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六百六十一章 离开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如果真像白无常说的,道门五宗找到苏洛辰他们藏身的地方,得到我濒危垂死的身体,正派道门的做法即便不会那么赤裸裸的威逼凝舞就范,也会以此相胁,让凝舞不要再和神魔将勾结,行复活人皇的举动。免-费-首-发→【追】【书】【帮】

    这是可以预见的必然结果!

    神魔将踪迹全无,即便道门五宗不会束手无策,可也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够阻止神魔将复活人皇归来的机会。

    而我和凝舞的夫妻身份,无疑是最好的利用对象。

    即便是最终不能够阻止神魔将的图谋,可只要能够为正派道门争取来一些时间,那也是于大局有益的做法。

    况且,我引动十万鬼灵兵魂是实,这种行为,已然相当于叛逆师法!

    道门五宗也有十足的理由借口缉捕捉拿我!

    我面无表情的沉默着,而后又笑出声来,这世上但凡有天地不容的人,那他定是邪魔无疑,而我楚天现如今已然被天地所不容,我不是邪魔又会是什么?

    着实可怜;

    确实可悲;

    我还在傻乎乎的操心着,怎么才能够回阳世间去帮忙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根本就没人需要我的那种帮忙,他们所想要的就是利用完我最后一丝可利用的价值,还美其名曰牺牲和奉献,更可悲的是,这竟然是大多数人沉默默认的事实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我该笑,还是该怒,我心中……一片悲凉!

    “楚天……”

    董小姐望着我欲言又止,她想安慰我,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★首发追书帮★

    我摆摆手跟她说我没事,道门也好,神魔将也好,甭管他们的计划是什么,图谋是什么,我只想做好自己的事,尽好自己的责任。

    根据得到的消息分析,苏洛辰他们十有八九带我回了洞天福地。

    也只有那里,不会被人找到。

    他们设法为我续了命,这是好事,而凝舞随柏桑离去,这也算是好事,起码我现在知道了凝舞她暂时是安全的,她没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只不过我和凝舞的现状都不能这么持续下去,否则的话早晚会出问题。

    我的命,苏洛辰他们不知道还能维持多久。

    一旦我三魂消散,化成鬼灵那将是迟早的事,到时候我就别想再从这鬼界中脱身了。

    而凝舞那边,想要复活人皇归来,不可能不付出任何代价,一旦神魔将他们成功迎回殷皇归位,凝舞怕是肯定也会出事。

    所以啊,我不能继续被困在这鬼地方……

    我又问黑白无常,阳世间已经过去了多久,他们告诉我,自瑶池仙境门户一战之后,已有半月有余。

    半月有余?

    我微皱眉头,传闻阳世间京都坐镇占宗大能太上长老神机子,神识烛光普照京城,可借心神灵台占算推衍世事变化,这位大能前辈高人难道就没有找出神魔将的踪迹吗?他难道就没有推衍出殷皇何时能归位吗?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还挺多!”

    白无常笑嘻嘻的看着我,幽幽道:“道门中事,我二人也不甚清楚,所谓阴间不理阳间事,阳间不问阴间鬼!……你若是想知道的话,可随我等去面见殿君泰山王,届时你亲自询问泰山王岂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面见泰山王?

    我楚天虽然不聪明,可也不傻!

    该问的都已经问了,我不想再留在这里耽搁,我还有很多事要做,我要尽快回去阳世间。

    董小姐执意还要跟我离开,赶都赶不走。

    她问我去哪,我还能去哪,所有能尝试的办法都已经尝试过,现在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办法,夺回神器黄泉台,强行打开两界通道门户!

    我反问她,你从罗浮鬼域出来,不就是为了回幽冥去见你的父亲泰山王吗?

    那干嘛还要再跟着我?

    “龙门神楚天,你可是奴家的如意郎君,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奴家不跟着你又要跟着谁去?”董小姐笑盈盈道。

    你爱跟谁跟谁!

    我认真严肃的告诉董明珠,我有妻子,我的妻子是凝舞,她正在阳世间等我回去,所以你不要再这个样子对我,本来就是配合你演出戏,你还演上瘾来了?

    “罗浮比武招亲,擂台魁首楚天,这是整个鬼界天下皆知的事情!……不管你承不承认,你现在都是我董明珠的未婚夫,是幽冥七殿君主泰山王的女婿,这你可是赖不掉的!”董小姐道。

    我瞪着眼睛问:“那南皇杜子仁呢?”

    “南皇是谁?杜子仁哪位?奴家现在眼里可只有郎君你啊!”董小姐娇羞道。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我差点喷出口水去,你丫还赖上我了?

    之前如果不是你威逼利诱的,鬼才会愿意去打什么比武招亲,现在你竟然还敢讹我?

    “郎君放心,奴家并不介意你有家室在身,相信那凝舞姐姐也会接纳奴家的!……你看呀,姐姐做大,奴家做小,规矩我都还是懂的,定会日日端茶倒水伺候侍奉,只不过郎君,若姐姐欺负我的话,你可一定要帮我,姐姐是九尾香弧妃,她一定很厉害的吧?一定比我还要厉害的吧?”

    “郎君,郎君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董小姐的话说完,我撒丫子就狂奔而逃,她在后面不停呼唤着我,但我根本就连头都不敢回。

    “明珠妹子,你千万莫要再跟楚天纠缠在一起,这对你有害无益,说不得还会有陨落之危,甚至可能还会有比魂飞魄散更惨的事情发生!”

    “此子天命加身,若不得成就,必遭反噬。”

    被阳咒山河大阵所困的黑白无常神君,向董明珠说出极其凝重的警告提醒。

    董明珠回眸而望,目光深邃,神情淡然道:“不劳七哥八哥费心,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!……此阴门术数困得一时,待解困之后,烦请七哥八哥为我向父亲带话,三界若有变动,首当其冲便是阴间界先受其害,这个道理九殿君主又不是看不透,他们为何还要一再向楚天苦苦相逼?难道他们真的以为,只要有神器黄泉台在手,幽冥世界就能偏安一隅吗?这种想法实在幼稚!”

    “明珠妹子,你怎的就执迷不悟呢?想当初杜子仁之事,你如此,现在楚天之事,你也如此,为何你就不能理解你父君泰山王的苦心?”白无常急道。

    “我并没有做错,为何要理解他的苦心?”

    “明珠告辞!”

    董明珠嫣然一笑,目光略带嘲弄之色,她浅浅施礼之后,也飘然而起离开龙门涧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