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六百二十八章 守桥者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楚天,你不能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你如果杀了我,我钱王寨的老祖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!“

    被风沙战马踩在脚下的凶灵,直到这一刻还在向我威胁,他报出了他家老祖的名号来,听他说那是自封钱王的邪魔之灵,就连鬼界鬼王也得对他家老祖礼让三分。★首发追书帮★

    “钱王寨的鬼灵原本只是被凶兽烛女拘魂拿命,这才会化成的鬼灵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是入炼狱受刑,以后就肯定还有轮回往生的机会,可现在,你们是自作孽不可活!”

    “钱王老祖不放过我?”

    我俯视着战马铁蹄下的凶灵,冷哼说:“我楚天入这鬼界,也不会白来一趟,你放心,我绝对将你们整个钱王寨的鬼灵,尽数诛灭!”

    手中神戟刺穿这凶灵的脑袋,这凶灵顷刻间彻底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我收回银月弧刃戟,风沙战马缓缓消散,解决了这只凶灵,其余剩下的鬼灵就已经不足为患,他们多多少少都受了一些伤势,很快就在众多鬼魂齐心协力下,围追堵截全给抓了回来。

    龙门涧,断崖边。

    这七八只鬼灵跪成一排,等候着我的发落。

    这些个鬼灵被抓回来的时候可没少受幸存的鬼魂们关照,暴风骤雨般的拳打脚踢之下,当场生生打的两只重伤的鬼灵魂飞魄散,而眼前的这些人模样鼻青脸肿,阴身虚浮,也是一副活不长久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龙门神,杀了他们,为枉死鬼魂报仇!

    “杀了他们!“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许许多多的鬼魂站在我的身后,他们义愤填膺的还想动手,我抬手先拦住了这些人,因为我还有些话要问这些鬼灵。首发www.zhuishubang.com

    据他们交代,这把持龙门涧的主意,正是钱王老祖所下的命令。

    钱王老祖,黄泉一界,钱王鬼寨的掌事者。

    他的实力据说与鬼王皇者相差无几,自从黄泉一界与鬼界融合,幽冥接壤,这位钱王老祖的鬼灵阴身实力就一直在突飞猛进,而现在已有魔灵层次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些鬼灵,也并不全是钱王寨人,他们很大一部分都是从鬼界招募而来的鬼灵。

    在这弱肉强食的阴间鬼界,攀附势力是保命最好的办法,否则一个人单枪匹马,很快就会死在无休止的混沌争斗中,

    除了他们之外,另外几座石桥钱王老祖也分别派了人去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钱王老祖还下了禁令,鬼界魂者,不容许再踏入石桥附近半步,违者即死!

    “这什么狗屁老祖,做事还挺霸道。”

    我微皱眉头,烛阴大神以黄泉一界成为连接鬼界和幽冥的走廊,这钱王鬼寨的人竟然敢出来拆台,这不是顶风作案的找死吗?

    可似乎,烛阴大神并没有出手的打算啊!

    我回头仰望一眼天空,皱眉更浓,这大神的打算不会想让我出面解决麻烦吧!?

    站在我身边的还有四只鬼灵,这是那四只幸存下来的怨灵。

    成百上千的鬼魂只活了他们四人,这份仇怨凶戾在他们的魂魄阴身中根深蒂固,他们已经不可能再过得去龙门涧了。

    我向这四人说,面前的仇敌,是害了你们的罪魁祸首,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报仇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四只怨魂鬼灵面目狰狞,双眼血红,他们最终选择将杀人的那些鬼灵全部都推下了龙门涧,深渊下的枉死魂魄,会决定究竟该怎么向他们报仇。

    石桥恢复通行,那些幸存的普通鬼魂不再耽搁,纷纷跨上石桥而去。

    他们中也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、有运气,能够过桥而去,至少仍有一半鬼魂被吹落了深渊山崖,消失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“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我向四只怨灵问。

    他们低着头沉默,再怎么愤恨不甘,可事实已经如此,他们已经彻底失去了偷入幽冥世界的机会,一辈子都将被困在鬼界之中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决定留他们看护石桥。

    那么多的鬼魂因为这石桥而亡,他们是最后的幸存者,承托着亡魂心愿,作为守桥者也是再适合不过。

    不过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龙门神,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四只怨灵偷偷互相看了看,有点不太好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是连环强奸碎尸杀人犯,被执行枪决之后,就来到了这里。”一个怨灵尴尬说。

    靠,变态啊?

    “我是放高利贷的,逼死了……有一些人,后来被欠债人报复害死,用水泥把我浇灌进了工地水泥柱里。”另一个怨灵心虚说。

    靠,地痞流氓啊?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一个教师,曾经……”又一个怨灵推了推眼镜,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靠!

    你丫别说了,斯文败类,人面禽兽!

    “。

    我眼睛一亮:“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一个外贸公司的普通职工,因为得罪了上司,妻子孩子被大货车撞死在了我的面前,而我也被他们给用枪打死了。”这怨灵哽咽说。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样的外贸公司?”

    “就是别人与我们公司合作,留下悬赏任务,而我工作业绩比较出色,惹上司妒忌,最后就被灭了口。”怨灵戚戚然回答。

    “特工杀手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龙门神啊,您是怎么知道的?”怨灵意外问。

    靠,你丫死有余辜!

    好家伙,四个怨灵,没他妈的一个是好东西,难怪会堕入这鬼界中,也难怪能够最后活下来。

    就这种人也配成为守桥者?

    可他们却跟我辩解说,身处鬼界的魂魄,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因和难言之隐,但这……并不妨碍他们希望轮回投胎,希望重来一次啊!

    这话让我莫名觉得有些刺耳!

    我不想审判他们,但他们确实都是活该如此,能够从那么多魂魄中幸存,也是因为他们有着别人没有的凶戾。

    为恶者,跟我说他想活;

    我只想告诉他三个字,你活该!

    四个怨灵跪倒在我面前,哭成一片,求我能够救救他们,帮帮他们。

    我面无表情说:“守护这座石桥,自我救赎,或许有一天神灵会被你们的行为感动,高抬贵手,给你们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,我能帮你们的也只有这么多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