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七十四章 凝舞的消息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这个男人身材魁梧高大,很有型男健美的感觉,他五官棱角分明,短发根根苍劲,眉宇如剑,嘴唇凉薄,身穿着墨绿色的衣服。

更引人瞩目的,他有着一双竖瞳眸子,眼神阴冷,带着视人命如草芥的轻浮。

这位俊朗的青年,正是那条凶兽黑蛟敖煌!

他走进门口的那一瞬间,我面带愤怒腾地站起身来,身边的黄鼬妖小翠儿皮毛乍起,苏洛辰夺舍占据着莫奇志的身体,这时出现在敖煌的身后,堵住了他的退路,而鬼兵林海、小若、赵永廷则包围在敖煌的左右。

“楚天,你好啊!”

“你们这是……干嘛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?”

敖煌刚打过招呼,就被我们的阵仗给吓了一跳,尤其是苏洛辰带给他的压迫感,令他倍觉危险。

“你说呢?”

我双手一握张开,凝聚出虚灵金枪。

敖煌神情古怪,笑着说道:“我记得,咱们好像不是敌人吧?”

“你几次三番想杀我,这不是敌人又是什么?就是因为你的谋划,才害了凝舞,我没有去找你,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!?”我握紧手中长枪,随时准备拼命,这凶兽蛟龙我绝对不会饶恕了他!

“No,No,No……”

敖煌拽了几句英文,笑容更浓又道:“之前想杀你,还不是因为你激怒了我?再说凝舞,何谓害了她?楚天啊楚天,你莫以为就算是我不出现,凝舞就能躲得掉她的宿命吗?那是她九尾香狐妃的所证所求,所以她终有一日会解开铜棺封印,归位神魔将之一,即便是没有我出现,这件事也终究会发生!你明白吗?”

“我不明白,也不想明白!敖煌,今天我必杀了你!你别妄想再逃,外面可还有道门五宗的高人,只身深入敌营,这是你自己找死!”我冷哼回应。

敖煌满不在乎说道:“死就死呗,有何惧哉?不过,你能不能等听我说完之后,再动手杀我?”

“楚天,别跟这条孽龙废话!”苏洛辰插口道。

敖煌竖瞳一转,身体没动,整个脖子突然怪异扭了过去,他近乎残暴的笑道:“哟,这位是天人转世吧?恰巧,我还认识一位天人转世,她叫九鸢,可是很风骚的一位天人呢!”

    “九鸢是我母亲!”苏洛辰周身隐有雷霆涌现。

    敖煌呆了一呆,随后又道:“不好意思,实在不知九鸢竟是令堂,得罪得罪!……话说,你动静可要小点,不然引来了旁人,楚天可就听不到关于凝舞的消息了!”

    “凝舞的消息?你究竟在说什么?”我低声喝问。

    敖煌的头扭回来,道:“我就说你会感兴趣吧!……其实我这次来找你,就是想告诉你,凝舞遇到了麻烦,遇到了危险,她需要你的帮助,如果你不出面帮她的话,她绝对将会死在瑶池仙境门户!”

    敖煌详细与我解释经过,妖魂凝舞于大昆仑青丘山解开铜棺封印,如今已经归位神魔将——九尾香狐妃。

    【全-网】

    【更-新】

    【最-快】

    【,追,】

    【,书,】

    【,幚,】

    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然而,大昆仑各宗门以万殊宗宗主逍遥子为首,正在对九尾香狐妃穷追不舍,他们想要将她斩杀在瑶池仙境中,九尾香狐妃可不是那么多高人的对手,她一旦身陨,那么妖魂凝舞也将同样死去。

    “你放屁!凝舞手中有着幽冥神器点将台,可布下万鬼噬神大阵,瑶池仙境的各宗门高人根本就奈何不得她,又怎么可能追杀得了她?”我愤怒反问。

    敖煌却是连连摇头:“如果大阵还在,那么九尾香狐妃自然不惧那些宗门高人,但现在……万鬼噬神大阵已经收起,那逍遥子等人又怎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呢?”

    我震惊的瞪大眼睛,这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万鬼噬神大阵收起了?

    被谁收起了?

    “自然是凝舞本人收起的了!”敖煌回答。

    我反问:“凝舞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楚天,因为九尾香狐妃想回来找你,因为她很思念你,她迫不及待的想见你,所以她才收起大阵离开了青丘山。”敖煌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我当时整个人的脑袋轰鸣,一片空白!

    我的妻子妖魂凝舞,因为思念她的夫君,所以才会遭遇了被追杀的凶险……

    敖煌叹息着,又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瑶池仙境内有大昆仑各宗门高人联手追杀,不但如此,小昆仑亦有道门五子出面设伏,彻底堵死了九尾香狐妃的去路。

    那些人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要凝舞死!

    哪怕是九尾香狐妃只想回到她的夫君身边,哪怕九尾香狐妃已经放弃她的所证所求,但那些所谓的修行高人,却不肯就此放过她,那些人只是想要杀了她,彻底断绝后患,为此他们可以不问缘由,不分是非对错,宁杀错也不愿放过!

    “凝舞她……放弃复活人皇了?”我震惊的脑子直有点转不过弯来。

    敖煌浅笑道:“不,这你就理解错了!……殷皇归位,自时空长河中苏醒,这是天地不可逆转的大势,不因九尾香狐妃一人而改变!换句话说,有没有凝舞,该发生的一切都将会发生,凝舞她能起到一定的作用,但她并没有重要到可扭转整个大势局面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说凝舞有危险,为你们不去救她帮她?你们与她同是九位神魔将,为什么你们不肯帮她?”我红着眼睛大吼问。

    敖煌反问我:“为何,我们要去帮她!?”

    这一句反问,噎的我半天说不出话来,如果是看在同为神魔将的份儿,可凝舞已经背弃她的宿命,其他的神魔将又怎么会愿意冒险出手帮助凝舞?

    他们已经没有那个必要,也没有那份义务这么做。

    敖煌叹息说:“今天来找你,告诉你这些事情,实在是因为我不愿意看到九尾香狐妃身陨的情景!我们尊重她的选择,不会难为她,我们还身系宿命,所以也不会再帮她!……现在这种局面,她只能独自去面对,可你楚天不是她的相公夫君吗?你难道不应该出手去救她吗?你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她因你而死吗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