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六百零一章 讨价还价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先前就被东凌小仙子重伤的塔吉大巫师,在我的手中,很快就被收割了生命,他的元神魂魄生生被我拘离出了身体,在虚灵火中焚烧煎熬,痛苦哀嚎。★首发追书帮★

    而另一边,被邪魔之力侵蚀的斯丽高娃,也已经被小若所杀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女人并不是死在小若手中,而是死在狼王蒲牢的狼吻之下,那两个狗头凶戾噬咬,活活将她的脖子咬断了下来,不但如此,狼王蒲牢还吞噬了她的鬼灵魂魄。

    林海和赵永廷也传来消息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找到吉玛、琪琪格、托娅这三个姐妹,幸运的是,她们都安然无恙,并没有被邪魔之力所控制。

    “楚天,你不能杀我!”

    “昆吾神就在地狱之门中,你如果杀了我,那昆吾神就不可能再去帮九尾香狐妃!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,你的妻子就必死无疑了!”

    塔吉哀嚎着,大叫着,虚张声势的向我博求最后一丝活命的机会,哪怕只是活命下元神魂魄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需要野神的帮助!”我冷冷回应。

    塔吉顿时急了:“那……那我可以告诉你,你想知道的一切,瑶池仙境也好,道门五宗也好,就算是神魔将的秘密我也都可以告诉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秘密?我所知道的秘密并不比你少!……既然你那么想活命,就回答我一个问题。”我好笑说。

    “你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所谓昆吾神,他真实的身份究竟是谁?凝舞、柏桑、纳什、敖煌,九位神魔将已现身其四,这昆吾神又究竟是谁?”我问。

    塔吉顿时傻了:“你……你怎么会知道的那么清楚?”

    “回答我的问题!”我沉喝一声。免-费-首-发→【追】【书】【帮】

    塔吉支支吾吾一阵,犹豫之后说道:“我不能背叛我侍奉的神灵主人,你能不能换一个问题?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去死吧!”

    “等,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拒绝了求生的机会,那就没有再讨价还加的可能!

    我懒得听这位大巫师再废话什么,因为我清楚,从这塔吉大巫师嘴里根本不可能得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,他就是一个神灵的奴仆,其地位与邪灵缇斯相当,昆吾神既然不会告诉缇斯,那又怎么可能会告诉他?

    虚灵火燃烧更胜,隐隐有金光溢出,那是先天真火之精,而塔吉的元神魂魄很快就在这太阳真火下焚化成黑烟散尽。

    解决完这边的事情,我才把目光看去了另一边。

    那位少女丫头,名号东凌的小仙子,此刻已经将鬼灵们肃之一空,但她的情况也并不好受,被浓郁怨念之力缠绕法宝神器,同时这也影响到了她的元神身体。

    怨念之力,是一种很难以说清楚的东西。

    它其实很微弱,但同时又很可怕,如果是一个人的怨念,这并不足以影响什么,但如果是成百上千人的怨念之力,这就很恐怖了!

    对于普通人来说,这种怨念会消耗缠绕寄主的生机元气,以及魂魄精神。

    对于修行人来说,受怨念之力缠绕,会让元神蒙尘受损,轻则修为境界大降,重则还可能会引来天罚诛身,所以修行人才不会滥造杀业,就是为了避免业障之力。

    而这位东凌小仙子,似乎跟其他人就是不一样!

    面对被邪魔之力操控的普通人,她竟然还想要出手诛杀人魔,丝毫就不知畏惧和顾忌天罚诛身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住手!?”我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东凌小仙子向我看过来,她阴沉问我:“为什么要住手?若不杀他们,只会让更多无辜的人死在他们的手中!”

    “救人也不是你这么个救法!你是年龄太小不懂事?还是宗门内的师长没教你?”我皱眉反问。

    东凌小仙子顿时生气了:“你这个与邪魔为伍的家伙,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?你明明就是跟他们一伙的!……别以为你们窝里斗,杀了那邪神奴仆,就能够骗取我的信任,我才不会上你的当!”

    我都要被这少女丫头给气笑了!

    窝里斗?

    骗取信任?

    我要骗你这小孩子,还用得着这种手段?

    怕是一阵花言巧语的哄骗,你这少女就立马受不了了,虽然说我不会花言巧语……

    我没好气的又道:“我没想过要你信任我,更懒得教训你!……你别再出手滥造杀业,剩下的这些人交给我就好!”

    不容她拒绝,我立即双手掐诀,施展起走阴派阴咒敕令。

    我的想法很简单,先以结界术数控制这些人,然后再想办法解决他们魂魄中的邪魔之力,这样既可以救他们,也不用再将他们给杀的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东凌小仙子张了张嘴,但最后还是停下了施法御器。

    走阴派阴咒敕令之法,定阴穴,倒悬棺,迷神惑鬼,缠魂困灵;结界一经布下,顿时间那些疯狂的人群全部都被困在了其中走不出来,这是一种与鬼障术颇为类似的走阴术数法门。

    不过鬼打墙困的是生人,而走阴术困的是鬼神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我疲惫不堪地跌坐在地上,但若是这小仙子再想来杀我,那我可就彻底没有反抗还手的能力了。

    “你为要救这些人魔?”

    东凌小仙子向着我飘飞而来,她微嘟着嘴唇,目光中还隐隐带着敌意。

    这情景,可顿时让小若和蒲牢紧张不已。

    “虽然被邪魔之力控制,但说到底这些人都是无辜的草原游牧人,难道不应该救吗?你为什么又一定要非杀他们不可?”我皱眉反问。

    东凌小仙子理所当然回答:“因为他们想要杀我!”

    好吧!

    这理由真让无言以对!

    “而且,他们的魂魄已被侵蚀,但成邪魔傀儡,就根本无力回天!”东凌小仙子又说。

    我眉头皱的更深:“难不成就一点办法没有吗?在这里的可不是一个人两个人,那可是一群人,两群人啊!难道他们都必死无疑,非要魂飞魄散不可?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反正就我所知,肯定是没办法救他们。”东凌小仙子说。

    我白她一眼,你没有,不代表别人没有。

    况且,这么滥造杀业,你难道就没有考虑过自身的后果?业障缠身,岂是闹着玩的?

    “情况紧急,为追查神魔将踪迹,必须要有所取舍!所以,即便是业障缠身,我也在所不惜!”东凌小仙子认真道。

    我露出古怪神情,你一个少女丫头,跑来追查神魔将踪迹?

    瑶池仙境妙法门是没人了吗?

    东凌小仙子说,当然不是她一个人了,她是随门内师长来的小昆仑修行界,一路追查到这昆仑山脉,彻底失去了神魔将踪迹,故而才会分头行事进行搜索,而她是门内师长吩咐安排,才会留在这儿料理残局的。

    我意外看她一眼,急忙问她,那追杀的神魔将是谁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