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六百七十六章 所谓情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三位鬼王惊退,此次鬼界进攻的机会彻底流产,余下的鬼灵们作鸟兽散,唯恐逃之不及,而幽冥世界的地府阴兵,此刻彻底大开杀戒!

    两界门户,化成了炼狱修罗场。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↘书↘帮↘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恐怖的景象一幕又一幕,凄厉的尖叫更是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而在众鬼灵将军团团围住的中央,这小小的一片空间仿佛与世隔绝,魔灵元帅和邪灵大将们本想对南皇杜子仁动手,因为他们觉得这个人实在太过危险,可是漫天剑阵形成了一道凌厉无匹的屏障,但凡敢靠近一步的人都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我回头以眼神示意,严厉警告,所有人都不准近前。

    我知道,这杜子仁有话与我说。

    “阿珠随你离开,你却没能保护好她!龙门神楚天,你很令我失望!”

    杜子仁的语气平淡,但却让我遍体发寒。

    我看向这位南皇鬼王反问:“我是没能保护她,可你就保护好她了吗?你既然已经明白她的心意,又为什么将她束缚在高高在上的南皇殿中?”

    “我何时束缚过她!?”杜子仁微楞。

    我摇头轻笑:“你用她对你的情,将她的身心束缚,你用她对你的爱慕,令她数百年孤苦,这种老掉牙的酸话我实在是不想说,但人称你才智近妖,却又为什么连这浅显道理都看不透?如果你果真无情,今天又何必出现?如果道是你有情,却又什么对她避而不见?非得逼她出此下策?”

    “我亦不是我,她亦不是她,正因我看的通透,才会避而不见。”杜子仁神情纠结道。

    我看他这副纠结样子,莫名就觉得来气。

    丫的,喜欢就上,爱就在一起,世人常有千般难处,不得不委曲求全,怎么堕到了鬼界、已然成就鬼王的你杜子仁,竟还是这种样子?

    我深呼吸一口气,严肃问:“你对她可仍心有感念?”

    南皇杜子仁看着我,一时沉默,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又像是不知道该怎么作答。★看★最★新★章★节★百★度★搜★追★书★帮★

    我笑出声来,这种答案我已经不需要知道。

    帮董明珠引渡完她身上的黑炎阴火,我踉跄着站起身来,一步步缓缓离开,我告诉他这位鬼王陛下,董小姐伤势颇重,就在你的眼前,你如果想救她便能生,你如果不想救,那就让她去死,是生是死全在你一念之间,我楚天能做的都已经做了。

    “杜郎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虚弱的柔声轻唤,仿佛要融掉了心。

    董小姐挣扎着想从地上起身,那般柔弱惹人怜的模样,再无法让杜子仁继续无动于衷,他倾身拥住董小姐的身体,以鬼王力量将她脆弱的身躯仔细而小心的笼罩包围,他的双手在发抖轻颤,深邃的眼睛因过度自责内疚而渐起水雾。

    “杜郎,你会怪奴家太过任性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奴家也是没有办法,奴家也是迫不得已,以后都不要再躲着我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董小姐紧紧抱住杜子仁的身体,不舍放手。

    南皇杜子仁将她的虚弱娇躯从地上抱起,他目中带泪的露出笑容,重重点点头答应承诺。

    “奴家不喜欢你邋遢的样子,你变回从前模样好不好?”董小姐依偎在那宽阔怀中,撒娇一样娇滴滴柔弱道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董小姐实在是通晓男人心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别说这小小要求,恐怕就是让杜子仁掏出自己的心,他都会毫不犹豫,如果设身处地去想,换作是我的话,凝舞如果要求我那么做,我也同样会毫不犹豫答应。

    随着杜子仁抱着董小姐缓步而走,他的身体样貌逐渐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束发方巾,风度翩翩,面如冠玉,剑眉星眸,他冷脸严肃时自带威严,他嘴角露笑时,却又有着迷倒女人心的邪魅,那董小姐神情欢喜不已,紧紧贴在杜子仁的胸膛上,不枉她费尽千般心思,终究还是如愿以求了。

    漫天剑影将他们二人身体笼罩,随后他们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泰山王董汉初暴怒不已,想要拦下离去的杜子仁,而我携麾下众鬼灵将军,挡在了幽冥阴兵的面前,不让他们再插手这件事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教训了董汉初几句,你这当爹是真不懂女儿心思,还是故意装迷糊?

    你家女儿董小姐,要是知书达礼,大家闺秀也就罢了,凭你这当爹的怎么去安排,翩翩她自己就不是省油的灯,你说你跟着瞎搅合什么?趁此机会,挽回翁婿关系尚且不晚,以后等你女儿受欺负了,你再为她出头也不迟嘛!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,敢来教训本王!?”

    “他杜子仁自堕鬼界,又有什么资格配得上七殿郡主!?”

    身着蟒袍的董汉初发着雷霆之怒,珠玉冠在乱抖,一旁的几位神君阴帅满脸尴尬,有话想说又说不出口——殿君大人你是不是忘了,刚刚是谁救了你啊?

    这配不配得上,我说了肯定不算;

    即便是你董汉初,说了也仍旧不算;

    你要是没能耐管束自家女儿,就少在这儿发威了,发威又给谁看呢?

    况且,鬼界鬼王有修为实力至此,丝毫不下于神君阴帅,完全可行鬼修之途,即便是他们罪孽深重没有任何超脱的希望,但如果为幽冥地府所用,不也是能够平白少了很多事端?到时候幽冥世界也能约束鬼界事宜,一举两得不是更好吗?为什么幽冥九殿偏偏要弄成生死仇敌不可?

    “你说,让地府来招安收纳这些鬼灵?”董汉初瞪大眼睛,不可思议的问我。

    我认真的点点头,我就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他们之中多少人罪大恶极,十恶不赦?你又知不知道,这些鬼王究竟残害了多少魂魄,才拥有了现如今的鬼灵实力?他们每一个人双手沾满血腥,肮脏不堪,如何能够为幽冥地府所用?”董汉初压抑着愤怒道。

    我再度认真的点头,这我当然知道。

    但能有鬼灵实力至此那便已然是种造化,与其幽冥世界付出巨大代价,费尽千般力气的将他们诛灭,倒不如收笼于麾下,施以恩威并用,让他们以戴罪之身效力赎罪。

    从小局上看,这么做无异于特赦了那些罪孽深重的鬼王;

    但从大局上看,这么做将有益于鬼界众生,也算是废物利用,做了一场善事;

    “你楚天是想授予鬼王幽冥神格玺印?痴心妄想,胆大包天!幽冥世界,下辖九殿,执掌三界秩序根基,岂可与那些鬼奴贱魔为伍?”董汉初大义凌然道。

    是不是痴心妄想,你董汉初说了不算;

    我楚天会怎么做,你董汉初更是管不着;

    今天我率部相救幽冥,算是还了之前所欠人情,你董汉初可别再来找我的麻烦,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,别忘了,幽冥神器黄泉台现今可在我的手中!

    我道声告辞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我已经打定主意,离开阴间鬼界之前,就把这件事彻底办妥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