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四十七章 道门来人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大昆仑来人,所为的正是九尾香狐妃,也就是那凝舞铜棺封印的魔物原身!

    我忙问欧少卿,可知道来人究竟是谁,那人又与凝舞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“听说是,大昆仑万殊宗修士,名为逍遥子!……但至于他与道门五宗接触的真正目的,暂时还不得而知,但说不定这会跟你有什么关系,总之小心点不是坏事!”欧少卿道。

    我紧皱眉头,那逍遥子难不成还会来找我的麻烦吗?

    这不大可能吧?

    但仔细又一想,上次与鬼王玄孽斗法交手,那玄孽可是把我的底给泄了个干净,几位道门五宗的高人本就要来找我问个清楚,再加上这位大昆仑的修士逍遥子,恐怕这一难是躲不掉了!

    不过令我不解的是,逍遥子又会与凝舞有什么瓜葛?

    就在当天,就在下午。

    说曹操曹操便到,下午的时候,我正在家中调息打坐,突然间家门就被闯开了来。

    甄坤大呼小叫的找到我,他认真地说:“道门五宗人来了,现在就在云山县风水协会,并且指名道姓的就是要见我!”

    我暗叹一口气,该来的躲不掉。

    关于我和凝舞的事,瞒终究是瞒不住的,总有真相大白的时候,只是有些没想到,道门五宗的人来那么快,时机又那么巧,我们一行人刚从蓬莱镇赶回来,他们紧跟着后脚也就到了。

    甄坤担心问我:“他们是不是来找麻烦的?”

    “是又怎样,不是又怎样,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的。”

    我站起身整了整衣服,面色坦然,这个时候就算不坦然也没什么用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就是。

    不大会儿,林英也带人来到了家中,正式告诉我这件事。

    林英私下问我:“道门五宗为什么来找你?”

    “兴许是来登门拜谢的,也可能是来兴师问罪的,又或者两个都可能有。”我回答他。

    林英听得迷糊:“这叫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见了他们人之后,一切自然而然就清楚了!”我撇着嘴。

    既然是会见同道,场面可不能寒碜了,段不凡和李宗国统统都带上,肖山也跟着,毕竟输人不输阵,什么《行人术数》、五行虚灵罗庚盘也全都拿着!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点心虚啊?”肖山问我。

    我瞪他一眼:“我有什么好心虚的!?”

    “不心虚的话,你带这些东西干嘛去?咱们又不是去干仗!”肖山满脸古怪。

    我神秘一笑,心虚是肯定的没有,但这干不干仗,可真说不好,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带上比较好,毕竟万一打起来了呢?

    肖山没好气儿白我一眼,真打起来你整个阴门六派全上都不见得能打的过人家一个人!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话糙理不糙,就道门五子那等真人修士,阴门六派还真的打不过。

    但就算打不过,这气势上也绝不能怂人家!

    很快,道门五宗来人拜访的消息彻底就传开了,整个云山县风水协会总部被阴门六派弟子占满,谁都知道这些人是找我来的,但谁也不知道为什么来找我。

    当我们来到的时候,见乌压压的一群人,脸色不由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今天的事与普通阴门弟子可没什么关联,这些人不过就是闻着味儿跑来凑热闹的。

    人群中,苏有道、岳渊、屈臻迎着我走来。

    【全-网】

    【更-新】

    【最-快】gnabuhsiuhz

    【-追-】

    【-书-】

    【-幚-】

    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“这么多人是怎么回事?来起哄看我的热闹吗?风水协会就没一个管事的?”我皱眉问,心情非常不好。

    屈臻尴尬解释:“宫会长和副会长正在待客,所以疏忽了。”

    林英也道:“乱哄哄的这成什么样子?派人清场!各家家主想留的可以留下,其余人等全部都赶走!”

    屈臻点点头,立即着手安排这件事。

    短短几分钟过去,整个风水协会肃之一空!

    屈臻办事可让人放心多了,他不但把普通弟子赶走了,就连那些不入流的传承家族也统统都给赶走,当然这么做难免会让人有所怨言,但他直接释放出自己的五位随身鬼兵,谁要是想留下也可以,先斗得过五鬼再说吧!

    我向屈臻道了一声谢,屈臻却是摆摆手,跟我说举手之劳而已。

    进了风水协会,我们一行人直奔会议厅。

    开门而入,我这才终于见到了道门五宗的来人,令人意外的是,这来人中有不少都是熟面孔,其中有一位精神抖擞、鹤发童颜的老者,赫然就是道门五子之一的丹宗真人!

    记得他曾说过,他会亲自来阴门六派拜访,没想到今日果然真的就来了!

    除丹宗掌门真人之外,其余几位符宗明承道人,羽宗道人也都与我见过面,而在他们之中有位气质非凡地中年人端坐,他长发隆成发髻,横插木簪,面色淡然,皮肤宛如玉石般温润,身穿古装宽袖大袍,不知道的怕还以为是哪个剧组古装演员掺和进来了呢!

    与这些人见礼打过招呼,我的目光主要落在那古装道人身上,而他……那如同能够看破人心的目光,也在饶有兴趣地打量我。

    看来,他就是欧师伯所说的万殊宗真人——逍遥子。

    “楚天小友,我们终于是又见面了,最近如何啊?”丹宗掌门真人和蔼微笑,与我打招呼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候,我才知道这位高人前辈的名号,他法号元阳真人,而其余的那些道人,在他的面前不过都是一些晚辈,唯有这位逍遥子才是与他境界修为相当的真人。

    我再次见礼:“承蒙前辈关心挂怀,晚辈受宠若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若惊不若惊的,我看你倒是坦然的很!”元阳真人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有这位丹宗前辈在,其他人也不好无礼打断,只不过看他们的神情,尤其是符宗道人明承的神情,隐隐有几分不高兴。

    落座之后,便开始谈正事。

    这一场谈话中,阴门六派沦为了旁听配角,就连插口的机会都很少,因为所谈论的内容,整个阴门六派还鲜有几人听说过那些消息。

    “九尾妖魂凝舞,也就是铜棺封印魔身的九尾香狐妃,是你的妻子对吗?”明承道人率先问。

    我点头承认:“凝舞确实是我的妖魂鬼妻,我迎娶凝舞时,还在拜入阴门行人派之前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对你的鬼妻,又究竟了解多少?”明承道人又问。

    我看向他说:“关于我妻子凝舞的事,我只知道一个大概!……不知道你又想问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明承师兄想问的是,你行人派楚天,是否与九尾香狐妃所正在做的事情有所关联。”羽宗道人泽峰说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:“没有关联!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……”

    万殊宗真人逍遥子突然开口问道:“你是知道神魔将之一的九尾香狐妃,他们所正在做、正在图谋的事情咯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