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七百二十五章 老僧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楚天!”

    耳边传来苏洛辰的焦急大叫声,他拼命想要挣脱泡影虚幻的束缚,但却根本就挣脱不出。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↘书↘帮↘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生死之际,我下意识运转术数。

    虚灵水衍化成冰,在我面前凝聚出一道冰墙,黑光激射而来,刚碰触到冰墙立即化成了汹汹的黑色火焰。

    “红莲业火!?”

    我虽然没见识过这玩意儿,但是能认出来,阴间幽冥地府有红莲地狱,这业火便是其内烧地狱罪人之火,正所谓恶业害身譬如火!

    虚灵冰根本就难以抵挡这奇异的火焰!

    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时,汹汹的黑色火焰已然将虚灵冰消融,眼看就要将我的身体焚烧。

    “净如,住手。”

    一道令人倍感亲切的沧桑声音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就在我的面前,黑光如柱,黑火汹涌,却都奇异的定格在了空中,连带着那尊忿怖魔像也定格在了空中,这是有人以大法力神通术将此片空间禁锢,所运用的正是与梦幻泡影类似的手段。

    我呆愣在当场,浑身出了一层冷汗,惊吓的甚至一动都不敢动。

    禅房前,不知何时出现一位老僧。

    这老僧身穿灰色佛袍,其貌不扬,脸上的皱纹褶子简直比枯树皮还要严重,他身形消瘦,但却流露出仿佛泰山一般巍峨的气势来。

    老僧双目浑浊,脊背硬朗笔直,他静静的在凝视着我,目光似春风袭来,令人觉得倍感舒适。

    既然能做到开口间破法,想来这老僧就是那位——班禅活佛。

    净如法师闻此,虽然心有不甘,但还是收起了法术,那尊忿怖魔像徐徐散去不见,黑光和黑焰也都渐渐消失无踪,净如法师随后走到班禅活佛面前,双手合十,躬身恭敬道:“师父。★首发追书帮★”

    直到这时,我才心有余悸的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苏洛辰自梦幻泡影中脱身,他快步也走到我的身边,眼神中隐隐有些警惕的望着净如法师和班禅活佛。

    “不知贵客来访,有失远迎,怠慢了。”

    班禅活佛双手合十,以礼相待。

    我见此连忙还礼,活佛可是够客气的,我们深夜登门,夜探雷音寺,不论换成谁恐怕都会不高兴的,但我们也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
    班禅活佛请我们入禅房说话,他的弟子净如法师始终随侍在一旁,乖巧的简直不像话。

    落座之后,还没等我们开口,活佛就道明了我的来意。

    “楚天小施主是为人皇神识印记而来?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我点头,直接开门见山,我要得到人皇神识印记,并以此找到昔日人皇麾下神魔将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老僧听闻过楚天小施主的事,恕老僧直言,若小施主肯放下心中执念,入佛门持戒修行,或可避业障缠身,或可得一身自在。”班禅活佛注视着我的眼睛道。

    我脸上神情古怪,这话什么意思?

    想收我为徒?

    让我剃度出家修佛?

    我委婉拒绝,我可不是五根清净的人,入不了佛门修行,更何况已经是阴门弟子,又哪能再入你佛门修行?

    扯这些扯的就有些远了!

    我又问起人皇神识印记在哪,是不是被活佛给封印了?又是不是可以还给我们?

    “是也不是。”班禅活佛道。

    我顿时露出苦瓜脸,活佛您就不能别打哑谜了吗?咱们有什么说什么,我有事有大事,今天上门请您帮忙,如果您有条件或者要求,都可以直说来听听,我楚天要是能够办到的话,绝对不推辞!

    班禅活佛笑了,他说他并非那个意思。

    昔日殷皇所残留神识灵印确实为他所封印,但现在若想让他还给我们,他却就做不到了。

    我奇怪问,这又是为什么?

    “因为残留的神识灵印已经不再此处。”班禅活佛道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上,净如法师并没有说谎,并非是活佛不肯帮忙,而确实是神识灵印已经不再此处。

    四十年前,活佛云游到敦煌雷音寺。

    当时此地发生了一件邪恶怪事,致使许多人无辜死难,事后雷音寺主持高僧出手除魔,诛灭了一个被外道邪魔控制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人虽已死,但邪魔未灭!

    主持高僧以己身为祭,引邪魔侵体,封入身中,这件事才终于暂时得以平息。

    但那位主持僧人却小瞧了这邪魔,他于佛前日夜诵经,忍受痛苦折磨,意图能够凭借佛法将侵体邪魔消灭,可事与愿违,凭他的道行修为能够抵抗邪魔侵蚀已是勉强,根本就没有余力再消灭那邪魔。

    后来,班禅活佛云游至此。

    他见到此种情况之后,便尝试施法除魔,然而邪魔已与主持高僧神魂纠缠在一起,除魔也就意味着将要杀死这位高僧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愣了愣神。

    这不是跟我眼下的情况相差不多吗?

    而那主持高僧却要远比我豁达的多,高僧露出笑容,言道:“世人终有一死,何所惧哉?劳烦班禅师兄为我行法,将邪魔诛灭,助我解脱,得入佛国净土。”

    事后,主持高僧命殒身死,尸身以烈火焚化。

    而那侵体邪魔便正是残留的人皇神识灵印,它被班禅活佛所封印,也被活佛所消灭,这已经是四十年前的事情,故而活佛才会说人皇神识灵印已经不在此处。

    转眼四十载,历数冬秋。

    敦煌已再无人皇神识印记出现,这也是班禅活佛留在雷音寺修行至今的原因。

    我心中感慨唏嘘的同时,却又很是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相比较于主持高僧的豁达和慷慨赴死,我多多少少就有点贪生怕死的嫌疑了,虽然我确实不只是为了我自己……

    苏洛辰皱眉问道:“活佛您确定将人皇神识印记消灭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从眼下结果看,应该如此。”班禅活佛回答。

    苏洛辰古怪轻笑出声,这么说的话,其实活佛也并不是那么确定,所以才会又留在雷音寺长达四十年之久。

    班禅活佛看得出他的意思,和蔼一笑,转而说道:“天人被迫逗留世间,必将再历劫数,方能证果!……你与楚天小施主一起行事,这是你的机缘,怕也将是你的劫数,且要好自为之啊!”

    “乌鸦嘴!”

    苏罗辰嘀咕一声,向我身后躲了躲,不敢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班禅活佛露出一副我是为你好的眼神,看的苏罗辰浑身直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楚天小施主?”

    “我在听……”

    我回过神应声。

    班禅活佛深深看我一眼,叹息又道:“老僧有心助你脱险,但轮回苦海,世事变幻,终究还在于你自己本心的选择,楚天小施主,老僧知道你心中仍有不解疑惑,不妨说出来与老僧听一听,或许老僧还能略尽绵薄之力,帮你一二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