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六百三十七章 有请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正所谓,重赏之下必有勇夫。

    摆在眼前的现实利益,总比那些空谈的信仰理想要诱人的多。

    “嗷!!”

    在场所有的鬼魂们,几乎统统都发了狂,只要出力就有烟抽,这要是可以生擒他们,就还能领赏一包香烟抽,在资源极尽匮乏的鬼界之中,这等诱惑力简直是令群鬼沸腾了!

    四只凶灵此刻彻底慌了神,谁能想到情况急转直下,竟然成了这个局面?

    他们就站在码头边缘,身后即是魂河海域,压根已经退无可退,而面前是密密麻麻、看不见尽头的鬼流攒动,一根烟而已……可就把他们逼到了退无可退的境地。

    “冲啊!”

    “抢人头领赏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个鬼灵疯狂嚎叫着,潮海一般涌了上去。

    双拳难敌四手,更何况还是这么多渴望领赏的鬼手,有两个凶灵想反冲鬼灵人群,可就像石头迸溅了浪花一样,转瞬即被疯狂的人群淹没,那想要抢功的鬼灵也简直不计其数,两只凶灵最后死于混乱之下。

    至于是被谁杀的……

    这没人知道,也没人能够生擒他们,因为两只凶灵彻底魂飞魄散,就连渣都没剩一丝一毫。

    而另一只鬼灵被推下了魂河,伴随着他的凄厉惊恐哀嚎,彻底消失在了魂河之中,那最后的一只鬼灵,则拼着破坏南皇杜子仁立下的规矩,向着魂河海域飘飞而起,可还没等他飞出多远,当即就被一道流行拖尾的黑色阴火击中,坠入了魂河之中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鬼王南皇出手!

    我眯着眼睛仰望天空,这南皇杜子仁实力可真是够强劲的,他人还没露面,一手阴火鬼术就很随意的灭了那只凶灵。

    混乱场面渐渐停止,所有人都看向我。

    这时候,有一只身受重伤的男鬼恶灵向着我走过来,他手里提着被李秀娟重创的倒霉鬼凶灵煞根,这是他拼命所保住的功劳。

    “换赏!”男鬼阴冷说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,莫名觉得这个人的坚毅很像鬼兵赵永廷,似乎也是一位军人。

    “你很不错!这是你应得的!”

    我赞赏的点点头,随手从手提袋里摸出两包香烟丢给了他,并跟他说,额外的一包算是补偿,我看他的模样要这香烟绝对不会为了自己抽,应该是另有用处,既然如此的话,我也不吝赠予,希望能够对他有所帮助。

    男鬼接住那两包烟,神情呆愣半响,这才很郑重的跟我说了声谢谢!

    我摆摆手,回了句客气。

    在一众鬼魂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之下,这男鬼恶灵很快离开了桥边码头,他步伐匆忙却稳健有力,不知道去往了何处。

    男鬼离开之后,所有的鬼魂纷纷向我要求领赏。

    “赏?有的是!”

    我从手提袋里摸出三条香烟来,并朗声告诉这群可怜卑微的家伙,人人有份!

    分发完所有奖励之后,三条香烟还剩了一点点,在众人眼热到了疯狂的目光视线下,我随手收进了手提袋里,我是不知道当时这群鬼魂们都在想什么,但我借他们一个胆子也不敢打我手里东西的主意,毕竟单单就是李秀娟的一击之威就震慑了所有的鬼魂。

    琴鬼嵇康此刻简直要惊掉了下巴,他哪里会想到,我凭借一些小东西小玩意儿,就令这些鬼魂们疯狂到奋不顾身的地步。

    嵇康悲声疾呼:“天理何在,道义何存,人性为何会泯灭至此!?”

    李秀娟看着他一阵无语,满脸的古怪神情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拍了拍这位大文人才子的肩膀,摇头叹息道:“嵇兄,还请节哀,要知道我们并不身处朗朗乾坤的阳世。”

    “鸡兄?还鸭弟呢!在下名嵇康,字叔夜,你应该唤我叔夜兄才对!”嵇康仍有愤怒的说道。

    输液?

