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六百一十章 苏洛辰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随着神魔将偷袭,道门五子出手,正邪两方阵营的混战立起,诸多道门五宗高人纷纷出手,瑶池仙境各宗门高人也各自施法,而神魔将一方却是明显趋于劣势,被围攻之下即便他们能还手反击,可被斩灭那是迟早的事!

    凝舞立于空中,立于混战的中央。★看★最★新★章★节★百★度★搜★追★书★帮★

    那一双美眸扫视左右,神色有几分阴沉,她也看得出来,这突起的混战是敖煌他们有意为之,所以她暂时没有施法出手,竭力躲避着法术之威的余波。

    我抬头望着她,我很想去帮她。

    可是我并不能飞天,也去不了她的身边,我大叫着让她过来,然而这声音在法力激荡的空中,几乎瞬间就被湮灭了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咬牙想以元神之力传音。

    大师伯欧少卿急忙阻止了我,他告诉我不能释放元神之力进入战场,否则的话必受法术所攻击,到时元神受创恐怕都是小事!

    帮不了,难道要我眼睁睁看着吗?

    我紧握虚灵金枪,心有不甘,虽然说我现在修为境界也不俗,但面对这群世间顶峰的修行高人,却是还根本就不够看!

    逍遥子等六人也开始施法出手,围攻向神魔将敖煌等人。

    大家似有默契,只要九尾香狐妃不出手,那么也就没人主动去找麻烦,触她那个霉头,即便是道门五子,也有意无意的避开了凝舞。

    很快,被围攻的神魔将等人形势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毕竟这在场的修行高人实在太多了,双拳难敌四手,更何况还是四只各持法宝的手!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瑶池仙境门户中突然又跃出一个人影来。

    这人像是个其貌不扬的道士,蓄发隆成发髻,身背着一柄长剑,穿着破破烂烂的道袍,脚蹬着一双草鞋。

    他才刚出现,二话不说便就施法动手了!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捏诀掐成剑指,道人背上长剑一颤,顿时游龙般瞬间飞出,剑锋轻吟,向着逍遥子等人凌厉无匹的攻击而去。「^追^书^帮^首~发」

    许多人都发现了他,但却来不及阻拦那柄飞剑。

    飞剑激荡空中,留下一道青色焰尾,就在那无法防备之时,这飞剑贯穿了两个人的身体,那是与逍遥子一同穿过仙境门户的两人,那是一对道侣,不但如此,飞剑回到道人手中的时候,还强行摄走了那两人的元神。

    道人咧嘴露出一抹狞笑,令人不寒而栗,他直接狠辣施法将那两个元神给焚灭了!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一幕,震惊了所有人!

    才不过一个照面的功夫,两位修为境界高超的仙境修士前辈,就这么被简单干脆的给杀了?

    可是,变故却不止这样!

    就在道门高人的后方,那高空云层内,也徐徐走出一个人影来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被一件很大的披风斗篷笼罩,看不清他的面容,但阴森可怖的感觉却是从他身上散发,这人从披风下伸手一只苍白无血色的手来,他手中握着一盏灯,灯高有九寸,通体漆黑,宛如黑玉,其形作宝莲盛开。

    他俯视一眼仙境门户前的所有人,凌空缓缓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动作,一朵黑色莲花花苞虚影出现,并且徐徐绽放开来,而此时他手中的灯也燃起了黑色的火焰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

    灯芯黑焰中传来雄浑的阴啸声,宛如群鬼齐啸。

    一束黑色光华激射,瞬间命中了一个道门弟子的身体,黑色郁亮的阴火汹汹燃起,完全将那人吞没,他才刚来及哀嚎惨叫一声,这叫声就戛然而止,他的身体很快化成了一具干尸,脸上还残留着惊恐欲绝的可怕神情。

    紧接着又是数束黑色光华激射,速度快的几乎一闪而逝,根本不容有反击的机会。

    眼看又将有人身死,羽宗真人此刻大喝一声:“邪魔尔敢!”

