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七百一十一章 极尽折磨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李天水拖走了张安生,我知道他打算干什么,但我却没有想到他所用手段竟然是那么的残忍。★首★发★追★书★帮★

    这是一场报复的盛宴,参加其中的人远不止是他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在歇斯底里的释放着怒火,用千百倍的痛苦惩罚,让张安生对于他所作出的事情付出代价,甚至……他还施法将张安生的魂魄封在身体之中,即便是张安生已经死了,也要继续承受着切肤的痛苦。

    就算究极我的想象,也绝对想象不到李天水到底动用了多少刑罚手段,若入炼狱,其苦难也不过如此吧?

    浅浅说上几条……

    他们抓来几只大老鼠,一只铁桶,些许火炭,将老鼠放在张安生的肚皮上,以铁桶罩住,将火炭置于铁桶之上,随着温度的不断递升,炙烤着想要逃命的老鼠将张安生的肚皮抓破,钻进他的身体里将五脏六腑搅成一团烂泥。

    他们将铁丝一圈圈缠绕在张安生的脑袋上,一点点的不停收紧,生生将张安生的头颅骨挤爆,那剧痛传递在张安生的每一个神经末梢,令他的身体不自觉的颤栗抖动。

    他们找来一条破轮胎,灌上汽油点燃,套在张安生的身体上,这场火慢腾腾的足足烧了几个小时。

    最后,他们削尖了一整根木桩,由下而上将半生半熟的张安生捆绑着穿透,竖立起木桩将张安生搁置在院子里,受重量的压迫,张安生的身体不停在木桩上下坠,每坠一分便就是一分难以形容的痛苦。

    这番情景,除了惨绝人寰之外我想不出第二个形容词。

    但饶是如此,张安生仍旧还没有死,或者说他的魂魄仍旧还存活在他的身体里,他无法离开,始终经受着痛苦与折磨。

    凄厉至极的惨叫声源自灵魂而起,响彻整个黑夜,持续到天亮才逐渐停歇。免-费-首-发→【追】【书】【帮】

    外人虽然不知道李天水他们在那小院里在做些什么,但是光听到这惨叫,就已经令人不由得阵阵头皮发麻,心惊胆战,没有人去同情杀人犯张安生,但是谁能不畏惧这般痛苦的死亡?

    我切实见识到,何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

    人心,险于山川!

    张安生虽然罪该万死,但对他施加报复的人,又何尝不是化身为了恐怖的魔鬼?

    苏洛依有些于心不忍,干脆紧紧握住自己的耳朵,但却挡不住那刺耳的声音。

    尹素兰神情复杂问,为什么不干脆给张安生一个解脱?

    我长长叹息一声,这是张安生应受的惩罚,虽然……我并不赞同以恶惩恶的举动,尤其是这种将自己化身为邪恶的举动。

    林海、赵永廷、小若纷纷沉默,就连狼妖蒲牢也有些眼角直抖,沉闷道着:“人类真是可怕的动物!”

    “你曾经吃人的时候,可不见你这样说。”苏洛辰嗤笑。

    蒲牢神情一滞,嘀咕道:“我现在又不吃了,就算以前会吃,也绝对不会折磨自己的猎物,都是咬死了之后才吃的……”

    我打断他们的对话,现在该说正事了!

    明日诛龙,需要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就单从眼下得到的情报来看,好消息是,白龙身受重伤,这场化形天劫无疑是极好的一个机会,但它同样也会垂死反击,更棘手麻烦的是它还能借用人皇神识印记的力量,所以我们也不能大意了!

    可以确定,白龙历劫之时,会引动此地水域的力量,需要提醒沿河道下游的所有村庄,这是其一。

    诛龙之时还要设法困住它,不让它能够脱身,这是其二。

    尽力遏制住水域力量,尽力不让大水脱离控制,以免天灾造成严重的后果,这是其三。

    最后一条,便是诛龙!

    提醒和疏散下游村庄,我拜托给了老爸楚三石,虽然说他现在受到监视,行动不便,但我只能将这件事寄希望给我父亲,也只有国安局出面才能最大化的减小伤亡。

    困龙和诛龙的事,无可推卸的落到我和苏洛辰的头上。

    但眼下难办的是该怎么困住它?

    思来想去,我还是冒险与南冥村的徒弟李宗国取得联系,我要暂用五行虚灵罗庚。

    李宗国自然一百个愿意,只是这行人派传承之器该怎么送到我的手中?

    李宗国想来,坐镇家中的山魈妖肖山也想来,但他们两个的目标实在太大了,是重点被监视的对象,根本没办法脱身离开,最终他们决定由徒弟段不凡带着行人派传承之器赶来。

    至于其它的突发情况,就全权交给了苏洛依和四位鬼兵,由狼妖蒲牢随时驰援各方。

    “那我呢?”

    尹素兰愣愣问,所有人都安排到了,唯独遗漏下了她。

    苏洛依笑盈盈揽住尹素兰的腰肢,轻声调戏道:“好妹妹要乖乖呆在家里,等着我们回来!……你可不能出事,安心养好自己的身子才是要紧,万一哪天楚天又需要了呢?你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直接就被呛住了口水,我狠狠瞪苏洛依一眼,对你个大头鬼!

   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!

    尹素兰眼睛一亮,目光含羞带臊的望着我,暗送秋波,在她的眼眸深处隐隐还有一团更加炽热的火焰。

    这一刻我只感觉头皮阵阵发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这个夜里,被李天水拖走的张安生备受着生不如死的痛苦折磨;

    也在这个夜里,以九龙附近方圆十公里范围内,由国安局出面领导,投入了地方可用的所有人力物力,遣散由湄江河开始自下游的居民民众,不但如此,还征调了就近驻扎的军方部队连夜赶来。

    鸡已啼鸣,但天却不见光亮。

    仔细看去这才发现,那厚重不知几许的黑云已然将天空层层笼罩,云层内隐隐还有雷鸣轰隆,响彻大地,将那晨曦的光亮彻底隔绝,不透露出任何一丝一毫。

    起风了,狂风疾卷,掀起整条湄江河水域上的浪潮波澜。

    天空仿佛拉近了与地面的距离,这恐惧莫名的压抑,笼罩在所有人的心头,有官方警示消息迅速传遍周遭——暴雨将至,预估将会引起洪水和泥石流灾害,请相关部门注意抢险救灾。

    而位处湄江河下游的几个河道水坝则是防守的重中之重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