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六百二十章 左手六右手七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我在溶洞潭水旁等了很久,久到我都忍不住怀疑,刘玲是不是已经被阴兵鬼差给抓了,已经落到了幽冥地府的手里。「^追^书^帮^首~发」

    如果她没出事的话,怎么会那么久还杳无消息?

    我又来回穿梭了几趟鬼界和幽冥,天空中探查的无形巨眼仍在,阴兵鬼差不时巡游而过,显然对方还没有放弃搜索。

    我安慰着自己,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!

    毕竟万一刘玲要是被抓了,怕是还没有上地府大刑,她就会把所有事情都如实交代,如果是这样,那在幽冥世界的那端等待着,而现在的情况是,幽冥地府那边仍然平静。

    我心烦意乱的来回踱步,继续等待。

    可随着时间推移,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情况,那能够跨桥走过龙门涧的鬼魂越来越少,我已经很久没有见鬼魂抵达这里了。

    即便是过桥会经历九死一生,也不该没有一个辛运的家伙啊!

    我想了想,决定返回去看看情况。

    穿过漆黑不见五指的山洞,我飘行着来到洞口断崖边,石桥还是那座石桥,但现如今,却是没有任何一只鬼魂敢走上桥去,因为龙门涧深渊之下起了风,这股邪风影响着悬空石桥的稳定,那一块块石头的起伏抖动让整个石桥看起来就好像扭曲的面条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我皱眉望向崖底,就见龙门涧深渊之下风起云涌,狂风呼啸,漆黑深邃处发生着轰隆声响,宛如巨兽的怒吼咆哮。

    “有人!”

    “桥那边有人!”

    “大家快看,大家快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的出现,顿时吸引了踌躇驻足在断崖边所有鬼魂们的注意。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他们七八嘴八舌的大声叫着问我,究竟是怎么过的桥,又问我,过了桥之后是不是真的就能偷渡进幽冥地府。

    我没有骗这些可怜的家伙,告诉他们是真的。

    可即便是真的,现在也没有办法过桥啊,现在上桥简直就跟送死没差别,石桥抖成了这个模样,谁敢上桥拿小命去冒险?

    不过,也有胆大不甘心的。

    可是上桥的几个鬼魂,谨慎小心艰难无比的还没走上几步,就凄厉大叫着摔落山崖,被翻滚的山涧厉风云海所吞噬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故意骗我们上去送死的?”

    “这他妈的压根儿就过不去!”

    有几个脾气爆的鬼魂冲着我叫骂,说什么我用幽冥地府的事欺骗他们上桥,好让他们去死,还说什么,要是能够偷渡进幽冥地府,我早就该跑了,又怎么可能还会回来。

    “谁说过不来,那我是怎么过来的?我求你们上桥了?要是觉得害怕就回鬼界找个老鼠洞猫着,谁让你们来的这里?”我冷着脸反问。

    那几个鬼魂一听这个,顿时叫骂声无休无止。

    我懒得理会他们,但耳边有几条狗在吵,这难免影响心情,为了证实给他们看确实能过桥,我让这些鬼魂选出一个人来,我告诉你们过桥的方法。

    一大群鬼魂犹犹豫豫、议论纷纷,很长时间都没人敢站出来。

    “怂包废物!……这点胆量都没有,你们还过什么桥?一个个都回家喝奶去吧!那几个骂我骂的最凶的人呢?来,你站出来,老子给你一个机会过来打我!”我指着那几个人。

    暴躁鬼魂又骂:“想骗老子们上当?做你的梦去吧!有本事你倒是走回来?你走回来老子们就信你!”

    我嘁了一声,你丫爱信不信,跟我有毛的关系。

    又过一会,一个学生模样的半大小子站出来,他一再向我询问,是不是真的帮他能过桥,真的不骗人吗?

    “骗你对我有什么好处?”我没好气儿反问。

    这学生孩子咬牙说:“我要过桥,那能不能请叔叔你帮帮我?”

    “别叫叔,叫哥!”

    我很赏识的看了一眼这个孩子,他这份胆气旁人可是真不如,我嘱咐着他上桥吧,但一定要按着我的口令一步步走。

    学生孩子满口答应,说绝对服从。

    他在桥边犹豫着,鼓足着勇气,要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,如果一步堕入深渊,那就彻底什么都没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傻小子,那家伙骗你呢,你还真信?”

    “傻子!”

    “真是一个傻子!”

    “没经历过社会的小孩,你不知道人心险恶吗?”

    “快下来吧!别去送死!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你赶紧回来,别受了人家的骗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嘴八舌,此起彼伏,一个一个又一个的人纷纷阻挠着学生孩子上桥。

    他们有着不看好的道理,因为他们都不敢冒险尝试。

    我摇头叹气,如果说人心险恶,那在社会上混迹了越久的人越是如此,他们一边骂着那种人,一边成为了那种人,最终都活成了当初自己所讨厌的样子。

    修行有戒,知行合一,行走坐卧真如不二,便就是这种道理。

    一个人性情易变,那也谈不上什么修行,即便是在阴门六派的传承中,也并不是说每一个家族子弟都是适合六派传承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过桥!”

    “我要回家!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,不想再呆在这里!”

    学生孩子终于拿出勇气,一步踏上了石桥,我满意地冲他点头,不为谗言所动,实乃孺子可教也。

    “现在听好了,按我口令,左手六!”

    “左手六?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,让你做就做,还想不想过桥了?”

    我沉声呵斥,学生孩子唯唯诺诺点头,乖乖照做,比出一个左手六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右手七!”

    “右手七……”

    “恩,很好!左肩高来,右肩低!左脚画圈,右脚踢!哎对,对对对,听口令啊,迈腿走,左右左,左右左,后退一步左右左……”

    在我的口令下,学生孩子一步三颤的向前走着。

    他满脸窘迫,哪能不知道我这是什么口令,简直就跟村口半瘫的王拐子走路一模一样,而且断崖边也爆出了哄堂大笑,这嘲笑声刺耳无比,令人难堪!

    学生孩子觉得受到了欺骗,他想发怒想发火。

    我面无表情问:“还想不想回家了!?”

    “想!”这小孩咬牙说。

    我严肃道:“想就听我口令照做!……左右左,左右,停!继续走,左右左……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