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六百九十八章 异变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我瞥向他问:“所以你刚刚一直都没有下杀手?”

    “神兽白龙,难得一遇,这可是举世稀罕的东西,我哪舍得下杀手啊!”苏洛辰尴尬笑道。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↘书↘帮↘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我收回视线说:“别痴心妄想了,你是收伏不了它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谁说我不能?”

    “因为它和人皇神识印记有关,单凭这一点,你认为你还能收伏的了它吗?”

    听到我的反问,苏洛辰顿时蔫了。

    一旦和人皇神识印记扯上关系,就别说什么收伏的话了,即便你修为神通再强,又能强的过远古人皇?

    “你刚刚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诛龙!?”

    “那是神灵显圣的化身!你们竟然敢对神龙动手?你们……你们疯了你们,从我的船上滚下去!”

    恼怒的李天水突然怪叫一声,向我扑过来。

    鬼兵林海和鬼兵赵永廷立即拦住了他,小舟船在李天水的剧烈折腾下,眼瞅着就翻过去,而这时苏洛依施法出手,她御器渡魂铃以困字诀的铃音,猛然间撞击在李天水的身体中。

    李天水浑身一僵,软绵绵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别弄晕他,我要让他眼睁睁的看着,他口中所谓的神灵究竟是什么玩意儿!”我头也不回地说。

    苏洛依秀眉微蹙,但还是照办了我的话。

    激荡的水面渐渐恢复平稳,而在远处漆黑一片的溶洞深处,有沉闷的呼吸吼声渐渐传来,压抑感觉将人心神笼罩,不由自主地就变得紧张无比。

    一条巨大影子腾空飘行而来,慢慢清晰出现在我们眼前。「^追^书^帮^首~发」

    白龙!

    那龙眸低垂,视线森冷,充斥着愤怒杀机,它小山般的身躯在扭动着,龙须迎风飘荡,龙爪如在水中划行伸展。

    软绵无力的李天水突然变得很激动,那望着白龙的眼神也变得很炽热。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与白龙遥遥相望。

    虽然还不能确定这条龙与神魔将们有什么关系,但它出现在这里,这绝对不是什么巧合。

    九,它都是罪魁祸首,而从这条龙的行事来看,灵智已开,却凶残暴戾,称它一声凶兽也并无不妥。

    为祸的凶兽当诛!

    而这白龙,有着龙的外形面貌,却丝毫没有任何神龙的瑞物德性,此类伪龙更是当诛!

    “人类,擅闯神域,可知死罪!?”白龙口吐人言道。

    我嗤笑回应:“神域?凭你这伪龙也配!孽龙,你盘踞此地修行,不知感恩戴德也就罢了,竟还敢涂炭生灵,着实该死!”

    “龙入鱼群,不大肆屠杀便就已是饶命的恩情!……吾掌管此地水域,立下禁地,生人擅闯而死乃是咎由自取,与吾又有何相干!?”白龙怒吼咆哮。

    我脸色逐渐阴沉:“被你摄魂拿命,囚禁于河底,这也是他们咎由自取?”

    “是!此为他们当受之惩处!”白龙又吼道。

    我冷哼:“好一个惩处!……既然你视生灵如草芥蝼蚁,那今天也活该有被斩的劫数,这也是你这条孽龙当受的惩处!”

    “吾倒是要看看,你这渺小的人类如何能够斩我!”

    白龙张开血盆大口,霎时间腥风席卷而来,将我们所有人的身形笼罩,那惶惶龙威浩荡,就如同至高无上的神灵。

    在这九龙窟中,白龙占据着绝对地利。

    我如果想将它斩杀,还必须要速战速决才可以,不能给它控水的机会,否则的话单单就是一汪浪潮大水就能够将我们给吞没,一旦被卷入进了河底,那别说诛龙了,我们可能都要先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我手中掐诀,默运五行虚灵术。

    “五方鬼兵掠阵掩护,我来主攻!”

    大喝之后,术数发动,先是虚灵水衍化成冰之术,自舟船为中心,冰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很快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这冰面镇封的是水气,彻底断绝白龙控水的能力。

    也幸亏九龙窟内受地形限制,水面范围不大,所以才能够被我轻易冰封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再度发动的是虚灵土术数。

    以己身化转地气灵枢,操控此处山川地气龙脉凝成缚魂锁链,伴随铿锵之音响起,倏尔间激射而去,缠绕在了白龙的龙身之上。

    “嗷!!”

    白龙奋力挣脱,但以我现如今的修为,再加上动用走阴阳咒的心得,这所借地气龙脉凝成的缚魂锁链可不是白龙一时半会能够挣脱的。

    但光困住了它还不够,还需要有将之斩杀的手段。

    我手指连动,掐诀合印,竭全身精气之力准备施展强大而凌厉的术数手段,这是我自鬼界归来之后的第一次全力施术尝试。

    我要在不借用行人派传承之器罗庚盘的情况下,用后天五行虚灵术,衍变成先天五行真精之法,以此来诛灭这只恶龙。

    先天真金之精;

    先天真木之精;

    先天真水之精;

    先天真火之精;

    先天真土之精;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种强大的术数于我掐诀合印的一瞬间,自我周身隐隐而现,其威势达到了我行人派术数修为的顶峰。

    我面无表情注视着那条白龙,终于见它露出了惊恐震惊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诛灭!”

    我口中沉喝,发动术数。

    粒粒金光凝成小剑,锋芒凌厉,密麻如雨;太阳真火之中传响而出啼鸣,耀眼炙热的光芒映亮而起;太阴真水泛着黝黑光亮,以水之重镇封压迫;漫天滕曼之影将白龙身体缠绕,汲取着属于它的力量增强束缚之力;而最后的先天真土之精发挥出湮灭之力,不停侵蚀着白龙的身体。

    五行先天真精齐动,那一瞬间所产生的威力,丝毫不下于强大神器的凌厉一击,而代价就是我身体内的精气倾泻一空。

    我头晕目眩,眼冒金星,恶心想吐,这是精气透支消耗的原因。

    真是好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!

    幸亏身旁的苏洛依急忙扶住了我,否则的话,我都有可能一头栽下船去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

    痛苦哀嚎的龙吟声响彻九龙窟,凄厉回荡,它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煎熬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异变突现!

    我眯起眼睛仔细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不可思议一幕,那人皇神识印记终于出现了,它不在别处,正依附寄身在这白龙的龙身上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