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六百五十三章 杜子仁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自称钱王二圣的老祖魔灵和老祖邪灵,断定我的身份之后,知道我不能为他们所用,便立即决定要出手杀了我。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↘书↘帮↘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我骑在风沙战马上,马蹄缓步,我面无表情,毫无惧意。

    想杀我,那就来!

    我虽然不是你们二魔的对手,但也是那么容易就会被你们所杀的。

    董小姐飘飞在我身旁,她美艳的俏脸上写满凝重。

    如果说对方只是邪灵和魔灵,那么或许可以一战,但他们有着神器在手,即便是我和董小姐联手,可也绝对打不过他们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灰云天空上传来轰隆声响。

    鬼王威压降临,压迫在每一个人心头,高空中隐隐出现一个虚幻的巨型人影,他身穿鹤氅羽衣,披头散发,胡须浓密垂至胸前,他目光深邃如星空银河,只是一个眼神俯视,便就带着威压凌厉之感。

    “杜郎……”

    董小姐望向高空中的人身虚影,神情顿时变得复杂无比,像是思念期盼,又像是痛心不忍,那浓浓情意之中,竟还有那么一些些的亏欠之情。

    他,就是鬼王杜子仁?

    我奇怪皱眉,不是说杜子仁是个年轻人吗?而眼前的这人形虚影明明是一个中年人!

    “强渡魂河,偷入罗浮,尔等当诛!”

    鬼王杜子仁怒喝声起,天地间顿时风云变色,这声喝掀起一股音波飓风,自高空之上狂卷而下,令人心神骇然。

    “真不愧是独守罗浮鬼域的南皇鬼王,倒是与众不同。”钱家老祖魔灵轻笑,似是嘲讽。

    “杜子仁既然露面,夫君,我们也该走了!”钱家老祖邪灵提醒道。

    老祖魔灵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,似是想走,又似是不甘心就这么离开,最后他叹了一声,还是放弃了无谓的尝试试探。★看★最★新★章★节★百★度★搜★追★书★帮★

    他问:“藤谷辰,如今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了!”藤谷辰深沉狞笑回答。

    老祖魔灵露出笑容,赞道:“孺子可教,不枉我和夫人专程为你走这一遭。”

    钱王二圣决定带藤谷辰离开,便立即就不再耽搁。

    凭空而起一道浮光掠影,像是有数不清的无形透明碎块玻璃在折射光芒,很快就把他们三人的身影笼罩,这三人凭空的就这么消失在了我们眼前。

    他们临走时候,空中突兀伸出一只手来,抓向钉在地上的银月弧刃戟。

    那钱王二圣是想夺走我的邪器神兵!

    我立即策马赶去,运转三师之力,令那邪器神兵之上的金芒大盛。

    那只刚手触到金芒,便闪电般缩回,像是受不了金芒的伤害,而后碎块浮光掠影彻底消散,钱王二圣和藤谷辰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休逃!”

    高空之上,鬼王杜子仁怒吼传来。

    这巨型人身虚影的深邃目光如电如芒,锁定一个方向之后,腾空追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杜郎……”

    董小姐情急长唤,但杜子仁对此却全无反应。

    董小姐皓齿紧咬下唇,飘飞起邪灵阴身,也向着那个方向追过去。

    而我抓起钉在地上的银月弧刃戟,未加思索,也策马紧跟在后,我们一前一后直到来到魂河岸边,就见浮光掠影凝成一艘无形舟船,快速滑行在水面上,转眼间就看不见了去向。

    高空之上的南皇杜子仁身体虚影此刻也渐渐暗淡,直至彻底不见。

    “杜郎!!”

    董小姐又怒又怨的大叫着,可杜子仁却从始至终都没有回应过她的话,他就这么突然而来,悄然而去,仿佛在他的眼里根本就没有董明珠的身影。

    站在魂河岸边,有风袭来,吹得魂身发冷。

    可董明珠就沉默的伫立在那里,滴滴晶莹泪水滑落,她许久都没有移动过,而我站在她的身边,以元神之力将她的阴身笼罩,免受这魂河阴风的侵蚀。

    我虽然不知道,她与他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但此情此景,唯有一声轻叹。

    世人常说,道是郎有情,妾有意,天作之合,两相依;可不知怎的,却总有诸种原因,诸种结果,不能真正的相依在一起。

    那命属螳螂的藤谷辰最后还是逃了,我没能杀了他。

    这很可惜,但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以后这家伙跟钱王鬼寨的人勾结在一起,还不知道究竟会留下多大的麻烦隐患,想到这里,我就很是头疼,如今的我都已经自身难保,却又不得不卷进这一宗又一宗的事情里。

    “谢谢……”

    “客气!”

    “楚天,你什么时候会和李姑娘离开罗浮鬼域?”

    “尽快吧,我还要为她疗伤。”

    又是许久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了之后,你有什么打算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……或许,我应该和你们一起走,回去幽冥,去见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你舍得离开吗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没有留下来的理由了!”

    董小姐突然看向我,她的神情,她的姿态,她的语气明明都是那么的哀怨伤心,楚楚可怜,可是她的眼睛里却汹汹燃烧着浓浓的不甘心,甚至是有些吓人。

    我被吓了一跳,不知道她怎么是这么一副迥异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楚天,我想我是时候该离开这里了,我决定跟你走,永远永远都不再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那伤心欲绝的语气,听着就叫人心疼。

    可那眸子里因不甘而燃烧的火焰,却更加猛烈了几分。

    到了这时候,我哪能不明白,这位董小姐是正在做戏给鬼王杜子仁看,好一招以退为进,真是可怕的一个女人,这要是想跟她玩心眼,铁定是会被玩死的啊!

    “呃,好……”

    我喏喏答应,还有些紧张害怕。

    “楚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“你的生魂气息很甜,你的元神之力很暖,谢谢你护着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呃?我应该做的!”

    我确实是不怎么会演戏,如此配合演出,已经是我尽力,至于能不能唬弄得住人,那可就听天由命了。

    离开魂河岸边,我们返回南皇殿。

    这董小姐明珠真是个说一不二的主,她说跟我离开,那自然就真的这么做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好收拾的,也没什么好带的。

    在丫鬟随侍鬼哭狼嚎的挽留下,在守卫鬼灵们几乎要跟我冒死拼命的怒视下,在一众罗浮鬼域生活在这里的鬼魂们目光下,态度强硬的董小姐随我踏上了魂河摆渡的舟船。

    “您……您去哪?”高大而佝偻的船家紧张拘谨问。

    董小姐凤眸一横,冷声道:“需你多嘴问事?开船渡河!”

    船家被吓的不轻,不敢再多问什么,老老实实发船行渡,魂河黑水之上,舟船载着我们三人的身影,徐徐驶向雾霭深处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