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七百一十九章 另一个我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我”冷嘲热讽作罢之后,扭头转身准备带着其他人离开,随意的招手之间,五方鬼兵守驱使灵符控制,化散鬼兵阴身依附回我的身体。★首★发★追★书★帮★

    天人苏洛辰也受到了那十分强大的控制招引,他脸上微惊,连忙以秘法将驱使灵符封禁,这才免于被拘摄。

    “我”意外的抬眼看向苏洛辰,笑容别有趣味。

    又招呼苏洛依他们一声,就此准备离开,可道门的人又哪里会轻易放我们走,他们拦在我们的面前,摆开动手的架势,这是想将我们给擒拿活捉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

    “别给脸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我”脸色阴冷,抬手之间五行虚灵罗庚已在掌心之上。

    “你楚天已是强弩之末,竟还敢这么出言不逊?今天要是不将你擒回道门,我辈弟子岂非成了天下的大笑话!”堪宗高人愤怒道。

    “我”轻蔑抬起眼睛,目中寒光闪烁:“是不是强弩之末,你们这些人可以试试!……当日在瑶池仙境门户,尔等正派道门以我棋子,随意欺辱,今天又再度恩将仇报,莫以为我楚天真是软柿子不成?是非公道,自在人心,我楚天自问与你道门毫不相欠,尔等若再口口声声辱我为邪魔,一再苦苦相逼,那就别怪我楚天视尔等为不死不休的仇敌!”

    “楚天疯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洛依、苏洛辰、尹素兰,段不凡、狼妖蒲牢、五方鬼兵,乃至是道门弟子此刻心中都浮现出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这番话彻底撕破了脸面!

    不要再扯什么道门传承,更不用再说什么天下苍生,去他的颠覆三界秩序,又与我行人派楚天何干?

    你道门欺我在先,我楚天一再忍让,现在几乎明目张胆的想要卸磨杀驴?

    那么好啊!

    少来冠冕堂皇那一套,虚伪!

    直说了,你道门就是想要拿我,甚至是杀我,以此好逼迫九尾香狐妃就范,我楚天现在就回你们一句话——痴心妄想!

    堂堂道门五宗竟把如此下三滥的手段,当作是制胜法宝,这传了出去那才叫一个丢人的大笑话!

    邪魔?

    是邪魔又何妨?

    不是又何妨?

    既然我楚天是与不是,都改变不了你们对我的看法,那我又何必委曲求全的活在你们口中的世界里!

    这……就是“我”的态度!

    所有道门弟子顿时怒不可遏,之前那番话只是撕破脸面,这个态度却是彻底激怒了他们。★首发追书帮★

    占宗的那位老人发出一声长长叹息,他浅浅摇头,浑浊的双目中却有杀机浮现:“既然如此,话就不必再多说了!……道门弟子听令,诛妖邪,擒拿阴门楚天!”

    “得令!”

    一众道门弟子听令之后,立即各自施展起法术,御器法宝。

    苏洛辰神情大骇,该说不说,道门的人有句话说的还是不错的,我们几个人现在都是强弩之末,又拿什么对付这些道门弟子?

    这是被抓了,那道门五宗的邪魔狱可不是闹着玩的!

    苏洛依她们更是满脸紧张,段不凡在浑身发抖,只有狼妖蒲牢还像点样子,龇牙咧嘴,凶神恶煞,弓背作着攻击状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此事我楚天记下了,来日定上道门五宗讨个公道!”

    “我”撇嘴冷哼,眼神不屑。

    苏洛辰怒气腾腾的瞪着我,那样子直想骂娘,这都什么什么时候了,还火上浇油?

    还还还……还讨公道,你拿什么讨公道?

    今天能不能逃得了一劫都两说!

    而“我”对他根本就视而不见,就在道门弟子动手施法之时,“我”于空中虚画成圆,有光毫凝聚成镜面,自其内激射而出一道七彩光芒,这道光芒将我们所有人笼罩,瞬间凝形成一艘无形透明的舟船。

    “那是!?”

    在所有人众目睽睽之下,透明舟船将我们几人的身影敛藏,随后激射向空中彻底消失不见!

    占宗高人和堪宗高人目瞪口呆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形透明的舟船将我们所有人包裹,脚下虚无之处却似踩在实地上一样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很令人惊奇!

    而更令人感觉惊奇的却还是“我”,其他人都一副见鬼的模样看着“我”,像是竭力的在重新认识我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是黄泉台吧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留在鬼界了吗?为什么你还能够取回?”

    苏洛辰眯着眼睛,注视着我问。

    “我”回答:“自始至终我都可以取回并操纵,虚境环之上有我的神识灵印,如今二者合为一器,我能御器黄泉台难道是很奇怪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御器不奇怪,可你很奇怪!”苏洛辰又道。

    “我”笑了,笑容有几分邪魅,并没有回答苏洛辰的这句话。

    借助神器黄泉台遁走,离开之时,我们绕过白龙被诛之地,将这条伪龙的尸身摄取,被围攻而死的白龙尸体如今只剩下焦炭一片,骨血皮肉均已被消融,留下了一大块凝聚在一起又坚硬无比的黑色晶体。

    这玩意儿乌漆墨黑的,不透光亮,但是看上去就不像凡品,“我”将这一大块黑色晶体扔给了苏洛辰,让他帮忙处理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处理?你要它干什么用?”苏洛辰问。

    “我”又答:“将里面的龙筋与龙晶剥离,我有大用,你照办就是。”

    苏洛辰皱眉更浓,苏洛依更是看着我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何止是他们,所有人都觉得“我”实在太反常了!

    但“我”对此没有任何解释,御器黄泉台,无形透明的舟船借水道行走在湄江河之上,我们首先脱离贵州地界,以免道门五子之一的元阳真人自无边广妙世界回归之后,对我们的踪迹进行追踪。

    “我”似乎不太愿意和他照面,所以一路都在躲着走。

    离开贵州之后,我们便停止御器施法,打开两界门户将黄泉台送入鬼界,我们准备乘交通工具去位处河西走廊的敦煌。

    行人派传承之器交还给段不凡,让带回南冥村物归原主。

    并且,“我”还有几句话交代。

    “再有道门监视,告诉肖山和李宗国,无需跟他们客气!……如果道门知趣的话,应该会提前自行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通知宫商羽和林英,我楚天请辞行人派清肃者之位,举荐弟子李宗国担任。”

    “也告诉李宗国,他既然是欧少卿亲选,就莫要辜负欧少卿的期望,师父我在与不在,并无分别。”

    段不凡听完我的话之后,整个人完全都傻掉了!

    他呆愣愣的望着我:“师父,您……您是不是要叛出师门了啊?”

    “多嘴!”

    我面无表情横过去一眼,段不凡立即浑身抖了抖,不敢再多说什么,最终他带着罗庚盘离开返回南冥村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