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六百五十六章 黑白无常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我生气地瞪着眼睛,对面不信她的身份,还要捉拿我复命,眼瞅着都要干起来了,你董小姐还笑得出来?

    董明珠掩嘴而笑,她故作摸样说她也很无奈啊,这对方不信她又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我就纳了闷了,阴兵鬼差怎么会认不出你来?

    董小姐与我解释,即便认出她来,他们也不会轻易相信,毕竟这是在鬼界之中,而非幽冥,况且她并没有携带神格玺印在身上,对方又如何能确定她的真实身份?

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我瞪眼问。「^追^书^帮^首~发」

    董小姐盈盈而笑:“郎君啊,对方既要拿你,那你束手就擒便是,待奴家妾身与父亲取得联系,便就立即赶去救你,可好?”

    我咬牙暗恨,你逗我呢不是?

    束手就擒?

    我凭什么!

    况且我要是落到这些阴兵鬼差手里,那还能有好?到时候万一你董明珠不来救我,我岂不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了?

    “郎君,看你又不信奴家,讨厌!”董小姐抛媚眼,哼一声。

    我嘴角抖了抖,能信你才见鬼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有完没完!?”

    “竟然还敢在这里打情骂俏?当我们都不存在吗?”

    “拿下他们!”

    阴兵鬼差头头挥手下令,四周阴兵霎时间齐涌而上,但这些阴兵鬼差在我和董小姐的眼睛里可不够看。

    我有邪器神兵在手,更能直接引动三师之力破除邪障;

    董小姐就更轻松了,她本身既有邪灵之力,这可是寻常的冥府鬼差能够对付得了,还需有神格玺印在身的官衙才能够打得过。「^追^书^帮^首~发」

    所以,结果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阴兵鬼差们见不是对手,连忙借悬浮石桥退到深渊山涧另一边,怒气冲冲的瞪着我们,却不敢再过桥来与我们打。

    真别说,那眼神还挺凶!

    但实际上如果不是我和董明珠手下留情,这些阴兵鬼差至少已经死伤大半,哪还能站在那里虎视眈眈的瞅着我们。

    “楚天,你可莫要逃!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你逃到天涯海角,幽冥地府也绝对会将你抓回来,届时炼魂灼魄,让你永受刑狱苦楚!”

    隔桥相望,气焰猖狂。

    我回头瞥这些阴兵鬼差一眼,被他们给气的笑出声来,这都是谁跟你们的勇气,竟然还敢嘲讽挑衅我?

    董小姐粉面一沉,冷声道:“炼魂灼魄?你们是冥府鬼差,还是这鬼界鬼奴?出口狂言,嚣张跋扈,是冥府的家法没有教好你吗?着实该掌嘴!”

    “掌嘴?我呸!鬼界魔物,你以为你算哪根葱,竟然还敢教训我等阴兵?”阴兵头头反唇相讥。

    董小姐娇媚的脸上冷若寒霜,深邃眸中隐有杀机闪过。

    我强憋着笑,感觉好玩有趣。

    想她高高在上的泰山王之女,什么时候被手下附属阴兵这么羞辱过,当初在幽冥之时谁人见到她不是毕恭毕敬的,当然一方面是敬畏她的身份,另一方面也是敬畏她的神格之位。

    董小姐美眸横向我,不由得更加恼怒。

    但她心思一动,怒气瞬间消散无踪,转而摆出娇滴滴的委屈模样,撒娇说道:“郎君,他们呸我!”

    “呸你就呸你呗,又不是呸我。”我忍不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董小姐的神情彻底僵在脸上,如果目光能够杀人的话,那么此刻我恐怕已经被她给千刀万剐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嚣张!”

    “待二位无常神君到来,你楚天,还有你这头邪魔妖女都别想逃出这里!”

    阴兵鬼差头头又气焰猖狂的怒叫着。

    邪魔妖女?

    我的笑容这时也僵在脸上,这四个字听在我耳中真是极其的刺耳!

    凝舞,她又何尝不是被这么辱骂?

    瑶池仙境门户那一战,凝舞就是被打上了邪魔妖女的烙印,道门也好,神魔将也好,双方都在费尽心机的向她布局设谋,整个天地间仿佛都没有了她的容身之地,只因为她当时想见我,想回来找我。

    我缓缓回头望去,神情冰冷,目光凌厉。

    “老子给你一个机会,把你刚刚说的话收回去,并且向她道歉!”

    “收回去?哈哈哈……你们听到没有,这楚天刚刚说什么让我把话收回去?本阴官说出去的话,就是泼出去的水,一口唾沫一个钉,她就是邪魔妖女!听清楚了没?没听清楚本阴官再说几遍,邪魔妖女,邪魔妖女,邪魔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这阴兵不停口出狂言的时候,我提起银月弧刃戟便冲上了悬浮石桥。

    山涧石壁上的一行字感应到我浑身散发出的凌厉杀机,顿时映亮起猩红妖艳的光芒,向着我压迫而来。

    那群阴兵鬼差目露大喜,他们哈哈哈大笑着冲我叫嚷:“真是不知死活,龙门涧石桥,凡心怀凶戾者,上桥即死,这楚天跟蠢猪一样,竟然还敢强闯!?”

    我面无表情,抬起凌厉目光看向那一行猩红的字。

    猩红妖艳的光芒当即一振,缓缓收敛下去,不再阻拦和压迫我的身体。

    我提戟横跨石桥,再没有任何阻碍。

    在那些阴兵鬼差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我已然冲上前给了那阴兵头头几拳,将他打倒在地之后,手中神戟落在他的头顶,弧刃锋芒闪烁在这家伙的眼中,他浑身颤抖,神情骇然,还很是难以置信我竟然真的过了桥。

    我俯视着他,冷冷道:“如果你们之前没有听说,那我现在就告诉你们一声,此地,这桥我能不能闯?”

    趴在神戟三尖两刃下的阴兵头头,不由得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这些阴兵鬼差之前不是没有听说这件事,而是对于这件事,他们根本就嗤之以鼻,丝毫都不相信会是我楚天立下的过桥之规。

    我又说:“现在,向董小姐道歉,否则,魂飞魄散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阴兵头头在戟锋下一动不敢动,那句话在他喉咙中,却实在难以吐出口。

    “不肯说,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说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戟锋刚压下一分,阴兵头头顿时扯着嗓子哀嚎起来,而其他一众阴兵鬼差看着这一幕,却根本都不敢上前半步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我心有警觉,连忙抽身飞速而退,稳稳停立在石桥之上。

    在我刚刚所处的位置上,突然出现一黑一白两个人影,他们身着黑白二袍,头戴尖尖长帽,上书“一见生财”,另书“天下太平”,白袍者手拿哭丧棒,黑袍者手持杀威棒——正乃无常神君是也!

    “拜见两位阴帅神君大人,他他他……他就是九殿君主通缉的楚天!”

    阴兵头头一骨碌爬起跪倒在地,指向我大叫着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