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六十一章 绫子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虽然没能够拿下这尸皇纳什的鬼王分身,但从他嘴里,我还是知道了不少事情。

    葬皇玄孽穿界入世,肯定是他们神魔将有意为之!

    目的,应该是为了吸引道门五子和瑶池仙境宗门的注意,分散他们对于凝舞的关注,以此好为凝舞妖魂归位争取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那玄孽或许知道自己被利用,也或许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是幽冥神器点将台,是玄孽志在必得的东西,他这么不惜代价,肯定是还会继续去找凝舞。

    只不过,让我有些想不通的是,这里面怎么会有魔灵姬问天插手的身影?他又是从哪得知的这些远古之初的秘闻?

    姬问天与玄孽接触,应该是他们计划的延续,继续拿玄孽当炮灰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玄孽这个炮灰当的很称职!

    可堂堂鬼王,竟然这么傻吗?就这么心甘情感的被人利用?

    那尸皇纳什同样说我,明知被利用,也照样会心甘情愿的步入陷阱,我不知道这句话究竟是指什么事情,但我隐隐有一种感觉,不只是我,恐怕就连凝舞也是被利用的对象!

    或许这么想多少有点自欺欺人,毕竟凝舞本身就是九位神魔将之一,并且将会在殷皇复活归来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,她又怎么可能是别人手中的棋子。

    但我坚信,我的妖魂鬼妻凝舞她绝不会做出那等事情来!

    凝舞即是凝舞,即便归位九尾香狐妃,可仍旧改变不了她身为凝舞的本质!

    她说过,她一定不会忘了我。

    我也深信,她一定会回来找我。

    利用也好,陷阱也罢,不论是为妖魂鬼妻凝舞,还是为九尾香狐妃,我确实是会心甘情愿前去,我不可能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解决掉尸皇纳什的鬼王分身,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了道门五宗处理。

    相信以后,应该不会再有尸体起尸的诡异事件。

    临离开这乡镇的时候,我跟值守此地的道门五宗弟子说,你们既然对外宣称这里有传染性极强的致死病菌,那好歹做戏做全套,弄点防毒面具防护服什么的,遮一遮耳目,否则早晚弄的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谁也不是傻子,哪能看不出来你们这是骗人的假话?

    那负责这里的道门弟子脸上尴尬,说道:“这确实是我们的疏忽,我会很快安排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道了一声辛苦。

    离开这小镇,曾秘书开车跟着我去向下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这小尾巴跟你跟那么紧?”苏洛辰皱眉。

    我无奈回答:“没办法的事,见识过我的手段之后,国安局和道门五宗恐怕就更不放心了!……不过有他跟着也好,难免会有用到他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根据资料上记载,许多的琐事安置,自然有着国安局出面。

    但没能完全解决掉的麻烦,还得由我自己去摆平,眼前正就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。

    日本阴阳道传人,绫子。

    这日本女孩绫子是随她师父安倍昭明一同来的华夏,而阴阳道宗主安倍昭明已经被我爸带人乱枪打死,至于女孩绫子却是失去了踪迹。

    事后不久,道门五宗派遣修行高人渡洋而去,拜访日本国,并且让日本的修行传承付出了不小的代价!

    明面上,这是他们日本国理亏,所以没法追究。

    而暗地里,据国安局得到的消息,日本方面的修行传承已经彻底与道门五宗结下仇怨,先死一位宗主,后又备受折辱,这让那帮心胸狭隘的日本人所不能接受,尤其是他们吃了大亏的宗教传承,无论如何都不能忍受如此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我不由得暗骂,来而不往非礼也,你小日本受辱也是自找的,好意思腆着脸说不能接受?

    日本真言宗,也就是日本密宗佛教派遣来了两位高僧,阴阳道也随行而来了一位新任宗主,据说这人乃是安倍昭明的得意弟子,是一个修为十分出色的年轻人,他们此行是为洗刷耻辱,同时也是为报仇!

    找谁报仇,自然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安倍昭明虽然死在我爸的手上,但日本方面已经通过绫子知道,是我将这位宗主逼至绝境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有着极大的可能,会向我的家人出手,从而逼使我出面!

    而对我有些不利的是,国安局并没能查到,这三人具体会进入华夏大地的准确时间,所以也无从知晓这些人现在在哪里。

    如果被动等待,这简直相当于把我的家人置身于危险中。

    所以,还必须主动出击才行!

    但具体该怎么做,我还需要好好的想一想……

    前后两辆车,在高速路上急速飞驰,我们的目的地是肥阳市。

    天将亮时,我们赶到了肥阳市。

    我让曾秘书去再查一查关于日本方面的线索,并且帮我办件事,而我则直接去了第一人民医院。

    独间看护病房中,老爸楚三石正在熟睡,而老妈坐在病床边也睡着了。

    我爸的伤势虽然已经稳定,正在稳步康复,但身体还很虚弱,这需要一段时间的休养才能够慢慢恢复。

    “小若、林海、赵永廷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三个去看看附近周围有没有可疑的人,顺便也向徘徊在这里的小鬼儿打听打听,有没有日本人来过这医院。”

    三只鬼兵领命四散而去。

    我轻手轻脚推开病房门,将椅子边的外衣拿起,轻轻披在了我妈的身上。

    看着她憔悴的神情,我不禁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在记忆中,我妈跟着我爸可没少吃苦受罪,尤其是我刚记事那两年,因为体弱多病的原因,他们经常带着我四处求医问药,可都没有办法根治我的病情,甚至还有医生教授断定,这个孩子可能活不过八岁就会夭折。

    当时我爸整日唉声叹气,自责懊悔愧疚,我依稀还记得,他那时看着我充满歉意的眼神。

    背叛行人派守护之责,这是他当受的天罚。

    而我妈更是天天以泪洗面,可当在我跟前的时候,她总是强撑着笑容安慰我要像小男子汉一样,坚强一些,不要害怕……

    再后来我就被爷爷接回了北邙村,勉强算是子承父命,陪伴着由圣尊巡天大神暂时保管的行人派传承之器成长,这才得以侥幸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直到我爸进了国安局,家里的日子才渐渐好过起来,又没几年妹妹楚沐这才出生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