    免-费-首-发→【-追-】【-書-】【-帮-】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干脆叫挂吊水兄好了!

    当然这话我没好说出口,只是笑着与他打招呼,不停道着见过叔夜兄。

    解决了凶灵作乱,这魂河码头才算是平静下来,所有鬼魂都为我们腾出来了最佳登船的位置,既是某种尊敬,也是某种畏惧。

    通过和琴鬼嵇康的交谈,我这才知道此位竹林七贤之一的文人才子为何会沦落到鬼界。

    据他所说,他生前素爱古琴,世人称他为琴中痴者,在他年至中年的时候,因遭仇敌构陷而入狱,最后被当时的朝廷处死,他并不怨恨构陷他的仇敌,但他却放不下一生挚爱的古琴,后来他的魂魄寄身于琴中,懵懂混沌间过了数百年,那时世间战火又起,古琴被人断弦焚毁,而他因怒生怨杀了数十人,这才堕入了鬼界之中。

    在这鬼界中,他蒙受珈蓝鬼域的鬼王眷顾,这才能够得以魂身活命至今。

    “珈蓝鬼域的鬼王……是个女的吧?”我突然八卦问。

    琴鬼嵇康脸上有几分尴尬,还是点头承认道:“她是我的一位知音,我们时常以琴会友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。”我坏笑着。

    我又问他,既然你已经有了红颜知己,又为什么还要来趟董小姐这浑水?如果不是恰好遇见了我们,你恐怕就悬了!

    琴鬼嵇康却是毫不掩饰说,他素闻董小姐才艺无双,趁此机会特意前来拜访交友,切磋技艺。

    我嘴角抖了抖,大文人就是大文人,你看看,连泡妞都说的这么高雅!

    早听说古代大文人好这口,还真是远闻不如一见,为了泡妞,差点连小命都丢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又等待不大会,神兽石像的眼睛突然映亮猩红光芒。

    “魂河摆渡,船来了!”

    有鬼魂大叫一声,当即吸引了所有鬼魂的注意,果然就见在魂河上有一条小舟在船家的摆桨下渐渐靠岸。

    那船家戴斗笠,披蓑衣,身材佝偻,却高大无比,他弯着腰也有一人高!

    “董小姐先请叔夜先生,还有这两位贵客朋友渡魂河去往罗浮鬼域,至于其他远道而来的朋友们,稍后既有客船来接。”

    这船家看不清面容,声音阴森低沉,略带沙哑。

    我有些诧异,没想到我们反倒受到了邀请,而琴鬼嵇康却是异常兴奋,他拱手以礼之后手忙脚乱的抢先上船,我和李秀娟也没耽搁,随后也上了这舟船。

    “听闻龙门神手里有祭祀贡品,小老儿这里也想厚脸皮讨上一点儿。”船家倒是没着急先开船。

    免-费-首-发→【-追-】【-書-】【-帮-】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我深深看他一眼:“你消息倒是满灵通的!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龙门神肯不肯赠小老儿一点好东西呢?”船家嘿嘿怪笑。

    既来之,则安之。

    我大方问他想要什么,只要我这儿有的,也无所谓给不给,况且我本来也根本就用不到,再说这原本就是为打点关系准备的。

    烟?

    他不要!

    吃的?

    也不要!

    我纳了闷,你到底要什么?

    “小老儿这里想讨壶浊酒喝。”船家道。

    我古怪笑了笑,没想到魂河摆渡者竟还是一个酒鬼,酒恰好许由为我备的有,我从手提袋里取出一坛老酒,二话不说就送给了他。

    “多谢龙门神!”

    船家急忙接了过去,好像生怕我会反悔一样。

    拿了好处之后,这位魂河摆渡者终于摆桨行船,小舟船安然行驶在魂河黑水之上,留下一道涟漪波纹荡向远处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