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四十九章 出卖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昔日神魔将正在一个接着一个的复活归来,这一切当然不可能被认定为巧合,即便是我再怎么相信凝舞,也无法断定最后整件事的走向。

    那逍遥子远比我所掌握的消息,要详细的多!

    如今单单是已知的,便有四位神魔将现身:一为黑蛟敖煌,一为尸皇纳什,一为人皇之子柏桑,一为九尾香狐妃凝舞;听逍遥子的意思,或许以后的时间里将还会神魔将复活现身。

    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,复活人皇归来。

    在这些人之中,九尾香狐妃凝舞更是所有神魔将的重中之重,所以黑蛟敖煌和尸皇纳什才会出手帮助她。

    难道凝舞真的将会化身邪魔吗?

    我不能相信!

    也不敢相信!

    除非这件事发生在我的眼前,否则我打死也不愿相信凝舞会那么做,凝舞她有着自己的所证所求,但这所证所求难道就是颠覆三界秩序不成?

    “行人派楚天,这你可就理解错了!”

    “颠覆三界秩序,只是达成目的的过程和手段,而并非最终结果,他们真正的所证所求,也就是那位人皇的所证所求,其实是为了重定这原本一界的世间,重现远古时期的元初宇宙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那位人皇的求证,也是那些神魔将的求证。”

    逍遥子十分详尽的和我解释着,神魔将们会做些什么事,以及又为什么做这些事,也是基于这个原因,他们才会断定,妖魂凝舞一旦解开铜棺封印,那么她势必就将会化身为九尾香狐妃的邪魔。

    “如果,我是说如果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事情真像你说的那样,那为什么你们不去先下手为强,将那些复活现身的神魔将诛灭呢?这样一来不就可以阻止他们了吗?”

    我向这位瑶池仙境的真人修士问。

    “你楚天以为他们是傻子吗?会待在那里等着我们去杀?即便是你的妖魂鬼妻凝舞,也盗取了幽冥神器点将台防身,其它的神魔将又怎会没些防身保命的手段?”明承道人冷哼。

    我反唇相讥道:“要是这样的话,那你们又来找我做什么?连你们这些高人都没有办法,跟我这阴门小辈说这些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明承道人面露不悦神色,正在他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,逍遥子抬手阻止了他。

    逍遥子看向我,目光深邃道:“刚刚听你说,你很坚信自己的妖魂鬼妻,并不会化身邪魔,对吗?”

    “对!”我肯定回应。

    逍遥子又道:“既然如此,本真人想请阴门小友帮我一个小忙,如何?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跳,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而逍遥子接下来的话,也果然是印证了我的预感,他说想请我帮的仅仅就只是一个小忙而已。

    九尾香狐妃凝舞于大昆仑青丘山布置下万鬼噬神大阵,现在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,这谁也不知道,逍遥子让我帮的忙确实很简单,帮他们叩开这阵法门户,引凝舞从阵法中出来,他逍遥子十分确信,只要我出面去找凝舞,那么这九尾香狐妃就一定会露面!

    ≤全-网≥

    ≤更-新≥

    ≤最-快≥     gnabuhsiuhz

    ≤追≥

    ≤书≥

    ≤帮≥

    我腾地站起身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说好听点,这是让我帮他们叩开阵法门户,可说白了,这不是相当于让我出卖凝舞吗?

    “阴门小友,你先莫要激动!……本真人此请确实有些强人所难,但试想,如果你的妖魂鬼妻并没有化身邪魔,那我们彼此就都不用为难;可如果,她九尾香狐妃就是要复活人皇归来,颠覆三界秩序,以致生灵涂炭,你我同为传承修道人,难道可以对此视而不见吗?”

    “你楚天难道,就不应该阻止你的妖魂鬼妻吗?”

    逍遥子面露浅笑,目光深邃似星辰,他这反问隐含几分诛心之意,很是咄咄逼人!

    我对视着他的目光,心中涌出愤怒。

    这逍遥子的话听起来很有道理,可实际上呢,却是用心险恶!

    且不论凝舞最终会不会化成邪魔,单单就说我如果真这么做了,凝舞会怎么看我,旁人会怎么看我,我又怎么看待自己?

    我是她的相公,行过冥婚大礼,这世上谁都可能会背叛她,但我绝对不会!

    想利用我去对付凝舞?

    想都不用想!

    如果凝舞真成了危害一方的邪魔,那我拼了性命也会阻止她,可我绝对不会,也不可能会帮你们叩开什么阵法门户,让凝舞陷入险境之中!

    “哼,真是不知好歹!……逍遥子前辈,元阳师叔,我看已经不用问了,这行人派楚天压根儿就已经站在了女魔头那一边,今日要是不拿下他,来日说不定他楚天就能成了邪魔的得力助手!”明承道人眼神凌厉的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捏紧着拳头,眼睛瞪着那位明承道人。

    早知道你丫胡哲彦的师父就憋着心思要找我的麻烦,现在干脆直接撕破脸皮,扣屎盆子了是吧?

    想打架的话,我怕别人又岂会怕你?

    压根儿就不用我示意,肖山头先一人就站到了我身边,凶狠目光死死盯着明承道人,紧接着我的两位徒弟,甄坤、苏有道,屈臻、岳渊统统都站到了我的身后。

    而对方见此,几位道门五宗的高人也纷纷起身站到明承道人的身后。

    这阵势颇有点像是黑社会斗殴,一言不合就要提刀互砍的架势,只有元阳真人和逍遥子端坐未动,目光一直放在我的身上,像是在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小乘之流的阴门传承,反了你们不成!?”明承道人扫视过我们所有人,面目阴沉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对方道门五宗对于我阴门六派的打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这就是一场变向的审问,审问的对象是我,可拿捏的却是整个阴门六派,在他们眼中看来,小乘之流的阴门六派就应该对道门领袖的五宗唯令是从,但是……这明承道人可是想错了!

    我楚天可欺,阴门不可欺!

    我楚天可欺,凝舞不可欺!

    宫商羽和林英此刻缓缓起身,两位斩妖门宗师前辈的目光落在道门五宗的诸人身上,宫商羽面无表情开口道:“我敬诸位是客,但你们这么做,未免客大欺主,欺人太甚了!……我阴门即便是小乘之流的传承,但也不是你道门五宗拿捏的对象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