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五十八章 水塔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我忙问赵永廷,是什么东西在招引鬼魂?

    赵永廷迷迷糊糊的也说不上来是什么,他说就好像是传递给鬼魂的某种呼唤,不是从地面的建筑传来的,而是从地下!

    地下?

    我紧皱起眉头,地下能会有什么东西?

    可紧接着赵永廷的情况有些不对,我跟他说话沟通,他渐渐地没了回应,那种状态就好像是被人给迷惑催眠了一样。

    我立即默运五方鬼兵要术,催动驱使灵符,强行唤醒赵永廷的神智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也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赵永廷像是溺水上岸的人,不停大口喘着粗气,他磕磕巴巴着又说:“那……那种声音……令人没办法拒绝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具体从哪里发出的声音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赵永廷抬手指向远处的小镇水塔,那高高的顶端如伞状一样展开,他说就是那里传来的招引声音。

    我眉头皱的更深,不是说地下吗?怎么又变天上了?

    赵永廷跟我解释,小镇地下布有自来水管网络,而这网络的核心处就是那水塔,招引的声音正是借助这水管网络,将鬼魂吸引而去,同时也用这地下网络将鬼灵释放而回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……

    那不净人奥斯还真是别出心裁!

    我抬手拘摄而回鬼兵,并向曾秘书询问,道门五宗有没有查一查那座水塔?

    曾秘书愣了一愣:“查水塔干什么?这又不是有人下毒!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是没人查咯?”我又问。

    曾秘书一时间也无法确定,毕竟这里并不属于他当值,而是由其他道门五宗弟子负责,至于到底有没有查过,这他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甭管有没有查过,都要先去看一看。

    我向着那水塔走过去,曾秘书连忙追上来问我:“是那水塔有问题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回答。

    曾秘书奇怪又问:“这么说,你已经知道是谁做的这手脚咯?”

    “知道!”

    “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“琐罗亚斯德教,不净人奥斯。”

    听到我的回答,曾秘书脚步顿了一顿,随后又急忙追上来,不过这个消息他立即就通知了国安局和道门五宗。

    他们会作何反应,我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我感兴趣的是,奥斯为什么会在这里做手脚,以及那水塔上究竟有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两人来到小站水管所。

    打开这水塔铁门,我们踏着生锈的铁梯,一步步向上攀登。

    经过曾秘书了解的情况,自从那夜小镇上发生怪事之后,这水塔就没有再往上注水,所以现在这上面是空的。

    来到水塔顶端,眼前是一片空旷的蓄水池。

    不止如此,我们还在这里发现了鬼灵活动的痕迹,这也就是说,我们没有找错地方!

    “竟然还真是这里?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?”曾秘书脸色有点难看。

    我撇撇嘴,没表示什么。

    这倒也不能说国安局和道门五宗的工作疏忽,毕竟单单是鬼灵行凶、处理无间死气、疏散安置这里的民众,就已经让他们焦头烂额了。

    相信即便是我没有发现,用不了多久他们也肯定会发现这里。

    我和曾秘书在这水塔上寻找一番,终于找到了不净人奥斯留下的祭坛,准确地说,那是画在一个蓄水池底部的巨大奇怪符号法阵。

    以鲜血绘成的符号法阵,似乎还没有凝固,泛着猩红的黯淡光芒,很是妖艳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古波斯语?”曾秘书推了推眼镜。

    ↙ 本 ↘

    ↙ 书 ↘

    ↙ 首 ↘

    ↙ 发 ↘

    ↙ 追 ↘

    ↙ 书 ↘

    ↙ 帮 ↘

    http://www.zhui shu bang.com/

    我诧异看他:“你还认识波斯语呢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,只是见过。”曾秘书尴尬一笑。

    我轻笑一声,又问:“那你能不能看出来,这上面的符号都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那个本事,这种宗教符号所代表的意义繁多,但总的来说,作用和道门五宗的手诀和法印并没有多少差别。”曾秘书回答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所谓三千道法,殊途同归,不过是术的运用各有不同。

    “这似乎是某种召唤法阵吧?”曾秘书看向我问。

    这我哪能知道,至于到底是什么法阵,试上一试不就什么都清楚了?

    我抬手凝聚虚灵火,青色火焰于掌心跳动不止,随后我将这虚灵火丢入那蓄水池底部巨大的符号上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

    曾秘书想拦我,但却没有拦住。

    虚灵火落入法阵之中,顿时间汹汹黑色火焰轰然烧起,逐渐将虚灵火所吞噬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股浓郁阴气散发,奇异威压笼罩心头。

    这威压令我感到熟悉,阴森恐怖,令人骇然,仿佛死亡在向自己招手,宛如无尽黑暗将人笼罩,恐惧害怕无法抗拒的绝望让人动弹不得,我曾在鬼王玄孽身上不止一次地感受到过这种威压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符号法阵所召唤的是鬼界鬼王,而这鬼王正是琐罗亚斯德教供奉的神灵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啊你?”曾秘书瞪眼问我。

    我指了指那符号法阵,说道:“我在引着邪神现身!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行事也太欠考虑了吧?明知道对方是邪神,你还这么蛮干?咱们应该先通知道门五宗!”曾秘书不满说道。

    我轻笑出声,这么蛮干有什么不妥吗?

    鬼界鬼王并不能穿界而来,即便是这法阵再强,也不过是以祭品召唤鬼王分身而已,区区分身,又有什么难对付的吗?还用找援兵!?

    “我看你真是肆无忌惮惯了!”曾秘书嘴上不服输,仍教训着我。

    我嘁了一声,如果怕,就拜托你退后站远一点,不要留在这儿碍事,我可没有那么多功夫留在这儿耗!

    懒得再理这曾秘书,我纵身向蓄水池底部跃下。

    默运御器之法操控虚境环,将银月弧刃戟和蛇形弯刀从黄泉界中取出,鬼兵赵永廷和鬼兵林海当即现身接在手中,鬼兵小若手持黑色水晶长剑现身,而我……双手一握而张开,凝聚出虚灵金枪。

    于四方位站定,我们将这符号法阵包围,静等着鬼王现身。

    “是谁胆敢袭扰本皇?”

    “是你!!”

    颇为戏剧性的一幕出现。

    这鬼界鬼王的声音先是懒洋洋地,带有着皇者威严,如同神灵一般高高在上,可紧接着下一刻,他突兀冲着我尖叫一声,那种情绪就好像见到怪物一般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