又因赤婆的死而自责到那种程度……

    “坦白说,我并没有什么把握,不过我会竭尽全力去做!”

    “我绝不让赤凤前辈枉死妖女九鸢之手!”

    这就是我的态度!

    连苏洛依都豁出去了性命,我也不能像个娘们一样畏手畏脚。

    男人,就是在最需要男人的时候不掉链子。

    不过,有些话我还是要先提醒他们,就算是苏洛依愿意充当诱饵,这一切也要建立在我能够施展阳咒敕令的基础上,如果我并不能做到运用阳咒喝破天人五衰之法,那么一切的事情都只能免谈。

    我们再不怕死,也不能傻乎乎的去送死。

    就算是想要为赤凤前辈报仇,可也不能把我们自己的命也搭进去。

    大家点点头,纷纷说了声明白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有了决定,那就要抓紧时间恢复伤势,我将随身带着的黄芽归元丹取出最后的三粒,我服下之后,又分别交给肖山和岳何川。

    这种神奇的灵药又用光了,不过这倒是没什么可惜,因为灵药本就是拿来用的,不是吗?

    回到我自己的房间,我唤出五方鬼兵。

    黄泉界内的瑞食琼浆灵草又吐出了三滴幽冥元粹,苏洛辰说他不需要这种东西,那剩下的就还有他们四个。

    金玉珠主动说,现在大敌当前,正是需要增强自身实力的时候,所以这三滴幽冥元粹还是先分给小若、林海和赵永廷吧,而她有上次得到的两滴幽冥元粹,暂时已经不需要。

    我露出欣慰笑容,不知不觉,竟连这只小鼠妖也那么的识大体了,不过就听金玉珠又道:“这次我不要了,但是下次你必须要先给我,楚天你别忘了,你还欠我一大木盆呢!”

    大木盆?

    还大瓦缸呢!

    天天净想美事儿,你是想拿幽冥元粹当饭吃不成?

    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当然愿意天天当饭吃了!”金玉珠比划着前爪笑嘻嘻说。

    我白它一眼,也不怕撑死了你!

    时间紧迫,我不再多做耽搁,于窗边盘膝而坐,掏出《行人术数》继续钻研走阴派阳咒敕令之法。

    ﹤看-最-新﹥

    ﹤章-节﹥

    ﹤百-度﹥           gnabuhsiuhz

    ﹤搜-索﹥

    ﹤-追-﹥

    ﹤-书-﹥

    ﹤-帮-﹥

    阳咒:山河大阵之法;

    阳咒:喝破天人五衰之法;

    想要诛灭天人九鸢,这两个阳咒术数缺一不可。

    以阳咒敕令,沟通山河秩序,才能够借法施为,将修为境界高超的天人九鸢暂时困住,也从而才能够施展喝破天人五衰之法,将她给贬入三恶道。

    在昨夜一战之前,我就隐隐对这阳咒敕令运用阴阳二极之力的术数隐约有所明悟。

    而亲眼见到岳何川施法,这种明悟的状态豁然开朗,我不敢说能够自如运用此等走阴派阳咒术数,但尝试着施法应该还是能够办到的。

    然而,结果却是令人失望。

    不论我怎么尝试,我始终都不能施展出阳咒敕令,即便是通晓其理,可也仍旧无法施展。

    借法之术,首重于借!

    若是借不到外法,或者是没资格去借,那自然而然也就无法运用那神奇的术数。

    我盘膝打坐,从心神灵台中向三师灵位请教:“弟子楚天想修行走阴派阳咒敕令之法,但法无可借,这究竟是为什么?恳请列位祖师赐教!”

    “可曾问天心?”祖师灵位之上金光外溢,与我发问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愣,问天心?

    这个还真没有过!

    我规矩老实的摇摇头,我连天心究竟是什么都不知道……

    “可曾供地灵?”祖师灵位再度发问。

    靠!

    地灵又是什么?

    我再次规矩老实地摇头,不清楚地灵又是什么玩意儿。

    祖师灵位沉默一会儿,突然间师父王四的喝骂声响起:“楚天,你个兔崽子,你走阴派还未曾拜师,就想修阳咒敕令之法?不怕传出去丢我的脸!”

    我彻底愣住了,修习走阴派术数还必须要拜师的吗?

    不会啊!

    之前明明我也没有拜师,不也同样能施展走阴术数?

    “修得皮毛,又算个屁的走阴术数?”我师父开口再骂,看样子很是生气。

    我赔笑着说道,师父您老人家能不能好好沟通,愉快的聊天?徒弟我这不是不知道,所以这才来请教呢吗?我要是啥都明白,还要你这个师父有什么用?

    “还敢犟嘴?”

    “不敢,徒弟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这才像话!”

    “我说师父,咱们能不能说正事儿啊?问天心,供地灵,这都指什么?”

    我怕师父王四再打岔,连忙开口问。

    谈起阴门传承,我师父这才收敛起轻浮的性子,他徐徐跟我解释,所谓问天心,意指沟通乾坤秩序;所谓供地灵,意指借阴行法;两者分别代表着阳咒以及阴咒修法所必须。

    想要修习高深的走阴派术数,必然会经过这么两步。

    而那所得成就,与行人派渡三魂修为相当,标志着走阴弟子能够出师自立。

    之前我虽然施展过走阴术数,但那不过是皮毛而已,并不需要供地灵和问天心的修为,在走阴派高人面前,那种小术实在不足挂齿,单单是走阴穴之术,就足够令我高山仰止了!

    我听的一阵不服气,师父你未免太小瞧我了!

    我虽然不能施展走阴穴之术,但对付师父你口中的走阴高人,我可还是很有经验的,说实话我都已经杀了好几个了!

    “嘚瑟,继续嘚瑟!嫌你惹的麻烦不够多,是吗?”我师父语气渐冷。

    我赔笑道:“师父您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我师父冷哼一声,这才又接着说道,要想拥有供地灵和问天心修为成就,必须要先拜入走阴派,以师法指引才能够获得,这也是我想要施展阳咒敕令所必须的条件。

    否则,就将会面临法无可借的局面!

    听完师父的话,那我现在还需要找个走阴派高人拜师不成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