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六百八十章 阎君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杜子仁所提的条件,我根本就不可能答应给他。「^追^书^帮^首~发」

    鬼王受封神格,履神职之位,就必受幽冥九殿管辖,因为九殿是阎君之下的最高机构,负责着整个幽冥地府有序运转。

    你杜子仁想不归九殿管辖,那意思就是要与九殿平起平坐咯?

    且不说九殿会不会答应,阎君会不会答应,单单就说你南皇鬼王杜子仁,你何德何能与幽冥九殿平起平坐?

    不归幽冥九殿管辖?

    要不,干脆我封你做这鬼界之主好了!

    “龙门神且莫动怒,奴家的夫君只是与你玩笑罢了!……其实我们只有一个小小条件,罗浮地狱,只要不归入幽冥七殿管辖即可。”董小姐笑盈盈的欠身以礼道。

    我看向董明珠,眉头渐缓,这么个条件还算差不多。

    七殿君主泰山王是董小姐的生父,要是将罗浮鬼域纳入七殿下辖,那么以后杜子仁的日子可想而知也该有多么不好过了。

    杜子仁苦着脸,一副失望样子。

    但既然董小姐已经发话,他也没敢再继续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所有事情都已经准备就绪,现在只差幽冥之主阎君露面,接纳鬼界鬼域为幽冥疆土,想要让阎君露面,还需要先举行敕封仪式才行。

    苏洛辰拉我到一边,磕磕巴巴的问:“楚天,你你你……你这是要封神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我奇怪看着他。

    苏洛辰咽下口水:“你还‘是啊’?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?这才几天没见,你竟然都有能耐封神了?”

    “很奇怪吗?”我皱眉反问。

    苏洛辰大叫:“太奇怪了好不好!你究竟都经历了什么?怎么丫的前后反差那么大?我我我……我有点接受不了!”

    我没好气儿的瞪他一眼,接受不了就边儿看着!

    多看看,你就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!

    我刚想走,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情来,我小声提醒苏洛辰,这封神仪式的前后保不齐会有人来砸场子,到时候可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我。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↘书↘帮↘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“谁会砸场子?不会……不会是那位阎罗吧?”苏洛辰颤声问。

    我微笑点头,夸赞他真聪明,就是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阎王爷,总之一定要保护我,等办完了这件事咱们就回阳世间。

    苏洛辰呆愣在原地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封神仪式,我不过只是位执事人,顺应幽冥机缘变革才站到了这个位置上。

    此封,一不是我楚天之功;

    二不是我楚天之力;

    说白了,我就是临危受命来宣布就职人选和主持人事的,好处全让别人得了去,而我就是那白干活不拿酬劳的人,当然这种神格君位就算是白给我我也不会要,我可是有大志向的人。

    南皇殿之巅,

    虚空之上,我凌空而立,浑身被七彩霞光笼罩,宛如在世神灵。

    面前,鬼王杜子仁俯身半跪,以示尊幽冥为主。

    旁观此封神仪式的人还有不少,董明珠、李秀娟、苏洛辰以及南皇殿的邪魔鬼灵,另外还有一些我叫不上来名字的人,听董小姐说,那是其它鬼域的鬼王前来观礼。

    这几天日子,杜子仁和董小姐也没闲着,毕竟此受封仪式干系重大,他们也知道我不会只敕封一位鬼王,所以才会请来了这些鬼王。

    “代天地行执事,奉命幽冥,敕封神位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,封杜子仁为幽冥一殿下辖地狱之主,其名罗浮,其位司君,掌考敝司,请赐神格玺印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我朗朗之音喝罢,灰云天空之上隆隆作响,天地异变。

    有金光透射而下,驱散浓厚灰云,照耀在杜子仁的身上,此乃天地乾坤秩序之威严降临,像是在拷问杜子仁当不当得领受此神君之位。

    半晌过去,杜子仁额头见汗。

    终于,另有一道七彩霞光自黄泉两界门户而来,于空中凝成一卷巨大的竹书浮影,上书“生死册”三个大字。

    此卷展开,空白处逐渐有金光凝字。

    鬼王杜子仁,辖罗浮地狱,司掌考敝司……

    其名收录丹羽竹书,表示自此以后,杜子仁便乃是幽冥承认的神职司君,一笔为功,一笔为过,暂且还都是空白,这待以后自有幽冥评断。

    金光凝字成篇之后收拢卷起,有神格玺印凭空凝聚,悬于杜子仁身前。

    杜子仁俯身跪拜,恭敬道:“领龙门神法旨。”

    而这时,神格玺印散化成缕缕金光,融入进杜子仁鬼王阴身中,他整个人突然变得与众不同,其威堂皇浩然,不复之前那般阴气森森。

    我露出古怪神情,龙门神?

    不过受封仪式还在继续,我没好开口问他为什么这么叫我。

    “请赐幽冥衙署堂……”

    在南皇殿中,突然又起了变化,有一整座衙门拔地而起。

    “请赐幽冥往生桥……”

    黄泉一界内,龙门涧处的悬浮石桥陡然间消失无踪,下一秒突然出现在了南皇殿之后,并且逐渐稳固。

    三封之后,敕封仪式这才算成。

    其中最为重要的,便是那横渡幽冥之石桥,以后罗浮地狱行判罚结果,便可借这座桥将鬼魂投入幽冥,而幽冥世界也可以用此桥,将罪大恶极的鬼魂投入到这鬼界地狱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切到目前为止还只是雏形,以后还有需要更多完善的地方。

    仪式乃成,鬼王杜子仁含笑起身,董小姐立即扑入进了他的怀中,美眸中情意浓浓,面泛桃花。

    我松了一口气,却也暗自纳闷——阎君人呢?

    观礼的一众鬼王神色各异,他们看着我的眼神既带着忌惮畏惧,同时还有着莫名的敬畏之情。

    苏洛辰偷偷向我竖大拇指:“牛掰!”

    “少拍马屁,办正事!”

    我以元神之力借助神器黄泉台探测,发现了一个古怪的现象。

    那衙署堂门口,突然站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然而,我元神之力却发现不了他,所照见都是一片空。

    来都来了,却没有直接露面,看来这位阎君陛下是不想让我在众人面前颜面扫地啊,倒还真是一位贴心的人儿。

    我施法御器黄泉台,七彩霞光将我和苏洛辰笼罩,随后我们悄无声息的离开天空。

    来到那人身旁不远的地方我们显露身形,我打量着这位来人,大跌眼镜,苦笑不已,那一尘不染的白西服,衬托着他英俊挺拔身姿,发型梳着一丝不苟的偏分,他脸型精瘦,胡茬唏嘘,鼻梁高挺,目光带着暖意,这一切都让他极具有成熟男人魅力,一看就是位相当成功的成功人士。

    说实话,真的很难将这位酷雅哥们儿与堂堂幽冥地府之主阎君联想到一起,可偏偏……

    “你好,楚天,我便是阎君。”他微笑道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