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五十三章 曾秘书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岳渊、屈臻、和苏有道先后帮我说话,顿时把那些人怼的鸦雀无声,他们面露怒相,却是不敢再和这几位清肃者争论什么,显然他们是真的有些心虚了!

    宫商羽这时开口说:“清肃者已立,便不容质疑,因为他们有着代行师法戒规之权,质疑清肃者,又和质疑阴门师法戒规有什么不同!?”

    林英也道:“现在所发生的神魔将九尾香狐妃一事,是谁都不想看见的,不过现在楚天师侄仍是阴门弟子,也仍受着阴门祖师在天之灵的监察,这不是更好吗?所以这件事,大家就不要再说了!”

    两位斩妖门宗师前辈为这件事下了定论,顿时便再没有任何人质疑。

    我暗叹一口气,当面对道门五宗的压力时,大家还可以一致对外,但是出现内部问题时,仇怨和分歧却仍旧还在,不过这些暂时可都已经和我没有关系了。

    我之所以这么安排,也是另有考虑的。

    先有欧少卿提醒我,凝舞将是我的死劫,后有苏洛依预见我死在瑶池仙境门户,最后还有元阳真人告诫,让我好自珍重。

    我自己当然也明白,就算是有破局之法,恐怕也是凶险重重,更何况我眼下并没有破局之法。

    苏洛依跟我说,只要带着她一起,兴许就能改变的必死之劫。

    但我都已经明白清楚的知道,将会面临多大的危险,又怎么可能再继续带着她一起行动,她关心我是好意,可我不能害了她!

    所以,提早安排身后事也好。

    幸亏行人派不再只是我一个光杆司令,否则的话这想传法都没人传,如果行人派传承断绝在我手里,那我的罪过可真的就大了!

    “楚天难道就不怕死吗?”鬼兵林海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他就算是怕的要死,你又能看得出来?”鬼兵赵永廷回应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家伙闭嘴!”小若训了他们一声。

    我是懒得理这三个家伙斗嘴,不过不得不说,现在我面临的处境真的是凶险了,本来这件事就是必死人劫,现在倒好,《行人术数》和五行虚灵罗庚全都交了出去,我连最强大保命的手段都没了!

    要说不是死定了恐怕都没人信!

    →免←

    →费←

    →首←gnabuhsiuhz

    →发←

    →追←

    →书←

    →帮←

    网-址:【w】【w】【w】.zhui shu bang.【c】【o】【m】

    我撇撇嘴满不在乎,死定了就死定了,总不能因为我自己的事,害得行人派丢失传承之器与书吧?

    想当年,我的师祖带着大师伯欧少卿去诛灭魔灵,同样也没有带行人派的传承器与书,这两件东西对于行人派来说,乃至是对于阴门传承来说,都太过重要了!

    师祖不愿担那份责任风险,我同样也不愿意担!

    左右都是必死人劫,而面对的对象都是鬼王玄孽、魔灵姬问天、神魔将、瑶池仙境的宗门高人那等人物,有这罗庚盘和没有这罗庚盘,其实也是没有多大的差别。

    打道回府,我们一行人返回南冥村。

    在师父王四的家中,肖山拉着我问,我这跟安排后事一样的决定,究竟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我看着肖山,最终还是没有告诉他原因。

    他肖山是我的好兄弟,我可不想带着他一起去送死,能守护好行人派传承就已经是帮了我很大忙了,我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,管他信是不信,我都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家中,苏洛辰仍旧在闭关。

    我叫来徒弟段不凡和李宗国,将行人派符术之法传授给他们,在这小院中,我演示以心神之念画符,一气呵成,落笔而成一张三师敕令灭邪符,段不凡和李宗国看的震惊不已,纷纷窜缀着让我快点教他们。

    我露出笑容,这一幕场景,与我当日学画符的时候真是颇有点相似。

    当时师父王四也自觉,已经没有多少时间,他让我多学一点是一点,而现在……我也一样告诉着俩徒弟,能多学一点是一点吧!

    将画符的关窍交给他们,平日里多加练习之外,就自行参悟《行人术数》。

    俩徒弟中,李宗国的资质明显比段不凡好太多了,单就收徒眼光来说,我可不如大师伯欧少卿,他所找来的这位弟子李宗国,从性格到资质各方面的条件都要强于段不凡,这也是我将行人派传承之法交给李宗国代掌的原因。

    段不凡跟我叫屈,说我太偏心!

    代掌传承之器对于他来说,根本就没有多大的用,他可没有我的术数修为,这件威力强大的法器凭他根本就动用不了。

    我教训他一声,代掌即为守护,可并不是就拿来给你用的!

    要说偏心,你段不凡可也跟着我的时间不短了,怎么不见你五行虚灵术修炼有成?我偶尔的时候也没少教你吧?你自己不见用心又怪得了我吗?

    段不凡顿时语塞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★首★

    ★发★

    ★追★

    ★书★

    ★幚★

    我唉声叹气的摇头,哭着求着拜师的人是你,拜师之后却又不知珍惜,你又能让我说你什么好?论年龄你段不凡还比我大几岁,有些大道理不用我说,你应该也是明白的,若实在修法无成,这种事也不用勉强,我对你要求不高,尽好行人派三十五代传承弟子的责任就好!

    这一番话,说的段不凡脸色通红,而李宗国在旁边静静听着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传法在人,修法在己。

    能教能指点的,我都会尽量传授,不过时间无多,最终能有多少进步还靠你们自己。

    肖山拉着我走去一边:“楚天,你得绝症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!”我回答。

    肖山又问:“那你是不是快死了?”

    “噗!你神经病吧?你丫才快死了呢!”我笑哈哈的打岔。

    肖山很认真地说:“是兄弟的话,那你就告诉我,你到底怎么了,又究竟将要发生什么事?是道门五宗的人跟你谈了些什么?还是你妖魂鬼妻凝舞的事?”

    “没发生什么事,我也一切都很好!”

    “你少来!”

    “肖山,有些事你就不要多问了!还记得那天你跟我说过的话吗?现在行人派已经传到了这俩徒弟手中,我现在孜然一身觉得很是轻松!你如果真有心帮我,就为我多照料照料行人派,也关照一下黄鼬妖小翠儿以及我的家人,我就感激不尽了!”我笑着说。

    肖山大叫出声:“靠!你他妈能不能别吓我?”

    这叫声引起了段不凡和李宗国的注意,也引起了门外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哟,这么热闹?”

    “都在呐?”

    “嗨,楚天,好久不见!”

    小院大门打开,走进来一个熟悉身影,他满脸笑眯眯的,戴着一副无框眼睛,他正是曾经跟在我爸身边的那位曾秘书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