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六百四十五章 赢得轻松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李秀娟登上擂台,那对方凶灵男鬼见上台的是一个女孩,不由得面露怪异神色,他已经手刃了不少鬼灵,可没想到到进行擂台赛的时候,对擂的竟然是一个姑娘。★首发追书帮★

    “你……也是为了董小姐而来?”男鬼凶灵问。

    李秀娟摇头说:“不,我是为了赢你!”

    “赢我?”

    凶灵男鬼神色更加怪异,见对方是个小姑娘,这不大可能是为了成为董小姐的夫君,况且她也成不了,所以一时间他都不知道是不是该下狠手。

    男鬼想了想说:“我不会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最好,我也不会。”李秀娟手持蛇形弯刀,认真说。

    擂台之上,两个人的气氛有那么些尴尬,一时间谁也没有先动手,这尴尬的氛围持续了足足有十秒。

    终于,李秀娟按耐不住先攻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引动邪器神兵的力量,整个人的魂魄阴身突然变得飘忽,随后如一道残影般来到凶灵男鬼面前,蛇形弯刀横扫而出,空中霎时间亮起一道凌厉的弧形光芒。

    凶灵男鬼被吓一跳,当即也知道这是遇到了劲敌。

    他竭力后退闪避,与此同时,两只鬼手延伸而出向着李秀娟抓去,李秀娟阴冷一笑,刀锋一转,先斩向那两只鬼手。

    凶灵男鬼骇然无比,连忙缩回鬼手。

    可李秀娟哪会给他从容逃脱的机会,借邪器神兵之利,几乎压着这凶灵男鬼打,她是激战正酣,而那男鬼却是险象环生,李秀娟的动作速度实在太快了,而且阴身也异常诡谲难防,她就像是一阵风,随心而来,随心而去,根本就捉摸不定,更谈不上任何反击。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↘书↘帮↘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照此情况下去,落败那是迟早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停!!”

    就在一道弧形斩击即将落到凶灵男鬼身上的时候,他突然扯着嗓子惊慌大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秀娟刹住攻击,皱眉问:“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认输,我认输!”

    “多谢小女侠手下留情,在下认输了。”

    那凶灵男鬼仍是心有余悸的样子,不过他是输的心服口服,而且对方是一个姑娘,他也不想拼尽性命的生死相搏。

    李秀娟愣愣问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怎么可能骗你,在下技不如人,心服口服,是我输了。”男鬼苦笑不已。

    宫墙上端坐的董小姐见此,宣布胜者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一场擂台赛,看的让人满脸怪异,这也是唯一一场双方都没有魂飞魄散,甚至是没有怎么受伤的擂台赛。

    临离开时,凶灵男鬼悄悄与李秀娟道:“在下关维,见过李小女侠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什么小女侠,我叫李秀娟。”李秀娟回道。

    这丫头高兴的回到我身边,得意的直哼哼,她调皮的挑着眉头,问我怎么样啊?

    我笑着点头,说厉害!

    确实,她赢的可谓轻松,那关维甚至都没有怎么能还手,完全就是一边倒的压制。

    而输了的关维,却也不觉得有什么尴尬丢人的。

    相反,他看向李秀娟的目光,经过这场擂台交手后突然变得有些微妙和不同,但李秀娟对此似乎根本没什么察觉,这一幕我看在眼里,轻笑摇头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十六人的八场擂台赛轮替结束,胜利者将继续参加剩下的八人四场擂台赛。

    罗浮鬼域的本地鬼灵经过拼命搏杀,原六位擂主现今只剩下了两位,而这仅剩的两位也是受伤在身,已经很难在下一场擂台赛中胜出。

    短暂休息之后,比武招亲继续举行。

    由原胜场顺序决定对擂者,在我之后胜利的人是罗浮鬼域的凶灵钦文凯,他也将是我此场的下一个对手。

    登场之后,钦文凯先是拱手抱拳说道:“听闻龙门神阁下在龙门涧大行善事,助往生心鬼魂横渡幽冥,此乃功德善举,可你又何故不惜远道而来趟这浑水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是我想趟这浑水!?”我生气冷哼。

    钦文凯又问道:“既然如此,龙门神阁下何不就此认输,你我都免得再动干戈,岂不更好?”

    劝我认输?

    我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!

    且不说,我不能认输退出,就算是能,又为什么不是你向我认输?

    “龙门神阁下,此话何意?”钦文凯皱眉问。

    我露出笑容,如实回答道:“因为,我没有向鬼灵认输的习惯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得罪了!”

    凶灵钦文凯话音才刚落,突然间他就向我冲了过来,那身形迅捷如风,动如猎豹猛虎,出手间便就是力拼的杀招,直奔向我手中的银月弧刃戟。

    从之前的战斗中,他已经看的分明。

    我之所以会有强大的战力,完全是因为手中神兵的缘故,不止是他这么以为,在场的所有鬼魂几乎都这么以为。

    所以,他的首要想法就是夺了我手中神兵,或者说废掉我手中神兵。

    如果我不是生魂入鬼界,仍是元神之身,那他这么想这么做绝对是明智的选择,然而,他却错了,银月弧刃戟是我的依仗,但绝对不是我最大的依仗,

    钦文凯以鬼灵之力将银月弧刃戟笼罩,一只鬼手抓向戟身,一只鬼手攻向我的面门。

    我咧嘴诡谲一笑,主动脱手放弃银月弧刃戟。

    这杆邪器神兵被钦文凯轻易夺得,简单得简直连他自己都有点难以置信,我闪身躲避开来他的鬼手,而后慢慢向着钦文凯走过去,此刻的钦文凯,他两只鬼手握着银月弧刃戟,但却根本就动弹不得!

    就在我脱手放弃邪器神兵之时,其上魔性煞意再无压制的爆发而出!

    这凶灵钦文凯,几乎是送上门来找死,浓郁的魔性煞意侵入他的凶灵阴身,再汲取他阴身的鬼灵之力同时也在侵蚀他的神智。

    邪器需求宿主,并且想要谋夺摄取宿主的一切。

    所以钦文凯那一刻根本就动弹不得,他拼命在与那股魔性煞意形成拉锯,抵抗着邪器神兵的侵蚀。

    “念在你是忠心护主的份儿上,所以我不杀你!”

    “以后一定要长长记性,什么样的主子需要你拿命维护,什么样的主子不配你拿命维护。”

    我抬脚将他给踢下擂台去,银月弧刃戟再度回到我的手中。

    汲取了凶灵之力的这杆邪器神兵,变得更加暴躁难以压制,我冷哼一声,直接动用三师之力破除邪障,将那股魔性煞意重创,它这才最终老实安静下来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