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六百六十八章 宛如智障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龙门涧,悬浮石桥;

    我们第一时间先回来了这里,也第一时间插手进鬼界与幽冥的战争。免-费-首-发→【追】【书】【帮】

    那位率鬼域军队前来攻打的鬼王,是来自寂芜荒漠的罗刹皇泗渊,随行的还有钱王鬼寨的一众鬼灵,而守桥一方,则是幽冥地府十大阴帅之一的阿傍神君,他手持钢叉,牛头而人身;以及马面而人身的阿陀神君,他手持圆鼓铁锤,世人又有尊称的马面明王。

    两位阴帅神君联手守护悬浮石桥,这本应该是绰绰有余的事情,然而却因钱王鬼寨的插手,而使得局面变得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我们到达这里时,据说那钱王二圣携神器黄泉台刚离开不久。

    而这牛头马面的阴帅神君功位,被那件神器的莫大玄妙神通而剥夺,失去了神格之力后,牛头马面的修为实力顿时大降,他们不复是那位鬼王的对手,但又因肩负守护两界通道重任,不能半步相让,从而一直在苦苦坚持。

    最不想看到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,而这恐怕还仅仅只是开始。

    “攻杀!”

    我当机立断决定援护地府阴兵,手中断剑落星之中的阴森黑气如同火山般喷涌而出,人喧马嘶,呼啸不止,一对对兵魂方阵陈列而出。

    随着我挥手如令,喊杀阵阵,魔灵元帅暴怒狂吼,携麾下齐整兵阵冲进战场之中。

    我们这支奇兵的突然出现,顿时令此处战局扭转。

    而且令我有些惊喜的是,我所借断剑落星招回的鬼灵旧部,乃是那十万兵魂的精锐部分,也正是这部分兵魂精锐难以被消灭,这才会被放逐入黄泉界中。

    以魔灵元帅为首,众邪灵为辅,凶威强盛的鬼灵军队冲杀进战局,立刻便将鬼界来袭的鬼灵们杀的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数不清的鬼灵魂飞魄散,消逝于天地。

    鬼域鬼王那边仓促命令属下应对来袭的鬼灵军队,然而这军队似乎势不可挡,仍会拦在阵前的敌人都会被卷进绞肉机一样的恐怖战阵中,从而被杀的魂飞魄散。免-费-首-发→【追】【书】【帮】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牛头马面两位阴帅神君挥手下令,命阴兵鬼差退于悬浮石桥之后,借龙门涧天险阻隔,暂时脱离战场。

    “撤,先撤!”

    罗刹皇泗渊也同样下令撤退,暂避鬼灵军队的锋芒。

    双方不约而同的收手,各退一方固守,他们都在警惕戒备打量着这突然冒出来的鬼灵军队,一时间谁都没有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是敌是友?

    这是他们的疑惑!

    尤其是看到我的出现之后,更是令他们无法理解和想象,为什么这鬼灵军队会听从我的号令?

    “楚天!?”

    双方都在惊诧于我的出现,紧接着他们又作出了同样的一个判断——是敌非友!

    鬼界鬼王也好,幽冥世界也好,都与我有着仇怨。

    所以,也难怪他们会如此想。

    我骑着风沙战马缓缓走进鬼灵兵阵之前,魔灵元帅此时向我拱手复命道:“陛下,末将已占领石桥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蒙真元帅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颌首,回头望向鬼界鬼王的方向,而那罗刹皇泗渊此刻也正眯着眼睛看我。

    鬼王泗渊,据说乃是鬼王玄孽的胞弟。

    他们的外貌很相似,同样的羊脸人身,同样的魁梧健硕,肌肉虬结,手臂鬼爪狭长而尖锐,同样的头顶生有两个尺长的黑色弯角,他半眯着硕大黑瞳,却难以敛藏其内散发而出的凶光。

    “阴门,行人派,楚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终于露面了!”

    “昔日你灭本皇的鬼王分身,今日本皇便要将你的生魂吞噬!”

    罗刹皇泗渊恶狠狠冲我说道。

    我望着他微皱眉头,这话从哪儿说起的?我灭过你这厮的鬼王分身?什么时候的事?

    我想了半天,这才终于想起来!

    郑茂才,那位走阴派肥阳孙家的大管家,曾被我伏击杀死在云山县外的公路上,郑茂才当时以走阴术数召唤了鬼王分身,但最终也同样被我给消灭,而那鬼王分身即是这位罗刹鬼王泗渊。

    还真不是冤家不聚头啊!

    未曾想,今天是会遇见了这么一位鬼王。

    我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,又打量一眼他身后密密麻麻的鬼灵,我懒得与这鬼王泗渊废话,他曾说记住我了,可记住我的人多了,他又算老几?

    “蒙真元帅听令,去将此处来犯鬼灵歼灭!”

    “是,陛下。”

    魔灵元帅恭敬拱手,随后目光落在罗刹鬼王那方,他露出一抹恐怖狞笑,挥手如令,下令进攻,鬼灵兵魂军队喊杀连连,再次凶神恶煞的发起冲锋。

    罗刹皇泗渊愤怒不已,也同样下令出击。

    双方军队一经交锋立即便就陷入胶着,由魔灵元帅联合几位邪灵将军与那罗刹皇泗渊缠斗,而那些所属部下的鬼灵军队则彻底融合在了一起,难分彼此,直至一方彻底被一方全歼吞没,此战方才能结束。

    我向悬浮石桥走过去,牛头马面两位神君顿时如临大敌,紧张不已。

    “楚天,你究竟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“我虽然不是你们的朋友,但也绝不是你们的敌人,不用那么紧张的看着我!……黑白无常神君呢?”

    我神情淡淡的向他们问。

    “白七和黑八回去了地府炼化阴帅神格,这不正是你干的好事,你还明知故问?”牛头神君阿傍怒瞪着我。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:“那是他们活该!”

    “你莫要嚣张,此笔罪帐,谢必安和范无救迟早会跟你算个清楚!”马面神君阿陀也怒道。

    算个清楚?

    我在等着他们找我呢,只要他们有那个胆量来!

    我又问了牛头马面关于鬼界进攻的事,听这二位阴帅说,此次鬼界进攻乃是蓄谋已久,不止是此处龙门涧,其它各处也均有战役爆发,而在这其中,那钱王二圣发挥了极大的作用,正是他们以黄泉台施法剥夺了阴帅神格君位,这才致使幽冥阴兵陷入被动的境地。

    我问他们,钱王二圣现在在哪?

    牛头马面对此却是不知,他们失去了神格之后,无法再凭借神格之力彼此沟通联系,不过有一点能够确定,那钱王二圣正在穿梭各个战场。

    这么说的话,需要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找咯?

    我沉吟过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楚天,你究竟是敌是友?”牛头马面冲我大吼问。

    我回看这二人一眼:“我楚天乃此处我是敌是友?这问题问的真是宛如智障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他们再说什么,我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老子辛辛苦苦带着人来帮忙,你们丫的竟然还问我是敌是友?这不是智障又是什么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