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九十七章 检查身体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吉玛和琪琪格很自觉的离开了帐篷,而在帐篷里,托娅的衣服一件件脱落在地上,渐渐露出她那肤若凝脂般、泛着象牙光泽的完美酮体。

我并没有阻止她,因为我想帮她。

当然此帮非彼帮,我不可能去染指她的初夜,更不可能娶她或者是带她走。

花女与黑袍姬的情况很相似,所以她们的身体也一定被昆吾神动过手脚,我要查一查她们到底被种下了什么手段,然后再想办法破解。

“这就是我……”

“好,好看吗?”

托娅脸红的像熟透的苹果,她姿态扭捏,双腿交错,尽量遮掩那未着寸丝的诱人三角区域,她皮肤紧致而饱满,双胸前的荷尖一角微挺,随着托娅扭捏害羞的动作,在我面前微微摇晃,像是在向我勾引招展。

要问好看吗,那确实很好看!

不知道是不是昆吾神用了手段的原因,她的皮肤好的简直不像话,粉嫩嫩的像是能掐出水来,白皙中透着红晕,还有股淡淡迷人的体香在缭绕,尤其是她那含羞带臊的眼神,春波寰动,勾的人不由得就心猿意马。

“楚天,你在搞什么鬼!?”小若娇吒着冲我质问。

“嘘,嘘……”林海出声。

“嘘你个头,闭嘴!”小若又喝一声。

林海吃了个闭门羹,顿时不敢在说话了,显然这素来没发过脾气的秦小若,今天动了雷霆肝火。

我无奈苦笑:“我能搞什么鬼,我这是想帮她。”

“帮一个脱光衣服的大姑娘?帮她上床啊?帮她解骚痒啊!?”小若骂着我。

我赶紧解释:“没有没有,不是,不是你想的那样的……”

“还能是什么样的?这女的脱光屁股都在你面前了,你为什么不拦住她?为什么不阻止她?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,变态色狼、衣冠禽兽,你跟林海又有什么差别?”小若恼怒道。

“喂,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啊!”林海顿时不乐意了。

“你闭嘴!”

我刚想再解释两句,可突然发觉,我跟小若解释这些事情干嘛啊,我似乎也没有跟她解释的必要好像!

不过为了避免误会,我还是解释了。

我确实是想帮她,也只是想单纯的帮她而已,并没有趁人之危、趁火打劫的意思。

托娅见我半天没有反应,扭捏着向我走过来。

    她的俏脸更红了……

    她含羞带臊的眼睛不敢看我,微微低着头,身体因为紧张而拘谨,小手抱着胸前,却遮不住那弹跳欲出的坚挺双乳。

    【全-网】 【更-新】 【最-快】 【追】 【书】 【幚】 http://www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“嗯哼……”

“我有个问题要问你。”

我清了清嗓子,缓解脸上尴尬,而托娅未着寸缕的身体就在我的面前,这看也不是,不看也不是,气氛既暧昧又让人有些羞意难堪。

“你想问什么?”托娅小声说。

我沉静心神,以元神压下繁杂思绪,目光再没有任何波动。

我问:“我或许能想办法帮你解决身为花女的诅咒,让昆吾神再也找不到你,你可以选择离开这里,重新开始你的生活,不必再为病痛灾厄的诅咒烦恼,你愿意吗?”

“可是,我想跟在你身边……”托娅情急道。

我摇摇头,道出杀手锏:“我不能让你留在我身边,因为我很快可能就要死了。”

“你,你要死了?”

托娅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,她望着我,有点不愿相信这是真话。

我告诉她,我完全没有骗她的必要!

我很快就要死了,这是许多人不止一次告诉我的事情,也是即将要发生的事实,所以,饶是如此,你还要跟着我不成吗?你在我这儿注定什么也得不到!

托娅沉默了,眼圈泛红,有晶莹泪珠流出。

我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,心中暗叹一声,我向托娅道了声抱歉,可我能帮的就只有这么多。

托娅静静站在那里,望着我哭了很久。

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,况且她这没穿衣服的样子,我也实在没办法安慰。

我向着帐篷外唤了一声,吉玛和琪琪格走进来。

她们见自己妹妹这般委屈的模样,当即向我怒声叱问,我把刚才的话也重复一遍说给她们听,托娅有重来一次的机会,吉玛和琪琪格自然也有,她们可以选择接受,或不接受。

但只要接受了,以后离开大草原就将不再是问题。

吉玛和琪琪格商量之后,立即就决定接受我的帮助,脱离花女的身份,她们幻想着去平原地区的大城市里重新生活,而托娅犹豫了很久,最终才目中含泪的答应下来。

我点点头,然后着手准备帮她们。

花女接受过昆吾神的献祭仪式,会在背后留下一朵鲜艳美丽的冰山雪莲花图案,那是草原雪山的圣花,象征着昆吾神的赐福,这也是花女之名的由来。

    【全-网】

    【更-新】

    【最-快】

    【,追,】

    【,书,】

    【,幚,】

    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而这种酷似纹身的美丽图案,其实际上是昆吾神留下的某种法术的显现。

    那种法术,与煞鬼门术数施展下的驱鬼灵符很相似,同样是种在灵魂中的一种术式,只不过这种法术以肉身为基,从而会更加牢固。

    术式的作用,即是吸收掠取。

    当花女行极乐之事的时候,会吸收对方男性之精气,从而弥补自身,不但如此,还会在对方魂魄中留下怨厉之引,这是对方死后将会化成鬼灵的根本原因。

    如果花女不与男人苟合,便会受此法术的反噬,最后痛苦而亡。

    明晰原因,就能着手解决。

    只不过对于我来说,做这种事情可有着极大的压力,术式留于魂魄中,那是献祭仪式时所种下,而我只有彻底抹去了这道术式,才能帮助她们彻底得到解脱。

    然而,这就好像开颅动刀子一样,稍有不慎,就有可能会导致她们魂魄受损。

    那后果轻则痴傻,重则立时身亡。

    所以我不得不小心谨慎,操控元神之力,时刻注意精细入微,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大意。

    一夜很快过去,帐篷里还清醒的人只剩下我自己。

    而那仨姐妹昏睡在床上,我拿过来被子,盖住她们浑身赤裸的身体,一整夜的连续施法,令我疲累不堪,筋疲力尽,简直不亚于跟人大战了一场,不过这番辛苦也是值得的,她们三个女孩魂魄中的术式烙印已被根除,从此也将彻底摆脱花女的身份。

    我长吁一口气,缓了缓神。

    望向帐篷外渐渐日出东方的朝阳,我喃喃说一声:“是时候离开了,凝舞也该回来了……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