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五十二章 遗命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元阳真人想借金玉珠一用,是为了用这灵妖的天赋神通,为他丹宗寻找几位稀世罕见的灵药药材,这是金狐仓鼠妖才擅长。

    “有好处吗?没好处我不去!”金玉珠任性回答。

    元阳真人呵呵笑道:“你这小妖,还没等干活就先谈起报酬了!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,不谈好工钱,怎么给你干活?”金玉珠哼哼着。

    元阳真人摇头道:“且就放心好了,本真人短不了你的工钱,如果你能立下大功,本真人可赠予你增进鬼修修为的灵药,如何?”

    金玉珠有些心动了,不过她没有立即答应,而是看向我询问我的意见。

    我是没有意见,如果你愿意去挣些好处,那就去帮忙好了,金玉珠见我表态,立即欢快的点头答应元阳真人,这个小妖一听有好处,立即就变得兴奋无比。

    元阳真人又与我道:“短则数日,长则月余,届时本真人会亲自送这小妖回来,交还到你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真人客气了。”我回道。

    元阳真人浅笑,稍稍沉吟之后,他又道:“楚天小友,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“真人直说就是。”我狐疑看着他。

    元阳真人说道:“神魔将,九尾香狐妃,恐怕将会是你楚天的死劫!……我深知你绝对会插手其中,但还是由衷地想劝一劝你,远离这漩涡的核心,或可保命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贪生怕死的人。”我缓缓摇头。

    元阳真人轻叹一声:“既然如此,那楚天小友可要好自珍重啊!”

    我向这位前辈拱手道谢,甭管怎么说,这番提醒也是出于他的好意,至于那死劫,苏洛依早就已经预测出了,我不知道究竟有没有破局的办法,但我真的没有办法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而且,是人早晚都会有一死,难不成因为知道自己会死,就什么事情都不做了吗?

    我可没有那么傻!

    金玉珠跟元阳真人走了,逍遥子也随他们离开,临别时,他还嘱咐我,一有九尾香狐妃的消息就会立即与我联系。

    如果真有凝舞的消息,就算你不跟我联系,我也会主动跟你联系。

    不用一副担心我会跑了的样子,我不会跑,也无处可跑,该来的迟早都将要面对,跑得了和尚又跑得了庙吗?

    道门五宗的人是走了,但阴门六派的事却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仍在那间会议室,只不过这次审问我的对象,变成了我的至亲好友们,以及阴门六派的各家家主。

    “楚天,道门五宗的人说的都是真的?”宫商羽开口问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这些确实都是真的!

    他们见我亲口承认,不由得一片哗然,议论质疑声纷沓而至,场面变得乱哄哄的,所有人都好似觉得大难临头了一般!

    “都别吵!”

    林英沉声低喝,顿时间所有人的声音都被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宫商羽眼神复杂,又问我:“行人派楚天,那你告诉我,阴门……当如何自处?”

    这句话问的含义也复杂,即是问关于我和凝舞,也是问关于神魔将与道门五宗,阴门六派当如何自处?

    问我阴门当如何自处的同时,宫商羽也是在问,我楚天当如何自处?

    与外人道门五宗面前,自然不可能让他们随意拿捏阴门清肃者,但现在在场都是阴门传承弟子,他宫商羽是想要问我给出一个交代,给大家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我明白,我都明白!

    我深呼吸一口气,朗声道:“段不凡,李宗国!”

    “徒弟在。”

    段不凡、李宗国一同应声,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我朗声又道:“我以行人派师长之名,暂传三十五代弟子李宗国代掌行人派传承之法《行人术数》;暂传三十五代弟子段不凡代掌传承之器《五行虚灵罗庚》;命行人派座下灵妖肖山,守护阴门行人派传承!”

    【全-网】

    【更-新】

    【最-快】gnabuhsiuhz

    【,追,】

    【,书,】

    【,幚,】

    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“楚天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三个人都情急开口想要说些什么,但我抬手打断了他们。

    我回头望向他们三个,严肃凝重地说道:“阴门行人派传承,不得有失,而我现在身牵神魔将一事,暂时不适宜继续掌管行人派,我希望你们能好好守护行人派传承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徒弟明白了。”段不凡和李宗国神情难过,当即向我行师礼跪拜。

    肖山没有立即回答,他眉头紧皱的看着我,眼神像是无声询问着什么,我看向肖山,张嘴无声的向他说了一句:拜托了!

    肖山暗叹一声,这才拱手以礼说道:“行人派座下灵妖肖山,领命。”

    我渐渐露出一抹笑容,点点头。

    只要有肖山这头山魈妖王在,那行人派应该就没什么问题,以段不凡的心性,并不适合掌管《行人术数》,所以我这才将这传承之物交给了李宗国,并且我还嘱咐他,阴门六派传承经历过断法时代,许多高深术数传承都已经断绝,还需要以《行人术数》重新习练,我行人派与其他五派有约,以后将由李宗国代我继续履行这约定。

    李宗国再次郑重拱手施礼,道了一声徒弟谨记!

    我放下心,这才转身看向宫商羽和林英,以及在场的阴门传承各家家主,这个几乎将我自己革去阴门弟子名分的交代,你们是否满意?

    宫商羽和林英点点头,认同我这么安置。

    “行人派楚天,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?你虽然不再掌管行人派,但你仍是阴门清肃者,占据者清肃宫席位!这种事关阴门传承的身份权利,你难道不应该一并辞去吗?”有人开口问。

    我看向那人回答说:“清肃者席位是由祖师亲点,列位阴门同道共鉴,这份责任担当将伴随我楚天一生,又该怎么辞去?你能答应,阴门祖师在天之灵又能答应吗?”

    那人一时语塞,面有不甘,却又不知该如何反驳。

    “倘若你楚天仍担任清肃者,那岂不是照样可以随便插手阴门的事?”又有人言语不善的问道。

    岳渊冷哼一声,抢先回答道:“楚天虽然不再掌管行人派,但他仍是阴门弟子,为什么就不能插手阴门事宜?况且,为人做不亏心事,半夜不怕鬼敲门,你如果没做亏心的事情,那楚天是不是清肃者又跟你有什么关系!?”

    屈臻跟着道:“清肃者监察阴门弟子,阴门祖师在天之灵监察清肃者,如果清肃者言行有失,自有阴门祖师之灵降下天罚,轮得到你们在这儿咸吃萝卜淡操心?”

    苏有道也面无表情地说:“我苏某也奉劝某些人,不要觉得可以趁这个机会,对楚天落井下石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