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六十四章 流血冲突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你曾秘书想杀我,首先你得要先追上我再说!

    况且,不就嗅了一嗅人家少女内裤嘛,你曾秘书堂堂道门羽宗弟子,至于气急败坏成这样子?

    你又不吃亏的!

    我将日女女孩绫子的头发丢给曾秘书之后,撒欢一样连忙跑开。

    把这头发送到南冥村,再由李宗国转交到苏友道的手上,这样一来,就可以借助苏洛依的福报通以媒介通灵作画了!

    只要找出绫子的藏身地点,就能彻底拔出掉这威胁!

    我与苏友道打电话联系,托他帮忙办这件事,苏友道满口答应下来,他关心问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?我没有多说什么,只道是解决几只偷藏在华夏大地的外国老鼠而已!

    临挂电话时,我问苏友道,愿不愿意出任灵媒派清肃者之席位?

    苏友道与我婉拒,他说现如今他不想再操心那么多琐事,而且苏家的大起大落也让他明白一个道理,爬的越高摔的越疼,二十四年前灵媒派苏家传承可是险些没有覆灭,所以他从那以后就再没有了争强好胜的心思,更何况清肃者之位还有着监察阴门之责,他苏有道不想在掺和进勾心斗角的事情中。

    我能理解他的想法,所以没有继续劝说,虽然他真的挺适合肩负着责任。

    挂掉电话之后,我回去医院。

    病房中,我妈回家为我爸煲汤去了,我扶着我爸从床上起身上了个厕所,又扶他躺回床上。

    “爸,你这伤可比我想象中,要恢复的慢的多啊!”我皱眉说。

    我爸轻笑一声,摇头说:“人老了,不中用了!小天,那姓孟的没有为难你吧?”

    “为难倒是没有,他也为难不了我!……只不过,他想让阴门六派听从他的命令。”我回答。

    “什么!?”

    我爸从病床上撑起身子,骂了声:“他痴心妄想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回复他的!您……您激动什么啊?”我连忙走过去,扶着我爸坐好。

    我爸瞪我一眼,说他这能不激动吗?

    姓孟的竟敢趁他不在,打阴门六派的主意,我爸沉吟着又说,这件事还必须要及早预防,不然的话他很可能会给阴门六派穿小鞋。

    我皱眉问,姓孟的敢找阴门六派的麻烦?

    “他有什么不敢的?现在整个徽省地区的国安局由他一把手负责,但凡想找阴门六派的麻烦,那简直不要太容易!你以为拒绝了他,他就会那么容易放弃吗?”我爸哼哼着说。

    我沉吟着点点头,这么说倒也是。

    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追书幫 http://www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我又问我爸,这位孟代厅长究竟是哪路神仙?

    而我爸的回答,却是对这位孟厅长有着很大的意见甚至是讨厌,听我爸说,孟厅长原是京都国安总局的人,负责着与道门五宗的对调接触,说白了就是协调双方配合的负责人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这份工作并不好做。

    道门五宗的传承弟子,那都是一个个眼高于顶的家伙,当然道门高人确实有着高傲的本钱,毕竟国安局的许多案子都还仰仗着他们出手帮忙。

    自然而然,孟厅长受够了伺候这帮大爷。

    眼下这刚好有个能够招揽另一个传承门派的机会,他当然不会放过,以他的想法不难理解,虽然阴门六派比不过道门五宗,但是可借阴门打压道门的地位,令他们那些高傲弟子知所收敛。

    更何况,阴门六派最近频频出现在国家高层的视野,也引起了一些当权者的注意,他们都有心借阴门六派平衡对于道门五宗的依仗,以免让道门弟子仗势而重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帝王术吧?”我好笑问。

    我爸点点头:“一家独大毕竟不好控制,阴门虽比不过道门,但若论传承渊源,可也是与道门同为千年之初的传承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的想法可就错了!阴门与道门不同,所修所继承的根基也不同,不可能像道门一样全面与国家合作,而且阴门六派又怎能成为他人手中的棋子?”我认真说。

    我爸叹气说:“话虽如此,但在现如今的大局之下,阴门六派又哪能独善其身?即便是道门五宗,不也一样不得不放弃自身的超脱吗?之前我还在的时候,多多少少能挡下这些事情,但现在……可真的是有心无力啊!”

    “觉得有心无力,那老爹您可一定要好吃好喝好休息,早点重回岗位,也能早点罩着阴门六派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我爸好气又好笑地瞪我一眼:“有你这个惹事精在,再大的官也有罩不住你的一天!”

    我嘿嘿笑着,有点不好意思地挠头。

    在医院里陪伴照顾着父母,时间不知不觉过去的很快,转眼已经是傍晚。

    曾秘书与我传回来消息,他已经把东西送到。

    ★首★

    ★发★

    ★追★

    ★书★

    ★幚★

    不久,苏有道也与我联系,苏洛依已经以媒介通灵作画,得到了两张画纸,只不过情况可不太妙,我让他们用手机拍照传过来。

    然而这两张画中传递出的信息,却令我不由得神情凝重。

    第一张,画上呈现的是一片混乱之景,那一片片的阴影,代表着许许多多的人群,外围还有很多身穿防护服的武警部队,他们将这些人群阻隔拦截,不让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武警部队手中背垮荷枪实弹,而他们拦截的对象,是一个个手无寸铁、身穿校服的学生!

    整幅画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两个字:冲突!

    显而易见,如果这场冲突爆发,现场将会发生多么严重的流血暴力事件!

    而画中的场景建筑,我总觉得很眼熟,像是在哪里见过,我沉吟着仔细想了半天,这才回想起来——那是楚沐和黄翠儿所在的学校!

    我身上当即出了一身冷汗!

    有什么事正在酝酿发生,而我现在还不知道,国安局也同样不知道,可偏偏这件事很严重很重要。

    我忙把手机拿给我爸看,他老人家的见识可比我多多了!

    我爸先是面色凝重,可紧接着眼神中流露出骇然,他慌忙问我:“小天,这画中情景真的会发生吗?”

    “会!”我认真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可坏了!”

    我爸指着手机屏幕上那副画的细节,跟我解释说:“部队封锁,还有防护服,这说明整个学校已经成了隔离区!那些学生孩子身上像是起了疹子,脸色神情也不太对,这说明极有可能爆发了严重疫情!而且……最重要一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情绪都太过亢奋了!面对部队封锁,他们竟然敢冲闯封锁线,你看他们的身上和手里,明显有着血迹和凶器,这说明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说明,整个学校里已经爆发过了流血冲突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