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六百一十六章 刘玲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从女鬼那得知的消息,令我呆愣原地,震惊不已,我想不出黄泉界究竟发生了什么意外变动,但这种情况可绝对不是什么好事!

    不过,等我回过了味儿来。「^追^书^帮^首~发」

    管他什么好事坏事,现在都跟我没什么关系,我现在可是泥菩萨过江,自身都已经难保了!,

    我排在队伍之后,渐渐等待往前行走。

    这要是如果能进幽冥,我就可以想办法联系侍令官许由,更甚至是联系我的祖爷爷,到时候我自然而然也就有办法回归阳世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我忍不住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那女鬼见我这副模样,冷嘲热讽的开口说:“看你是新来的,我好心提醒你一句,可别以为这龙门涧好过,在场这么多的鬼魂,能够偷渡过去十分之一,那都是已经头顶砸鸟屎的幸运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敢来了?”我反问她。

    女鬼哼哼着说:“我宁愿魂飞魄散,也不愿意再呆在这鬼地方,而且我有信心……我绝对是那十分之一里面的人!”

    我露出笑容,那可真是要祝你好运了!

    排队的鬼魂队伍有很长,人多难免就有拥挤推搡,偶尔会有鬼魂被挤出山涧,随后立即就被邪风拖进了深渊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或许那深渊下面,还存在着比魂飞魄散更可怕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有一个现象却是奇特,队伍越是往前,大家越是守纪,越是不再拥挤。

    一来,石桥只能容两人并排行走;

    二来,能通过的人极少,摔落下去的人更多;

    一幕幕惨剧就发生在所有人的眼前,凄厉绝望的叫声这边未停,那边又起,谁都想过桥去幽冥,但谁也都不想死,所以这个时候再争,无异于自杀找死,你推别人的同时别人也会拉着你,要死大家一块儿死,所以自然而然就没人争了。免-费-首-发→【追】【书】【帮】

    况且,桥就在那里,早一分钟上桥和晚一分钟上桥,并没有任何差别,过不去桥的人都将会堕入深渊。

    我又问那女鬼,为什么这里没有鬼灵?鬼界中的鬼灵多的就好像水中的细菌,既然有偷渡进幽冥地府的方法,他们怎么会放弃这求生的希望和路子?

    “因为鬼灵过不了桥,更进不了那扇门!”女鬼回答我。

    我问:“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!……之前的时候有很多先例,但凡上桥的鬼灵统统都掉下去了,即便能过桥,也会被那扇门给顶回来,被顶回来的人更惨,直接就摔落山崖,一点儿没商量!”女鬼说。

    我恍然大悟,难怪!

    女鬼嘀嘀咕咕的又跟我说,这幸亏那些鬼灵大人没法过桥,不然的话,他们这些普通鬼魂哪还会有什么机会。

    这倒也是,如果鬼灵强行把桥占了,那这些普通鬼魂就只能瞪眼看着。

    毕竟,打又打不过人家。

    队伍逐渐前进,不知道过了有多久,终于是将要轮到我了。

    在我的前面,有那只女鬼和贼眉鼠眼的老头,他们先上了桥,而我就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整座石桥大概也就只有二三十米长,但这不远的距离,走在上面却仿佛在走钢丝一样,令人每一步都小心翼翼,备受煎熬。

    脚下的桥面非常不安全,稍微一碰就乱晃,更别说站人了。

    而且,这些在桥面上的鬼魂,哪怕只是身体微微倾斜出桥面,就会立即有邪风拉扯着身体向桥下摔落。

    我们像是蹒跚学步的婴儿,行走缓慢。

    行至中间,那贼眉鼠眼的老头落脚踩在一个石头上,可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应该很稳的石块突然倾斜,老头受力不住就倾了身子,就这一下的功夫,立即便有邪风卷中了老头的身体,把他给拉扯出了桥面。

    老头惊骇欲绝,双手乱舞,俩脚乱蹬,一把拉住了前面的男鬼,踢中了我身前的女鬼。

    男鬼当即也被扯出了桥面,他又去拉别人。

    强烈的求生欲望下,谁都不想死,可在这种时候,一旦离开了桥面,那谁都将会死!

    因为老头的意外,顿时牵连了三四个人跟着他陪葬!

    而我身前的女鬼被老头一脚踢中,她本来也难逃跌入崖底的命运,我眼疾手快,下意识扶了她一把,并且以元神之力稳固自身,我和她谁都没有掉下去。

    女鬼小脸吓的惨白,浑身都在后怕发抖。

    她回头颤声说:“谢……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我微笑回答。

    【全-网】

    【更-新】

    【最-快】

    【,追,】

    【,书,】

    【,幚,】

    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本来能否通过桥就有着极大的运气程度在里面,可在桥上的鬼魂,竟然在临死的时候,还要拖累其他人,这不由得令所有鬼魂都很气愤。

    但同时,下一个上桥的鬼魂就留了心眼,尽量与前面和后面的人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毕竟谁也不想当冤死鬼!

    在我的帮扶之下,最终我和那女鬼都过了桥,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毕竟我可与普通的鬼魂不同,至于其他人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,许许多多的鬼魂跌入桥下,落进漆黑的深渊,最终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过桥之后,女鬼再次向我道谢,她激动的欢呼跳跃,向着还在桥上以及等着上桥的鬼魂大叫一声。

    “老娘终于过来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群等死鬼,就羡慕、嫉妒着吧!老娘可要先走了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这得意的大笑声,顿时惹来数不清的仇恨目光。

    那目光像刀子一样,恨不能将她给碎尸万段,但这女鬼对此却是越发得意,根本就不在乎那些目光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对她表示理解不能。

    她却说,她就是喜欢这种别人对她羡慕嫉妒恨的目光,因为那样的话,就表示别人都不如她,她还笑嘻嘻的自我解释——她叫刘玲,死前的时候刚满二十三岁。

    我淡淡“恩”了一声,表示回应,向着那巨大的山洞洞口走进去。

    刘玲急忙追上来,屁颠屁颠的跟在我身后。

    “新来的,没想到你还挺仗义,老娘记下你的情了,以后一定还你!对了,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楚天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死的,怎么会堕进鬼界?我当初的时候,是被一个骚婊子娘们给害了,她还请大师咒我的魂,我这才被打进了鬼界……”

    刘玲话痨一样,一句接一句的说着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嘴角直抖,貌似我也没问你这些吧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