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四十三章 好消息坏消息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我师父王四告诉我,这要是想施展阳咒敕令,还必须修行走阴派术数达到一定的修为成就。

    尤其是供地灵,以及问天心,这两道门槛必须要迈过。

    这难不成,我还要现找一个走阴派高人拜师?

    别说是现在找不到,就是我能找得到,这拜师修习术数,再达到供地灵和问天心修为成就,那要到猴年马月去啊?

    我哪有那么多时间!

    “术数修行,切忌心浮气躁,饭总要一口口吃,路也要一步步走,如果步子迈大了,那容易扯着蛋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父,但我现在要杀天人九鸢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玩意儿!?”

    我师父听到我的话,顿时叫了起来:“杀天人九鸢?凭你?杀天人?怎么回事?你快仔细与我说清楚!”

    我将来龙去脉尽可能简短的说给师父听。

    眼下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等,若不杀了天人九鸢,下一次怕是就会轮到她来找我麻烦了,像是她说的,以她世间法尽头的修为成就,掀了整个阴门六派那还不是轻而易举?

    我又向师父问,为什么岳何川年纪轻轻,不需要拥有供地灵和问天心的成就,就能够施展阳咒敕令之法?

    “人家生来就有福报通在身,可沟通乾坤秩序,你生来有什么?除了你爸爸的一屁股罪债偿还,你什么都没有!你拿什么跟岳何川去比?”我师父毫不留情的嘲讽。

    这个……我当然比不了!

    但是师父啊,您老人家能不能捡有用的说啊!

    我想知道的是现在该怎么办!

    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,既能够不需要那么高的修为成就,又能够施展阳咒敕令的便宜法门吗?

    “这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好事?”师父王四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撇着嘴回答,有啊!谁说没有?那苏洛依生来就有神器命轮的福报通,岳何川也生来就有沟通乾坤秩序的天赋,这可都是摆在眼前的例子啊!

    “这么说倒也是!”

    “我去请教我师父问问,看看有没有什么法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着!”

    我师父王四撂下一句话,就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而我静静等着。

    过了很大一会儿,祖师灵位上这才又响起师父王四的声音,“徒儿楚天,有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,你想先听哪个?”

    靠!

    您老魂归天际了都,竟然还玩俏皮?

    先来坏的!

    “还是先说好的吧!”我师父又说道:“好消息就是,确实是有便宜法门!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坏的呢?”

    “坏消息就是,这等妄拟天心的便宜法门,势必会让施法者付出很严重的代价!”我师父道。

    严重代价?

    会是什么代价?

    我师父回我一句,这他哪知道,不过那种代价将会以人劫的形式,应在我个人的身上,毕竟说到底这还是借法施为的事。

    我问:“人劫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无法避免的劫难,或者说,你明知道那是劫难,却也不得不去面对的劫难。”师父王四解释道。

    我心头一跳,立即想到苏洛依预见我身死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难道就是人劫吗?

    “楚天,你这是怎么了?”师父突然问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……”

    我连忙敷衍,没敢过多的解释,生怕会被师父还有列位祖师看出端倪来。

    ≦看 最 新≧

    ≦章 节≧

    ≦百 度≧

    ≦搜 索≧            gnabuhsiuhz

    ≦ 追 ≧

    ≦ 书 ≧

    ≦ 帮 ≧

    师父王四将那便宜法门传授给我,其实说来简单,我本身就拥有着渡三魂修为成就,直接以元神行走阴法,拟天心运转阳咒敕令即可,但这么做说来也难,除了必要的特定法门之外,我还必须通晓阳咒借法施为的关窍。

    巧合的是,这两者我全部都有!

    按照我师父所传授,很快我就隐隐有所感觉,已然能够施展这走阴派的阳咒敕令。

    至于那所谓人劫……

    我撇撇嘴,虱子多了不痒痒,就算劫数再凶,又能凶的过苏洛依所遇见的必死之局吗?

    而眼下诛灭天人九鸢才是要紧,反正左右都避无可避的那场劫数,索性就让这劫数来的更凶猛一些吧!

    转眼间,又是两天过去。

    我精心准备好一切,接下来就是引蛇出洞了!

    我相信天人九鸢应该还在这蓬莱镇,那夜之战,她虽然受了不轻不重的伤势,但她肯定会觉得我们并不是她的对手,所以她也没有理由立即离开蓬莱镇。

    至于该怎么引这条蛇,那还要看苏洛依的。

    相比较于苏洛辰还要亲身涉险诱敌,那苏洛依的办法可就直接多了,以媒介通灵,借命轮窥探,天人九鸢的踪迹立即被我们找到,与此同时,天人九鸢也同样察觉到了苏洛依的窥伺。

    以这位天人的境界修行,再加上她有着使用阴门神器命轮的经验,她哪能猜不到苏洛依身上命轮的福报通特异?

    所以,她肯定是会寻来。

    哪怕是她明知道这是个陷阱,也绝对会向着我们寻来,毕竟这神器命轮可是她朝思暮想的东西,有重得神器的机会,她又怎么可能错过?

    这天夜里,我们一行人再次来到海边山脊。

    赶走了海边游客,我让苏洛依再次以媒介通灵施法,这一次是为了让天人九鸢得到我们的具体位置。

    弦月当空,夜色渐浓。

    我和苏洛依静等着天人九鸢的到来,五方鬼兵警戒周围,而肖山泽保护着苏洛辰潜藏在远处,这一次的伏击已经不用他们再出手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我们终于是等到了她!

    “只有你们两个和几只鬼兵吗?还有什么人藏在暗处,也一并现身吧!”天人九鸢冷冷俯视,可行止上仍保持着警惕。

    我回答她:“就算只有我们两个,可杀你这妖女也已经足够!”

    “哦?底气那么足?这是陷阱吧?”天人九鸢冷笑。

    我嗤笑一声:“明知陷阱,你不也照样来了?不过既然来了,那就不要再走了,这里将是你的葬身之处!”

    苏洛依也咬牙切齿道:“妖女九鸢,今天,我要为凤姨和我苏家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“本座可一直在等着你苏家复仇,但谁料你苏家人都太过不中用了,都已经二十四年过去,你苏家可真是破败的可以啊!”天人九鸢轻蔑道。

    苏洛依牙根咬的直痒痒:“这还不是拜你这妖女所赐!?”

    “少张开妖女,闭口妖女的!”

    “女娃儿,看你面相依稀与苏有道有几分相似,你应该就是他的女儿苏洛依吧?那阴门神器果然出现在苏家之主的后裔中,本座麟儿未能继承,没想到最后竟然便宜了你?”

    “苏洛依,你还不应该感谢我?若论辈分的话,你还应该叫我一声大娘才对!”

    天人九鸢目光直视着苏洛依,那眼神就好像在盯着猎物一般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