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六百六十四章 宿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我所施展的阳咒术数被那魔神强行冲破,那一刻我的元神虚晃震颤不止,等我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,眼前是黄泉一界的漫天风沙。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“楚天?”

    “楚天?”

    “你别吓我啊你,你给我醒醒!楚天!”

    “哥,你醒醒,快醒醒啊!”

    “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躺倒在地上,整个人昏昏沉沉,魂身虚浮隐隐有将要魂飞魄散的迹象。

    而董明珠和李秀娟就在我身旁,不停唤着我的名字。

    她们见我幽幽醒转,不由得喜出望外,李秀娟更是被吓哭了,吧嗒吧嗒不停落着眼泪。

    我猛然间回过神,一个激灵从地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刚刚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还问我们?我们还想问你呢!你刚刚是怎么了?有没有压制住魔剑内的魔性?”

    董明珠没好气的瞪着我。

    见我苏醒过来,虽然魂魄状态很是虚弱,但总算有惊无险,她们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听她们说,就在我拿起断剑落星时,有浓郁的黑色魔气逸散,完全把我的元神给笼罩了,而后来我的元神身体上有磅礴浩大的金光逸散,将那黑色魔气强行逼退,但魔气却坚韧无比,虽然被金光所压制,但却始终无法将它彻底消灭。

    金黑二色在我的身上拉锯,你来我往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,金光和魔气突然全部消失,而我的身体便就倒在了地上,一副将要魂飞魄散的样子。免-费-首-发→【追】【书】【帮】

    我大惊失色,这才恍然想起之前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我并没有能够将那魔性所化的魔神诛灭,他破去了我的阳咒术数,甚至还化散身形钻进了我的元神里!

    “坏了!”

    我骇然的叫出声,连忙稳定心神,进入供奉三师灵位的灵台中。

    在灵台供奉的三师灵位前,密密麻麻站着一个又一个的人形虚影,我看不清这些人的面容,但我知道他们都是我行人派的历代祖师英灵,此刻他们的目光视线正凝重的望着,那位于三师灵位之后被镇压的恐怖魔性,那魔性像是一粒由光芒凝成的种子,不停外溢着黑色的魔气,但这魔气才刚刚涌出就立即被三师之力所消灭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咋回事?”我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在祖师英灵的人群中,有一个人影徐徐转过身来,显露出师父王四的模样,只不过一反常态的是,师父王四今天不再嬉笑怒骂、玩世不恭,他的神情他的目光是那么凝重和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我像是看到了亲人,连忙激动的跑过去。

    王四脸上挤出一丝难看笑容,点头道:“徒儿楚天,你醒过来了啊!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发生了什么?”我忙问。

    师父王四轻叹一声,目光中又再度显露出忧心忡忡神色,他指着那被镇压的魔性光粒种子,问我可知道那是什么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这正是我问他的问题啊!

    王四告诉我,之前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,但听祖师们说,那是来自于天外天修罗界的恶魔神识灵印,而现在这灵印根植于我的心神灵台,无法剥离无法祛除无法消灭,祖师们已经动用三师之力将其镇伏压制,但这不是长久之计,恶魔灵印迟早会以我的身体破茧化蝶而出。

    到时候……

    “到时候会怎么样啊?”我失声问。

    王四凝重道:“你即是修罗恶魔,修罗恶魔即是你,无从分别。”

    我嘴角抖个不停,师父你可别逗我,什么玩意儿就修罗恶魔,哪有什么修罗恶魔,这种事情我根本连听都没有听说过!

    师父王四却反问我,天人转世是我亲眼所见,天人九鸢更是陨落我手,那么这修罗界恶魔的存在,又是什么很难以理解的事情吗?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我还是很接受不了,这莫名其妙的哪冒出来的恶魔修罗?我又怎么可能会变成修罗恶魔?

    师父王四摆手打断我的话,让我先不要吵。

    断剑落星,乃流星陨铁所铸,而这陨铁即来自于天外天的修罗界,那天外天世界除了阴门开山之祖外,谁都未曾涉入过其中,据说它沉孚于时空长河深处,无有踪迹可寻,也只有在阴门开山祖师的游记中,才仅仅只有寥寥几笔记载。

    修罗恶魔的强大,毋庸置疑!

    而现在幸运的是这恶魔神识灵印只是一缕的极小部分,甚至都没有自我意识可言,但如果放任成长的话,这神识灵印迟早会借宿主而重生。

    很不辛,我现在就是它的宿主。

    祖师们有言道:此重生而非吞噬,届时它将会和我的元神魂魄合二为一,难分彼此,至于那时我还是不是我,我又会是谁,这现在都很难说。

    现在的恶魔灵印还很弱小,尚能够被三师之力镇伏压制,但……总会有压制不住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“难道真就没有任何办法祛除这神识灵印?”我不甘心问。

    师父王四无奈摇头:“如果有的话,列位祖师何必齐聚在此,何必犹豫不决?”

    “犹豫什么?”我有种不好预感。

    师父王四注视着我,嘴巴张了又张,这才开口道:“祖师们在犹豫……该不该趁现在就杀了你!”

    我靠!

    我一蹦多高,被吓一大跳!

    大爷的,我好不容易死里逃生,现在祖师们竟然在犹豫要不要杀我?

    我这要是死在了自己人手上,那未免也太冤了吧!

    “冤?谁让你这兔崽子没事儿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?现在玩出火来了,你还好意思喊冤?我真后悔咋就收了你这么个不靠谱徒弟,你这要是哪天真堕了成邪魔,我现在都一点也不意外!”师父王四哼哼不已,生气怒瞪着我。

    我缩着脑袋,嘀咕一句:“那还不是因为有你这个不靠谱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师父王四沉声问。

    我连忙赔笑摆手,没说什么没说什么,我苦着脸解释我为什么会这么做的原因,我也是迫于无奈,但凡如果有办法的话,我又何必用这种拿自己性命开玩笑的法子?

    我求着师父,让他老人家帮忙去跟祖师们美言几句,起码也要解释清楚我的动机啊!

    我根本就不是为了自己这么做的!

    师父王四冷哼一声,他说他可帮不了我,这种事情还需要那些太上祖师下决议,现在大家都在等结果,至于我……就听天由命吧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