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九十四章 见者有份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虽说这三头狗已经尽到了守护洞天福地之责,但谁能说,盛怒之下的昆吾神就不会迁怒于它?

    我给的它两个选择,都没有想要杀它的意思。免-费-首-发→【追】【书】【帮】

    因为我突然觉得,有这么一个凶悍的看门守护凶兽,倒也是一件非常有面子的事情,而且他既然是狗,那鼻子绝对很灵,说不定就有能帮到我的地方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它死心塌地忠诚于昆吾神,我倒也不介意成全它!

    三头狗望着我,神情复杂,像是在犹豫。

    有些话不用说的太明,毕竟是活了那么久的凶物,它不可能听不懂我那话外之音,我这是给他一个臣服于我的机会,而且相比较于邪灵缇斯,我给它的条件已经足够宽容。

    不臣服于我,即会死;

    不是被我所杀,就是流放在外,最终被昆吾神找到所杀。

    而臣服于我,却还有着活下去的机会!

    我静静的与这三头狗目光对视,等待着它的回答,三头狗狰挣扎犹豫一会,最终还是向我低下了作为凶兽高傲的头颅,它前蹄膝盖跪地,像是在向我跪拜。

    我露出笑容,抬手让它起身。

    而这时,去炼制结界之钥的几个人回来,许由兴奋不已的跟我说,果然跟我们猜测的一样,那什么昆吾神并没能够控制洞天福地内这防护阵法的核心阵枢,而他们也已经炼制出了新的结界之钥。

    这结界之钥的材质选自幽冥阴间,是许由贡献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说,因为材质的特异性,所以此结界之钥能够融入人的身体之中,而且并不会对人造成任何负担和伤害,方便隐匿携带。

    我看着手中巴掌大小,酷似黑木令牌一样的结界之钥,我问他为什么会炼制出了两件?

    “一人一件嘛!见者有份啊!”许由笑眯眯道。「^追^书^帮^首~发」

    我抬眼看了看这家伙,难怪你会那么好心贡献炼制材料,原来打的是能够随身带入幽冥地府的主意?

    许由哈哈大笑着,很不客气的收走了另一件结界之钥。

    他又跟我说,此地有昆吾神留下的神系传承,仍旧会有源源不断的鬼灵朝奉神灵而来,所以他留下一件结界之钥其实也是为了帮我处理这些鬼灵。

    “那我还得谢谢你咯?”我皮笑肉不笑。

    许由大手一挥道:“不用那么客气,咱们都是自家人!”

    我回头又看一眼虹桥,以及远处的云海群山,心中暗叹,既然已经找到瑶池仙境所在,那么也是时候离开这里了。

    至于神使缇斯,我命他继续守护洞天福地。

    当然,结界之钥可是没他的份儿,所以一旦他离开洞天福地,那就再也进不来了。

    林海他们担心问,留邪灵在这儿,就不怕他会背叛我们吗?

    我摇摇头说不会,禁锢灵符存于他的阴魂中,只剩下恶灵实力的他,已经掀不起什么大浪来。

    许由也笑着道不用担心,这家伙现在可没能力炼制结界之钥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再度背叛我们对他能有什么好处?盛怒之下的昆吾神,怕是想杀他都来不及!

    邪灵缇斯简直欲哭无泪……

    今日之前,他还是此地守护神使,掌管昆吾神的信徒子民,地位尊崇;可今日之后,他就彻底成了恶灵鬼奴,变成任人鱼肉、受人宰割的对象。

    离开这洞天福地,我嘱咐缇斯。

    再有鬼灵朝奉寻来,就暂时安置在地狱之门外,幽冥使者许由会处理这件事。

    缇斯恭恭敬敬,道了声:“记下了,主人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以后别叫我主人,听着怪怪的,就叫我的名字——楚天。”我皱眉说。

    缇斯为难说:“那,那好吧,楚天大人。”

    我神情古怪地看着他,这家伙是不是为奴习惯了?怎么总是自持低人一等的身份?

    离开谷地,我们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我骑在马妖黑风上,而身边跟着一条威风凛凛的三头恶狗,这凶兽的模样,光是拎出去就足够吓人的了!

    我问它,能不能收起凶相,普通一点就好。

    三头恶狗认真想了想后,就势在地上一打滚,变成了一头银灰色的狼,它个头很大,后脚站起的时候比一人还高,很是凶猛威风。

    虽然仍有点惹人注意,但比起三颗狗头的模样已经顺眼多了。

    它还在地上歪歪扭扭写出了它的名字——狼王蒲牢。

    我意外的直眨眼睛,没想到这凶兽是头狼,而且还有着自己的名字,显然它可比那些肆凶为恶的凶兽要通人性的多,就是不知道凶兽能不能行妖修之法……

    再次经过死亡谷,头顶灰云浓厚积聚,压抑在人的心头。

    我心思一动,吩咐小若和蒲牢都跑一点,如果还能引雷霆劈落,那我就可以再借虚灵金枪炼出一杆神兵来。

    之前那杆拥有雷霆之力的金枪,使用起来简直不要太过顺手!

    可惜我打算虽好,直到我们出了死亡谷的范围,也仍旧没有落雷的迹象,似乎……我们就这样被无视掉了。

    靠!

    回头看着死亡谷,我暗骂一声!

    小若轻笑着跟我说,神兵不只是外力吗?你干嘛还非要强求呢?

    我狠狠拍了下马屁股,顿时传来小若的一声娇呼。

    你这丫头胆子可真是越来越大了,竟然还敢揭我的短,当心我收拾教训你!

    小若从马妖黑风上离体而出,她站在地上气呼呼的瞪着我,我不由愣了愣,你怎么……招呼不打一声的就出来了?

    而这时,马妖黑风仰蹄长嘶不止,瞬间就把我从马背上掀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摔了个七荤八素,等我再回过神时,马妖黑风已经跑的只剩下一个黑影小点,就算是狼王蒲牢一时间也没有追上它。

    小若见我这副狼狈囧样,乐出银铃般的笑声,她哼了一声化散开鬼兵阴身。

    报复啊!

    不就拍了下屁股,小若你至于吗?

    我扶着腰,揉着腿,从地上爬起身,这下好了,代步工具给溜了,只能步行回去部族神庙。

    天擦黑的时候,我才赶完这二十几公里山路。

    有一个人正在等我,是塔吉大巫师,而马妖黑风就在他的身旁,眼神愤怒,四蹄蹬踏,暴躁不安的盯着我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