    羽宗真人手中神器玉剑突破虚空拦击而去,将那几道黑色光华瞬间斩灭,只不过黑火却如同跗骨之蛆,粘附在剑身上驱之不灭,羽宗真人面露惊容,难以置信的看向灰袍人。

    “这二人亦是神魔将,所有弟子小心应敌!”

    逍遥子脸色阴沉,大喝提醒,而后他向着那道人提枪攻去,勘宗真人见此,立即也飞身跟上。

    符宗真人、羽宗真人互看一眼,也联手向着灰袍人快速攻去。

    最后这两位神魔将的出现,令道门一方的高人措手不及,当场就死了数人,黑蛟敖煌他们也没有闲着,趁势反攻,凌厉出击,龙涎火焰烧死一人,三叉戟杀死一人,凶兽梼杌将一人身体撕成了几段,滚烫鲜血雨撒落,而柏桑的金光宝剑被众高人联手拦下,这才没有造成更大的伤亡。

    可饶是如此,当场也已然有近十位高人被杀!

    而神魔将一边,却只是多多少少受了一些伤势,并没有伤及根本。

    我望向空中与符宗真人和羽宗真人斗法的灰袍人,莫名觉得他手中的诡异宝莲状法宝有些眼熟,我突然想起一个人——神灵昆吾!

    那位被草原游牧人奉为神灵的昆吾!

    那位一直没出现的野神神魔将!

    “妖狐邪魔,为我师兄偿命来……”

    响彻天空的悲愤大叫,拉回了我的注意力,在那空中,有一位道门符宗弟子,周身有金光神将护体,挥舞着干戚向着凝舞攻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住手啊!”

    我情急的喊出声,但却是晚了。

    凝舞绝美的面容冰冷无比,视线冷冽,隐有杀机浮现,不过还没等她出手,黑蛟敖煌陡然间飞冲过去,巨大的血盆大口将那人一口吞没,拦腰咬断,那半截下身流淌着鲜血自空中飘零而落。

    敖煌口吐人言,与凝舞笑道:“不用谢我!”

    凝舞面无表情并没有说话,只是那目光视线更加冷冽,扫视敖煌的时候,顿时就让这蛟龙缩了缩脖子,赶紧飞离她远了一些。

    又一人身死陨落,因凝舞而起。

    此等血仇,再加上凝舞那九尾香狐妃的身份,原本就异常脆弱的默契彻底消散,一个两个三个……越来越多的人向着凝舞围攻而去,而凝舞也终于不得不还手。

    我眼睁睁看着这一幕,口中喘着粗气,双眼布满血丝。

    “大师伯,你一定要保护好他们,千万不要插手!”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救凝舞!”

    我突然出手从欧少卿那夺来五行虚灵罗庚,他脸上一惊,哪里肯放我离去,而我直接引动虚灵金枪内的雷霆之气,破去了他施展出的五行虚灵术,并以雷霆之力把他们都挡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离开时,我又将随身鬼兵逼离身体,强拘鬼兵阴身扔向欧少卿。

    孜然一身的我,抬头仰望凝舞的身影,完全不顾身后的呼喊叫声,步伐坚定的向前走去,可我才刚走没两步,身旁突然又道鬼魂阴影跟随了上来——是鬼兵苏洛辰!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都没走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那我怎么没察觉到你的存在?”

    “本天人不想让你察觉,你自然就察觉不到,这很奇怪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不放心某个一心送死的家伙!谁让我欠你呢,权当是还你吧!”

    “别跟着我了,会很危险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确实会很危险,但本天人可不会!你留着那份闲心,多关心关心自己吧!”

    “谢谢……”

    “客气!”

    我露出笑容,迈起步伐向前跑去,鬼兵苏洛辰咧嘴一笑,就紧随在我的身侧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