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六百二十四章 有人就有社会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我看着许由神情很认真地说:“我现在要回阳世,你帮我想办法!”

    “楚天,原来你可以利用后门关系回阳世?你倒是早说啊你!我也要回去阳世,你们顺道也送我回去!别拒绝我,否则我就告发你们!”刘玲兴奋不已地插嘴。首发www.zhuishubang.com

    我不耐烦说:“你别打岔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还真想吃干抹净甩下老娘?信不信我……”

    刘玲话才说了一半,就被我一个凶神恶煞的眼神瞪得不敢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我本来心情就差,你还在这儿乱搅和。

    不是说不帮你,你说你好不容易从鬼界死里逃生,你还回阳世干嘛去?不赶紧想办法去投胎轮回,再到阳世乱搞一通对你有什么好处?

    “回阳世?”

    许由听到我这么说,脸色顿时垮了下来:“回不去了,现在谁也回不去了,除非手持九殿殿君手谕,否则的话谁也别想私开两界通道回到阳世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?”

    我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,我又连忙问许由,怎么可能谁都回不去?那地府阴兵还怎么拘魂拿鬼?

    许由解释说,阴兵鬼差有地府阴官神职在身,自有办事程序,专属通道,但其他人哪有那份特权,如今幽冥九殿封禁两界通道,如果没有殿君手令,谁也不可能返回阳世间去,九殿殿君之所以这么做,就是为了防止我从幽冥世界逃出去。

    我握紧拳头,心中愤怒。

    本以为找到了许由,就能够方便行事,可谁知道竟然会是这么个结果,那现在该怎么办?

    如果不是在这幽冥世界里,在人家的地盘上,我实在打不过他,我非得找上门去跟那泰山王好好理论理论不可!

    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回不去就回不去,那么有没有关于阳世的消息?

    “最新的消息,瑶池仙境门户爆发一场神魔之战,九殿殿君亲自出手相助,将那残余的兵魂鬼灵打入了鬼界之中,而你楚天身死,道门一方损失惨重,神魔将无一人伤亡陨落。★看★最★新★章★节★百★度★搜★追★书★帮★”许由道。

    我呆呆问:“凝舞呢?九尾香狐妃呢?她有没有事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也逃了。”许由回答。

    我露出笑容,心里悬着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,凝舞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!

    “还有吗?

    “没了!“

    “就只有这些?”

    “就只有这些!”

    许由很肯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可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那么一场大战,双方高人几乎倾巢而动,大昆仑瑶池仙境,小昆仑道门五宗,就连待诏之境的在世仙人都直接插手,可结果那些神魔将竟然一人没死?

    “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听说是得益于你的帮助,引动十万兵魂鬼灵突袭,神魔将一方这才能趁乱全身而退。”许由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我满脸尴尬,原来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完了,这下可真的闯祸了,道门一方那还不把我给恨的牙痒痒的?

    许由笑呵呵地说着,他们已经不恨你了,再说你都已经死了,还恨你有个屁用?

    我唉声叹气:“其实我并没有死。“

    “啊?“

    许由震惊不已地看着我,像是在看一个怪物。

    其实就算我自己,也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没死,我又问许由,有没有具体一点的,关于我和凝舞的消息?

    许由摇头,他说自从那日大战过后,他就再没有收到过任何新消息了,即便是有,他也无从得知,现在的他受楚司长连累,也已经被贬了官职,可动用的权力资源极小。

    我沉吟着仔细思考,想要回归阳世,看来还急不得,需要慢慢来!

    我最后请许由帮我一个小忙。

    “什么忙?“

    “送她去轮回投胎,能办到吗?“

    “有难度,不过可以试试。“

    许由点头答应下来,一旁的女鬼刘玲看看他,又看看我,我们的对话她还听的云山雾罩,但最后一句话她可听明白了什么意思!

    刘玲突然说:“我不想投胎了。“

    “大姐,你能不能别添乱了?你帮我的忙,等日后你可以转世做人,这份人情我一定加倍补偿你。“我道。

    刘玲哼哼一声:“我才不稀罕你以后补偿!我要加注投资,我要留下来帮你,这比那什么转世做人可有趣的多了。“

    “许由!“

    “在?“

    “她交给你了,这件事一定要给我办好了!以后我们就在这里留信为号联系,有什么最新消息一定要及时通知我,我先回去鬼界中!“

    “楚天……“

    不等许由和刘玲再多说什么,我直接纵身跃进湖水之中,以元神之力穿透两界屏障,随后阴身从两界门户穿行而出回到鬼界。

    幽冥世界里如何风起云涌,暂时都跟我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既然找到了许由,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只能拜托给他,我不得不在鬼界中暂时藏身,说实话,这种感觉真的很憋屈,遥想当初,祖爷爷与我说有关系好办事,我还嗤之以鼻,现在想想看,有人的地方就有社会,有社会的地方可就少不了人情世故啊!

    从潭水中浮起,我以元神之力蒸发粘附身体的弱水,一片雾霭氤氲气息遍布我的周围。

    “龙门神……“

    “龙门神……“

    匍匐在地的鬼魂们向着我尊敬而又畏惧的跪拜。

    我心情很差,懒得理会他们,这些个孤魂野鬼爱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吧!

    走出漆黑的山洞,我来到断崖边。

    霎时间,龙门涧两岸的鬼魂人群潮水般俯首向我叩拜,许多不明情况的鬼魂,见别人跪了下去,也不由自主的跟着跪了下去,他们声声唤着龙门神之名,堂皇之音,自有其威,传响回荡在整个龙门涧两岸。

    而作为被虔诚崇敬的我,此刻却实在不知该哭还是该笑。

    站在断崖边,垂眼望着深不见底的漆黑深渊,感受着那诡异的邪风似有形无实般卷动,一股韧性狠劲涌上心头,我莫名真有种想纵身一跃的冲动。

    眼下所面临的困难,正像是这深渊般险恶不见底。

    道门也好,神魔将也好,甚至是三界外的神灵都在插手其中,他们或许好意,或许恶意,但不管你们究竟是什么意思,我都不是你们随意操纵的棋子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