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九十五章 狼王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一头马妖,竟然敢在我们面前逞威风?

    狼王蒲牢随即发出一声凶厉兽吼,马妖黑风被吓了一跳,神情顿时变得恐惧害怕起来,不敢在盯着我看。「^追^书^帮^首~发」

    塔吉看了一眼蒲牢,眼神略带疑惑,随后问我:“你去死亡谷了?”

    “去了。”我回答。

    塔吉别有深意的问::“找到你想找的东西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想找什么吗?”我别有深意的回答。

    塔吉大巫师仔细看着我,像是想要从我的眼睛里找到什么答案,但结果却是要让他失望了,他什么答案也找不到。

    塔吉又道:“咱们就别绕弯子了,你是去地狱之门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说我去了,你信吗?”我好笑反问。

    塔吉眉头紧皱,露出为难的神情,信,还是不信,这是一个问题……

    我笑容更浓,懒得再跟这老头多说废话,招呼一声狼王蒲牢,我们走向部族群落中。

    蒲牢狠狠盯了一眼黑风,那马妖顿时浑身发颤,这是源自本能的畏惧。

    我知道塔吉大巫师一直在目送着我离开,他那眼神很是复杂不解,我知道他在疑惑什么,既疑惑蒲牢的来历,又疑惑我究竟干了什么,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回到我自己的住处,我施法招来幽冥使者许由。

    塔吉肯定会连夜赶去死亡谷确定情况,他既然是昆吾神的神仆,就不可能对这件事不管不问,我让许由去找邪灵缇斯,让那家伙可千万别露出了什么马脚,在现在这个关头,我还不想被昆吾神寻上门来报复。

    许由忧心忡忡的提醒我,就算是能瞒,这件事可也瞒不了多久!

    这我当然知道,不过只要能瞒个几天就已经足够,而几天之后会是怎样的局面,这是现在我们都操心不了的事情。★看★最★新★章★节★百★度★搜★追★书★帮★

    许由被我的这番话搞的莫名其妙,我让他不用再多问,照我说的做就好。

    “那好,你万事小心!”许由留下一句话离开。

    我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睡觉,而狼王蒲牢忠诚守在我的门口,这只凶兽倒是很识时务的认清了自己处境,当它决定向我臣服之后,就不再有任何二心。

    第二天大早,外面就闹了个鸡飞狗跳,呼喝声不止。

    我从床上起身,出去看看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好家伙,在我的蒙古包帐篷之外,里三圈外三圈围了很多很多人,不少人手里还牵着凶猛的藏獒犬,而那斯丽高娃的三个女儿也赫然就在其中。

    鬼兵林海忍着笑跟我解释。

    事情是这样的,那托娅一早听说我回来了的消息,屁颠屁颠就要来找我。

    但门有恶犬,凶神恶煞,死活不让道。

    于是乎,这蒙古丫头穷极了自己的想象力与狼王蒲牢斗智斗勇,软硬皆施。

    牛羊肉?

    不吃!

    大棒骨?

    嫌弃,不啃!

    发情小母狗?

    直接在蒲牢面前当场吓尿了!

    那说话哄哄?

    不理不睬!

    眼瞅着软的不行,于是乎来硬的……

    牵来一只獒犬?

    可还禁不起蒲牢的一个眼神!

    牵来一堆獒犬?

    凶是挺凶的,却没一个敢凑近蒲牢的身!

    最后,以至于,托娅、琪琪格、吉玛找到了一只凶猛无比的狮獒王,这头红黑色巨型獒犬比狮子还要大,更比狮子还要凶猛,在场的獒犬似乎是它的小弟,见狮獒王都来了,它们顿时也都有了底气,冲着狼王蒲牢狂吠不止。

    藏獒的主人们见此,也纷纷为狮獒王打气加油,鼓动着它上去与狼王蒲牢打架。

    那狮獒王的主人是一个年轻小伙,这小伙有心想在仨姐妹的面前出出风头,好好表现一把,于是乎也催促着自己的狮獒王去攻击蒲牢。

    然而,狮獒王警惕的与蒲牢对峙,不停走动身体像是在观察对手,它甚至都不敢挑衅蒲牢。

    年轻小伙感觉丢了面子,严厉呵斥狮獒王:“多吉,你在干什么呢?快咬死它!”

    狮獒王多吉终于按捺不住,可结果是显而易见的,能独斗狮子、老虎、熊等诸多凶猛野兽的狮獒王,几乎一个照面的功夫,就被狼王蒲牢给当场咬死了,连任何反抗的能力都没有!

    蒲牢发出一声震天怒吼咆哮,顿时间所有的獒犬都夹起尾巴,四散想逃。

    这群游牧人目瞪口呆,而林海他们却是大笑不止。

    那狮獒王的主人痛哭流涕,怀抱着狮獒王的尸体哭的就跟死了亲爹一样,我微皱眉头,这群人真是没事找事,闲的蛋疼!

    罪魁祸首的仨姐妹,也没料到会是这样结局。

    可是,事情却并没有就这么结束,反而还仅仅只是开始,由狼王蒲牢一吼慑服所有藏獒的事情,以极快的速度在几个部族间不胫而走,还有一个消息也随之传遍了开来——我楚天,与她家仨姐妹,乃至是她们风韵犹存的妈斯丽高娃也暧昧不清!

    当得知这消息时,我一口老血差点没有喷出去!

    但也因此,我也见识到了这一家四个女人在这草原上近乎恐怖的影响力,而这份恐怖影响力的真实原因,竟就是她们与太多人有着不清不楚的暧昧情人关系。

    林海对此捧腹大笑,他说我幸亏没娶了人家姐仨,不然这得多少顶绿帽子伺候?

    赵永廷满脑袋问号,他说他实在想不清楚,这四个大草原女人是怎么办到的?

    小若只有一声冷哼,骂着不愧是一家子浪货!

    我嘴角直抖,眼皮跳个不停,总感觉今天非有大事发生不可,帐篷外又传来了叫骂声,喊着让我滚出去,谁谁谁又要跟我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我都不记得这已经是打退的多少波了!

    出去一看,是个毛估计都没扎全的少年男孩,他说他为托娅而来,绝对不会让托娅跟我在一起,还骂我什么牲口种羊,不但欺骗托娅还欺骗她的两个姐姐。

    天地良心!

    我哪有过?

    反过来,那差点没被睡的人,好像是我吧?

    少年哪里肯听,呜呜喳喳向着我冲了过来,看在他年龄还小的份儿上,我没好下狠手教训,直接打晕了事。

    不够倒也幸亏这些一个个前来挑战,否则一拥而上的话,这被胖揍的人恐怕就是我了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