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七百零一章 盗魂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李洪泽的儿子,名叫李小武,又叫小五,仔细算起来今年刚刚七岁半。首发www.zhuishubang.com

    孩子的死亡时间应该是昨夜凌晨,也就是今天早上天亮之前,而李洪泽是在天刚亮时发现了儿子的死,随后李天水就很快赶到了,他没让李洪泽随意挪动孩子的身体,再然后整个村子很快就传遍开来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昨夜我们的心思都放在九龙窟白龙身上,竟也没有察觉山脚下的白龙村竟然出现了这么大的事情。

    李小武是被吊死在了李家柴房里!

    孩子的死状,可着实不像是普通人能够干得出来的,也难怪白龙村人会怀疑邻村祖上修有过茅山术的陈家。

    麻绳捆手,悬吊房梁,脚不离地,坠有称砣……

    我们才仅仅只是入目所见,神情就立即变得凝重起来,这种手法确实是被人给下了咒。

    七岁的李小武身着红衣,那是女孩子的红色泳衣,他的身体弓背仰头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房梁之上,在李小武的眉心还有一点奇异的红痣,那是凝血聚集而显的红痣,他的死因目前还不得而知,单单从眼前这些线索分析,我和苏洛依得出了一致的结论——

    李小武的魂魄丢失,被人给盗走了!

    这孩子的死前遭遇,可以断定是受了某种养魂炼尸的邪法,对方自不可能是要拿七岁孩子的身体炼尸,所以他的目的便是这童子的生魂!

    苏洛依仔仔细细检查过李小武的尸身,她跟我说——

    眉心红点,应是分魄针所留痕迹;

    身着红衣,是为让魂者凝怨;

    悬地三尺,脚坠秤砣,这是施术者不想让孩子魂魄借地遁走,称砣坠魂,令他死后的魂魄只能留在身体上,无法离体而出;

    以怨养童子生魂,遭受折磨痛楚,施术者显然是在炼魂!

    “施术者可真够歹毒的,可为什么对一个孩子这么的费尽心机?”苏洛辰问。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↘书↘帮↘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我沉吟想着,对方究竟是想用来作什么,现在还不好说,不过无外乎也就那么几种可能,要么豢养听话小鬼,要么炼制怨恶鬼灵,要么……是拿童子生魂施展邪法。

    不论是哪种可能,现在李小武的魂魄分离,那生魂都已被盗走了。

    我问苏洛依,能不能借你灵媒派术数追溯一下昨夜的事情?

    苏洛依秀眉微蹙,点头说能。

    人多噪杂,不便施法。

    我找来李洪泽的父母,让他们将来看热闹的村里人统统都赶走。

    清场之后,苏洛依伸手轻轻放在李小武的身体上,而后借命轮福报通以灵媒术数通灵施法,她双目呈现白瞳,周身散发出磅礴而浑厚的苍凉气息,她一手抄起画笔于画纸上开始快速落画。

    伴随着沙沙摩擦的声音,一张画纸很快落成。

    画上所呈现之景,是李小武形态古怪僵硬,正从家里走出时的样子,而在李家院子里的阴影处,还站着一个看不清面相的人,看身形应该是一个高大的男人。

    替换过画纸,通灵施法继续。

    没多大会儿功夫,苏洛依一连又作画出了三幅,而后她猛喘一口粗气,终于从那神奇的状态中脱离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悬吊房梁的小男孩突然睁开了眼睛,他的头以一种诡异非人的角度扭转过来,死死盯着力歇的苏洛依,这已死的七岁男孩竟然活过来了!?

    苏洛依被吓一大跳,失声尖叫。

    小男孩脸上流露出一抹僵硬的狞笑,他张开嘴巴吐出一口淡薄的黑气,这黑气由怨念所凝聚,出现的一瞬间就向着苏洛依袭击了过去!

    我神情一冷,弹指间激射出一道虚灵火苗。

    黑气刚沾染到紫青色的虚灵火,立即便就像是遇到了天敌般,它四散想逃,但火焰如遇油气,轰声骤燃,随着一道凄厉怪叫响起,黑气眨眼间便就彻底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玩意儿?”林海叫问。

    “是鬼灵吗?”赵永廷问。

    “似乎是怨气!”小若道。

    苏洛辰阴着脸说:“残留魄体,竟敢欲借怨念伤人,真该死!”

    苏洛辰掌中有雷霆电弧跳跃,这家伙因苏洛依险些没有受伤而发怒了,他这是想将小男孩身体内的怨气和遗留魄身一道以雷霆之力诛灭!

    我连忙抬手拦住了他,没让他那么做。

    而这时尹素兰上前扶住苏洛依,两个人稍稍退远一些距离,对于刚刚那一幕她们都心有余悸,如果苏洛依被这黑气趁虚而入,那就算不死也得丢半条命啊!

    “你还想留着这歹邪的玩意儿?”苏洛辰问我。

    我回答他:“袭击伤人,并不是小孩子的本愿,他是受到了操控,你就算是灭了它又有什么用?无非是出一口恶气而已!”

    “这恶气难道不该出吗?”苏洛辰瞪着眼睛。

    我白他一眼:“你留着向凶手出吧!……这孩子的魄身,我留着还有用。”

    拿起苏洛依作出的四副画,我沉吟着仔细观瞧,至于那李小武积怨的魄身,我随手施以虚灵土术数,借地气锁链将之捆缚。

    除第一张画外;

    第二张到第四张画的情景都在这柴房中,呈现的内容,是施术者自开始动手吊起李小武的身体,到施法取走童子生魂离开的过程。

    已经确定七岁男孩是被人所谋害,但这凶手到底是谁,画上却没能清晰的画出来。

    苏洛依解释说,那男人身边有小鬼儿跟随,遮掩了他的样貌,每当她想仔细看清这男人的长相时,可看到的都是一条鬼魂缠在男人的脸上。

    我问她,那这男人之后去了哪里?

    苏洛依摇摇头,她说她也不知道,以灵媒通灵施法只看到了这么多事情。

    我沉吟仔细看着那第一幅画,七岁的李小武被人以邪法操控,自己离开了家中,很显然对方一手法术造诣也颇为不俗,可这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?

    仇怨报复?

    从现在看可有些不太像!

    因为若为报复,手段完全不必这么繁琐,也压根不用盗走男孩生魂,他完全可以在不暴露自己身份的情况下,下咒令男孩李小武魂飞魄散、永世不得超生,我相信这画中的男人绝对有能力办到!

    如果真不是陈家人,又会是谁在这当口以邪法害人拿魂?

    思来想去,这件事还是应该问一问李天水,看他是不是认识画中的男人究竟是谁,可李天水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,那李洪泽同样也是不知消息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