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六百六十五章 当诛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所谓太上祖师,即是阴门开山,始分六派的六位祖师,而我心神灵台所供奉的无字祖师灵位,便就是行人派的那位太上祖师。「^追^书^帮^首~发」

    师父王四说我的生死,还需由太上祖师们下决议。

    而我,只能听天由命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心神灵台内所有的祖师英灵都在静静等待,如果太上祖师们判议我当诛,作为行人派清肃者的我,顷刻间就会魂飞魄散,甚至都不需引动神罚加身。

    师父在愁眉苦脸;

    我也在唉声叹气;

    这一次真的是玩出火来了,不过我不后悔,我只有这么一个办法,也只能这么做,我虽然很不想死,但若列位祖师英灵认为我楚天该死,那我也毫无怨言。

    我即身为阴门行人派三十四代传承弟子,那么此生此世都不可能堕为邪魔之属!

    别说祖师在天之灵不准,我自己本心也同样不愿!

    终于,心神灵台之中有问话声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楚天,吾且问你,身为行人派三十四代弟子,你觉得应该如何处置自己?”

    我跪在地上,愣了一愣。

    我觉得?

    这种事情可以由我自己来觉得吗?

    那我当然是觉得……肯定……觉得……就在这一刻,那些放过自己,为自己开脱的念头,在进行自我反问的时候,根本就升不起来。

    迫于无奈,并不代表可以肆无忌惮行事。

    我就算有再多的理由,再多的借口,可这一次真的是突破了师法传承的底线。「^追^书^帮^首~发」

    想我阴门行人派,历代祖师英灵俱在灵台供奉,无一人化身鬼邪,无一人堕入魔道,饶是我楚天也不敢开这个先河,这份犹如泰山般重的耻辱骂名、担当责任,瞬间压迫的我仿佛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莫说开这个先河,这种风险就不应该存在!

    我楚天即为行人派传承弟子,此刻被恶魔魔性侵蚀元神,种下了修罗神识印记,那么为长远计,我楚天当该要自斩此身,以彻底诛灭修罗界恶魔,师父王四当初为诛灭凶灵刘英而选择了同归于尽,那么同样的处境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在了我的身上,我怎么可能还有别的选择而言?

    师父王四能做到的,我楚天也一样能够做到,若苟且偷生、贪生怕死,我也枉为行人派弟子,又有何脸面跪在列位祖师英灵之前?

    我深呼吸一口气,神情认真而严肃,朗声道:“弟子楚天觉得,不能给修罗恶魔神识灵印以寄身夺舍的机会,当诛此身!”

    “什么!?”

    师父王四瞪大眼睛,随后小心低声的冲我呵斥:“你这兔崽子疯了你!这种话怎么能乱说?”

    我跪在地上一动不动,没有回应师父的话。

    我没有疯;

    也没有乱说话;

    在列位祖师英灵的面前,我怎么能让师父您老人家丢脸,况且我身为您的徒弟,亲眼看着您为驱鬼诛邪而死,又怎么会连这点觉悟都没有?

    “善!”

    “那便如此处置,诛灭三十四代弟子楚天此刻元神阴身。”

    太上祖师的惶惶之音落下,判定了我的惩处。

    我缓缓闭上眼睛,没有任何异议,更是毫无任何怨言,天命即是如此,这谁也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上恩祖明鉴,我这小徒楚天还有重任在身,他可还不能死啊!”

    师父王四情急的冲出来,为我作出辩解。

    “既知重任在身,又为何如此不计后果的莽撞行事?今日再看这弟子楚天,他怕是担不起如此重任。”太上祖师向我下了断语。

    师父王四连忙又道:“楚天以生魂入鬼界,被阳世道门搜捕,幽冥世界缉拿,鬼界众鬼灵追杀,他唯有如此做才能够破局而出,那阳世间神魔将出世,意图复活殷皇归位,颠覆三界秩序,也只有他才能够阻止这件事!”

    “怎说?”太上祖师又问。

    “因为他楚天之妻即是神魔将之一,九尾香弧妃。”

    “他如何能担此重任?”

    “我这小徒楚天一直都在努力承担此任,还望太上祖师明鉴!”

    许久的沉默之后,太上祖师的话音才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师门刑罚暂免,待三十四代弟子楚天完成此任之后,再来领此罚,而此修罗灵印吾辈师叔祖会协力镇伏,望你楚天不要辜负师门期望,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“三十四代传承弟子楚天谨记!”

    我跪地叩首拜谢列位祖师英灵,师父王四终于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虽说以后还是免不了领此师门刑罚,但我们可以趁这段时间好好想一想解决之道,或许以后会有其他办法能够抹去这修罗恶魔的一缕神识灵印。

    太上祖师决议下达,众祖师英灵虚影逐渐消失。

    我慢慢从地上站起身来,长长叹一口气,师父王四哼哼着拿眼睛瞪我:“怎么?捡条小命回来你还失望了?那么想去死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,徒弟谢谢师父帮我说话。”我苦笑道。

    师父王四本还想再教训我几句,但看我这般模样,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,他老人家提醒我,日后三师之力会用于镇伏恶魔灵印种子,恐怕会影响我的借法施为,以后再施展行人派术数时要多加注意一些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像是做错事的孩子没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瞅瞅你,现在像什么样子?真叫人气不打一出来!回去之后好好干,师父和祖师们一直在看着你,只要你一天还是行人派弟子,列位祖师就不会弃你于不顾,可别让老子失望!”师父吹胡子瞪眼说。

    我被师父模样给逗笑了,我让他老人家请放心,徒弟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?

    退出心神灵台,我徐徐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楚天,怎么样了?”董明珠紧张问我。

    “哥?”李秀娟也在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没敢告诉她们实话,宽慰她们两个不用担心,已经没事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……

    我从地上站起身,捡起那柄断剑落星握在手中,接下来寻找十万鬼灵兵魂残部所在。

    如今这魔剑其内的魔性与我融为一体,断剑落星在我的手中,如臂指使,它不再吸收和吞没我的元神魂魄,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我成了它的主人一般,很怪异!

    十万兵魂残部乃属魔剑束缚鬼灵,我的猜想不错,果然能够借助这魔剑感应到它们存在的方位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