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六百四十七章 命最重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就连宫墙之上的董明珠都在向我诘问,显然我插手这场擂台赛的后果很严重,但如果我不插手的话,李秀娟可就必死无疑了。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冷静回答:“我登台来,是代李秀娟认输的。”

    “笑话!”

    “荒唐!”

    “其本人还未认输,你又凭什么代替?”

    “坏了规矩,就必须死!”

    “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群情激愤的鬼魂们冲着我咆哮大叫,很多人都在起哄着要处死我,他们说坏规矩的人必严惩不饶,这无可辩驳。

    董小姐素手轻抬,压下纷乱的叫喊声。

    “李秀娟已失一战之力,这一场是她输了,不过……”董小姐看向凶灵旦丑,开口又道:“这龙门神代为认输的事,还需问另一位擂主是否同意,若你同意的话,可向龙门神提出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若我不同意呢?”

    始终沉默的旦丑终于是开口了,只不过令人大为意外的是,那竟然是一个略带沙哑的女人嗓音。

    董小姐眸中也闪过一抹诧异,随后又道:“若你不同意,李秀娟当死,龙门神当罚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罚?”旦丑又问。

    董小姐声音渐冷:“此事就轮不到你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凶灵旦丑沉默下来,像是正在思考,她犹豫片刻之后,这才用沙哑嗓音开口说道:“我同意龙门神代她认输。”

    “提出你的要求。”董小姐淡淡道。

    凶灵旦丑一指李秀娟手中的蛇形弯刀,又道:“我要她的那件武器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女人的要求,我二话没说就将蛇形弯刀扔给了她,不过就是一件邪器神兵而已,于我而言,这玩意儿根本就可有可无,哪有李秀娟的性命来的重要?

    得到蛇形弯刀的凶灵旦丑目中流露出兴奋之色,她转身下台而去,没有任何多余的话。★首★发★追★书★帮★

    而我抱起李秀娟也往台下走,我必须抓紧想办法为她祛除无间死气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算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服!”

    “坏了南皇鬼王规矩的人,竟然不处死?”

    “不公!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就这么算了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众鬼魂们起哄大叫,纷纷叫嚷着处置不公,若坏规矩的人都不予以惩处,那以后南皇鬼王的威严何存?

    “有哪位不服者,还请站出来。”董小姐轻声道。

    当即就有鬼魂站了出来,而且人数还有不少,其中一部分就是罗浮鬼域的本地鬼灵。

    “董小姐此举,未免太过偏帮那龙门涧的野神,如何能够服众?”

    “如果连坏了规矩的人都不予以严惩,以后你董明珠还凭什么让别人继续遵守规矩?”

    那领头的一个鬼灵义正言辞,大义凌然。

    宫墙之上,那董小姐若有所思的颌首点头:“此话有理,但常言道,民不告而官不究!……擂主双方已经达成和解,提出要求,领到补偿,你们又有什么资格说不服?又有什么资格说不公?所有质疑南皇威严者,尽数当诛!”

    董小姐话音刚落,南皇殿的盔甲鬼灵军队立即领命出手。

    那所有站出来的鬼灵,才不过转眼间就被鬼灵军队所吞没,甚至连个浪花都没有掀起,就已经尽数诛灭。

    董小姐开口又问:“可还有不服者?”

    这下彻底没人敢说话了,因为之前敢说话的鬼魂们全部都已经死了,有些鬼魂本来害怕反悔想逃出来,可仍旧被斩灭当场。

    这手段,不可谓不很辣!

    董明珠简直就相当于在明目张胆的告诉所有人,此地南皇殿由她做主当家,这不容质疑!

    道是罗浮鬼域生活安逸,但光鲜表面下所隐藏的东西,同样是那么的血腥肮脏,这与鬼界其它各鬼域之间,并没有多少不同。

    “下一场继续……”

    董小姐重新端坐,视线低垂落在擂台上。

    而我,抱着李秀娟正在擂台下的不远处,我正在竭力帮她抵抗无间死气的侵蚀,并且以元神之力为她祛除这些缠绕在伤口上的死气。

    只不过,收效甚微。

    这玩意儿异常的难缠,缠身缠魂,我虽然能帮李秀娟稳定伤势,但想祛除无间死气却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做到的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董小姐的女鬼丫鬟来到我身边。

    “龙门神,小姐嘱咐奴婢来救治李姑娘,请将她交给奴婢吧!”

    “你们有办法祛除无间死气?”

    我皱眉抬头看着那女鬼丫鬟,女鬼丫鬟很认真的点头,说让我且放心就好,南皇殿自有救治之法。

    “哥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李秀娟声音虚弱,魂身漂浮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看起来就像是一副腐烂的尸体,伤势恐怖,令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我微笑着轻声安慰她,没什么大不了的,输了就输了,等到下一场看哥再给你赢回来,到时候再为你报仇!

    李秀娟被女鬼丫鬟带走医治,我无力的看着这一幕,根本帮不上什么忙。

    死海魂域,凶灵旦丑!

    我回头看向那个隐藏在脸谱面具下的女人,目光冰冷,虽说擂台斗法定生死,敢上台的人就要为自己的生死负责,但这并不妨碍我心中涌现怒意,而且我下一场四进二的对手就是她!

    与道义无关,我只想让她血债血偿。

    凶灵旦丑似乎察觉到了我的视线,她也向我看过来,我们四目相对,她却是露出一抹戏谑神色,我不由得怒意更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在进行的这场擂台赛,登台的人是来自尸林鬼域的奥摩尔,对阵的是罗浮鬼域的一位凶灵强者。

    结果,毫无悬念。

    那奥摩尔顺利获胜,他是女鬼丫鬟口中四人新秀的另一人,而来自罗浮鬼域的那位凶灵,因为之前就有伤在身,所以根本就敌不过这奥摩尔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是赢,奥摩尔也是赢的艰难。

    面对一位疯狂的凶灵拼命相搏,他即便是死,也咬下了奥摩尔一口肉来,令他多少受到了些伤势。

    最后一场,邪灵腾谷辰对阵一位名声不显的凶灵史龙。

    这又近乎是碾压般的局面。

    终于,到了最关键也将是最残酷激烈的时刻,在这四进二的擂台赛之后,十六位擂主将只剩下两个人,而这两个人中将会出现一位魁首,为这场比武招亲确定下最终的结果。

    我提着银月弧刃戟,缓步登上擂台,我看向那位凶灵女鬼旦丑。

    现在,轮你上场了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