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六百五十一章 请三师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未曾想到,我入这鬼界之后,再次遇见藤谷辰,再次与他交手,竟会是在这万众瞩目的最后一场擂台决斗。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↘书↘帮↘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即便是宫墙之上的董小姐,也在认真的关注我们。

    我手持银月弧刃戟,面无表情,而藤谷辰却在凝视着我,想从我的眼睛里看出来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谁呢?到底是什么人呢?为什么你给我的感觉这么熟悉?”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?”

    我露出戏谑笑容,说来可笑,直到这一刻,他竟然还没有认出我来。

    “想,很想!……龙门神阁下,能不能请你告诉我,为什么你会施展三十六路天鹏枪法?”藤谷辰目光炯炯,炽热不已。

    我提枪遥指,道:“等我将你诛灭时,你自然而然就会知道答案,你会很惊喜的!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惊喜,也希望你能让我玩的尽兴!”

    腾谷辰咧嘴狞笑,浑身骤然散发出邪灵之势,还没等正式开始,他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展露出他身为邪灵而最强盛的姿态。

    我冷笑不已,你这一套伎俩以前糊弄别人,现在还想来糊弄我?

    邪灵姿态,只是外表,他腾谷辰最强大的手段,还当属得自砀山钟派的煞鬼门传承,那才是克灭阴魂最厉害的利器。

    堕入鬼界之后,这腾谷辰倒是变得狡猾不少!

    我挥舞手中银月弧刃戟,向前助跑两三步,纵身跃起,邪器神兵之力发动,有风沙汇聚而来,在擂台场上很快凝聚出一匹风沙战马,战马仰蹄长嘶,也向着藤谷辰撞击而去。

    人未至,战马先到。

    马儿眸子血红,透着慑人的凶戾,然而那藤谷辰却是面色轻蔑,根本就不将这战马放在眼中。免-费-首-发→【追】【书】【帮】

    一拳击出,洞穿马头,整匹战马瞬间化为风沙消散,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候,我持戟以泰山压顶之势砸落,三尖两刃的戟锋凌厉无匹,将那藤谷辰的身影完全笼罩。

    “仗着邪器之利罢了,我看你也没几分实力!”

    藤谷辰冷哼一声,本体遁离而出,原地只留下一个浮光虚影,他真身潜伏,正在准备伺机而动。

    但这一幕,在我元神映照之下,就跟掩耳盗铃几乎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戟锋刚落,虚影消散。

    我便立即强行运力,施展枪法以怒龙摆尾之势,横扫向身侧藤谷辰所隐匿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藤谷辰无所遁形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藤谷辰以邪灵阴身的强悍,硬抗下了这道攻击,随着一声闷响之后,他接连后退数步之后,一双眸子中顿时腾起无穷怒火,邪灵阴身更是将散而未散。

    这一戟之力,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,让他受了些伤。

    藤谷辰趁我落地身形未稳之时,主动向我发起了进攻,他的邪灵阴身一闪而过,几乎像是瞬移般出现在我的面前,鬼手探出,直抓向我的心窝。

    我仓促挥拳,迎击向他的鬼手。

    相击碰撞,又是一声闷响,只不过这次受力不住后退的人却是我,藤谷辰的邪灵阴身实在强悍,单凭力量我甚至都还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藤谷辰脸上浮起狞笑,他手中掐诀,无数鬼手延伸而出,密密麻麻的抓住了我的身体,这场景光是看到就令人头皮发麻,感觉恶心,一只只苍白的手抓在我身体上任何能够抓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受鬼灵之力牵制,我再无法施展开手中的邪器神兵。

    又是这招?

    我心中微惊,上一场擂台赛的时候,这藤谷辰所炼化的残余鬼灵之力不是已经尽数被鬼王纳什吞噬了吗?为什么他还有?

    我想强行挣开抓在我身上的鬼手束缚,但这些玩意儿愣是坚固的很。

    藤谷辰故技重施,又以煞鬼门禁忌术数,将极阴之力转化少阳之力,陡然间出现在我的面前,他神情得意,面容狞笑,似乎已经看到我必死的局面。

    我对视着他的视线目光,嘴角渐起轻蔑冷笑。

    “叩请三师作法,破灭邪障!”

    自心神灵台引动三师之力磅礴涌出,我的身前霎时间金光大盛,那些抓在我身上的一只只鬼手在金光之下迅速湮灭成黑烟。

    擂台之上,无风自起。

    我头戴的斗笠吹翻而落,显露出我神情冷漠的真容。

    “是你!!”

    “楚天!”

    藤谷辰脸上挂满震惊,他难以置信的盯着我,那目光复杂无比,有惊喜,有惊惧,更有难耐的兴奋,还有一丝丝莫名的炽热……

    我轻蔑冷笑道:“是我!意不意外?惊不惊喜?我来杀你了,藤谷辰,想我阴门行人派术数,你应该都已经很熟悉了吧?”

    我收敛笑容,肃穆庄重,开口沉喝:

    “叩请天师助弟子镇灵。”

    “叩请地师助弟子缚灵。”

    “叩请祖师助弟子灭灵,诛杀邪魔!”

    这是我师父王四曾使用的借三师之法,那时他还是以三魂未渡的修为,应付刚化成凶灵的刘英。

    而现在,我要凭借此法,诛杀邪魔之灵!

    随着我的三声大喝,三师之力自心神灵台狂涌而出,昏沉天空仿佛压了下来,待最后一声喝罢,我整个人的身影突然伟岸了许多,周身散发着至阳至刚的浓郁气息,这是克灭阴魂的危险气息。

    为杀藤谷辰,即便是会彻底暴露出我的生魂身份和境界修为,我也在所不惜!

    天师之力的压迫逼得藤谷辰落在地上,地师之力的束缚宛若泥沼,令藤谷辰动作迟缓,而最后我身上的纯阳罡气,灌注入手中银月弧刃戟之中,随着长戟舞动,空气中传荡开雷震之音,搅动着风云变色。

    “天师入鬼界啦!”

    “逃啊!”

    “快跑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混乱的宫墙之外,上演作鸟兽散,惊恐逃窜的混乱一幕。

    所有的鬼魂鬼灵发疯般的四散而逃,唯恐在这里多留一刻,涌动的人潮鬼影,活像是决堤的洪水顷刻间逃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宫墙之上,丫鬟随侍们颤颤巍巍,惊惧不已。

    但董小姐正站在那里,神情凝重的看向擂台场,她还没走,其他的小鬼儿们自然也不敢先逃。

    哪怕是整个南皇殿的盔甲鬼灵们,也都在浑身颤抖的望着我。

    这是源自本能的恐惧!

    只要身为鬼邪之属,就无为抑制的露出那发自心底的恐惧之情,可想而知,身在擂台之上的藤谷辰,又将面临着怎样的压力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