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七百一十章 张安生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这个在歇斯底里大叫着他没错的男人,名叫张安生,他祖上与茅山派天师传承有着渊源,据说他还是张家的外姓子弟。免-费-首-发→【追】【书】【帮】

    这里所谓的外姓,其实是指他爷爷那一辈倒插门入的张家,这才有的张姓安生。

    他本就是贵州人氏,自父亲那一辈便回了这贵州老家。

    张安生所修的茅山术得自茅山上清派,上清派自古便出天师,张天师的威名响彻中华大地,要说这张安生的父亲回到贵州的原因,还是因为这个人心性品端不佳,再加上自幼亲眼目睹生父所遭受的种种不公平待遇,以至于有点……心理变态!

    结果显而易见,张安生的爹被天师派除名,这才带着儿子回来了贵州老家来。

    张安生自幼承袭父亲所修的茅山术,他可比起那捞尸人陈家强多了,他有着真本事茅山术在身的人,这一手摄魂炼灵之法,便是运用的道术手法。

    他们父子二人回来之后,家中早已没了田屋,所以一直居无定所。

    张安生的父亲在他还没有长大成人时,就疯癫而死,据张安生自己说,他爹是被人给害了,但究竟事实如何,却已经没人知晓。

    后来,张安生自学成才,也得了些皮毛茅山术,这才辛苦一个人混日子长大。

    说起张安生与九龙窟白龙的相识,这还要多亏了李天水!

    那年,有人找到张安生,以高价寻求入九龙窟捞尸,张安生早就听闻过九龙窟的神秘,虽然他没有自信能够生入生出,不过他还是满口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为了能赚钱牟利,张安生先是试探了九龙窟的深浅。

    他以茅山术,折纸鹤通灵探路,然而但凡入了九龙窟的纸鹤尽数无踪,张安生知道这玩意儿他不能进去,于是乎就把这件事包装一番,另找人托到了李天水那里,当时李天水捞尸人的名号还不显露。

    为了能够购买童子魂魄,李天水没有细究,就接下了这活儿。★看★最★新★章★节★百★度★搜★追★书★帮★

    捞尸的事情,自然一切顺利。

    张安生虽然也付出了十万酬劳,最终只赚了差价,但他却由此打上了九龙窟的主意,他认定九龙窟内绝对有宝可寻,于是乎千方百计想要进去找一找。

    先是利用另外两家捞尸人进去送死,一无所得。

    后来,他又把瞄头再度瞄准了李天水。

    他花费数年时间,观察李天水的一举一动,终于让他窥得了李天水的秘密,这让张安生心惊的同时也意识到——机会来了!

    于是,他故技重施,以童子魂魄在湄江河边引诱,到底是引来了白龙。

    但当张安生见到这条龙之后,才终于意识到他之前的想法都错了,九龙窟里非但没有宝,而且还是凶恶非常的大凶之地,可是富贵险中求,更何况他当时的性命还在白龙手中,所以他答应了为白龙所用的条件,而交换来了法术修为更进一步的好处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张安生便一路顺风顺水,偶尔受白龙之命,帮助他办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时间很快过去多年,直到前几日,白龙再有命令下达。

    “十四只童男童女生魂,一日之内务必搜集!”

    张安生领命之后,这才开始四处寻找童子魂魄,倒也是他运气好,这些年来走南闯北结下一些人脉有了用处,很快他就物色好了对象,就在当天晚上便就开始动手。

    以豢养的小鬼引诱,以茅山术下咒摄魂,一日之间便残害了十四个孩子。

    张安生之所以说他也是被逼无奈,那是因为如果他不配合白龙,不但他会死,这九龙窟附近水域必发大水,届时整个湄江县都将是一片汪洋!

    他接触过白龙多年,自然知道白龙的神通。

    虽说他借助白龙这些牟取了不少利益,但是相比较于大部分人的安危,还有他的性命,牺牲这些孩子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谁都不想死,但总得有人去死!

    他张安生又何尝会想当满手血债的刽子手?

    面对白龙的命令,只有一日之限,他只能冒险这么干,他真的是别无选择啊!

    所以,他说他没有错!

    张安生这番话说完之后,不知道有几分真假。

    但我们却听得神情怪异,纷纷看向了捞尸人李天水,同样的苦衷,不同样的选择和做法,但不可否认他们都有着一样的罪孽!

    真可谓天道好循环,一切皆有因果!

    李天水双眼血红,压抑着无穷无尽的愤怒,他不能接受张安生的说辞,身为捞尸人的他付出了多少,牺牲了什么,又怎么能跟这个丧心病狂的杀人犯等价而论?

    这张安生的存在,无形中就是对于他李天水的一种讽刺和耻辱!

    我问张安生,一夜间十四条孩子性命,你难道就没有想过后果吗?国安局怎么可能会放过你?道门五宗又怎么可能会放过你?

    张安生告诉我说,他怎么可能没想过,他怕,他怕的要命!

    他早就想好了,等做完这件事之后,就离开贵州躲去外地,甚至是最好躲去外国,这些年他也攒了不少家底,足够他逍遥一阵子的了。

    这我就想不明白了,白龙怎么可能会放你离开?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……是因为……”鼻青脸肿的张安生唯唯诺诺,有些想说又不敢说。

    我冷着脸:“不想说的话,那就不用说了!”

    “我说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张安生怯懦看我一眼,这才低着头结结巴巴的说:“白龙即将修行圆满,明日便将历化形之劫,腾龙入海,只要过了明天之后,我就能够彻底自由了,腾龙入海之后的白龙又哪还能再看得上我啊?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你怎么知道?”苏洛辰沉声问。

    张安生老实回答说:“上清典籍中有所记载,蛇蛟化龙,需历化形之劫!……而白龙的修行,是它亲口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我沉默了,苏洛辰也沉默了。

    我们互相对视一眼,神情凝重,明天……就在明天,未曾想到竟然时间那么快!

    难道今天神魔将七莲居士会现身!

    “楚天,你问完了吗?”一直没说话的李天水终于开口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问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能把他交给我了吗?这是你承诺给我的事!”李天水面无表情道。

    我微皱眉头:“可以倒是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等我把话说完,李天水已经动手拎起了张安生的后衣领,不顾这家伙凄厉的大喊大叫,拖着他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脸色阴沉的有些骇人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……应该管管,劝劝?”苏洛依愕然问。

    我反问:“你同情那个人?”

    “姑奶奶怎么可能会同情他?他就算死一百次,被剁成肉酱喂狗都死不足惜!……只是,李天水如果杀了他,不是又背负一条人命了吗?”苏洛依道。

    “不,你想错了!他这是在洗刷他的耻辱!”

    我轻轻摇头,随后站起身,凝重又道:“由他去吧,咱们还有更要紧的事要做!……明日,诛龙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