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七百二十六章 关于魔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班禅活佛主动向我表达了善意,然而,我却陷入了深深的犹豫中。★看★最★新★章★节★百★度★搜★追★书★帮★

    说?

    还是不该说?

    我暗恨咬牙,气恨自己竟然变得这么贪生怕死,遥想当初师父王四为了消灭凶灵,慷慨赴死,再看雷音寺主持高僧,同样为了诛灭邪魔而慷慨赴死,他们都不曾有过犹豫,而我现在竟然这么的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,我冷静下心神,开口说:“活佛前辈料事如神,晚辈确实有着疑惑为难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苏洛辰脸色一变,忙拉了拉我的衣服,给我使着眼神让我别乱说话。

    其他五方鬼兵也纷纷开口。

    “楚天,你疯啦?那种事怎么能说?还是跟他们说?”林海叫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想清楚!刚刚活佛的徒弟差点都没有杀了你!”赵永挺也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说,绝对不能说!”小若也道。

    “不说的话,咱们或许还可以想想办法,但你要是开口说了,这可相当于把你的命交到了别人手上!”连金玉珠这丫头也看的分明。

    我心中长长叹了一口气,与他们想的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以班禅活佛的修为道行,再加上真身本尊很可能是佛国大菩萨的身份见知,以及都能教出净如法师这样的弟子来,说不定他真的能有办法解决我所遇到的麻烦。

    我心意已决,最终还是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活佛可曾听闻过,天外天世界,修罗恶魔,魔尊汨罗之名?”

    “有所听闻。”

    “那活佛应该知道,魔尊汨罗手中所持有把极阴极邪的武器,名曰圣邪剑。免-费-首-发→【追】【书】【帮】”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班禅活佛抬眼看我,苍白如雪的双眉微皱,问道:“楚天小施主怎么会知道关于魔尊汨罗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所遇到的问题,就跟这位魔尊有关……”

    我将所有事情和盘托出,从与日本阴阳道相斗,得到流星陨铁所铸的魔兵断剑落星开始,到魔性种子将人皇神识印记吞噬,并将我心神灵台处供奉的三师灵位驱逐为止。

    我尽量平静的说着一段有一段事情。

    而班禅活佛的脸色,以及看着我的眼神,逐渐从震惊意外,再到皱眉凝重,以至于最后意味复杂的深深注视着我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那魔性种子已然能控制你的身体了吗?”班禅活佛不确定的又问。

    我叹气点头,确实是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一侧旁听的净如法师神情骇然的看着我,满脸的难以置信,但那却是一种想要将我杀之而后快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楚天,你可知你将面临什么样的结果,你可曾想过,最后你将变成什么?”班禅活佛又问。

    我认真点头回答:“我知道!……但是,我现在还不能死,我最后还有一些事没有做完。”

    “是九尾香狐妃之事吧?”班禅活佛又问。

    我再度点头,心中不禁有些诧异,没想到班禅活佛竟然连凝舞的事情也知道。

    “神魔将意图复活人皇归位,这在天界已不是秘密,碍于三界之规,天界无法直接插手此事,只能暗留缘法使然,这也是令人无奈的地方!……楚天,你为凝舞之夫君,这本就让你有着堕为邪魔的凶险,如今你更又被魔性种子侵体附身,你如何能让别人相信,你不会背弃正道去与邪魔为伍呢?”班禅活佛苦笑摇头。

    活佛所说的问题,也正是我的问题!

    我又如何能你们相信,我绝不会与邪魔为伍呢?哪怕是如今我被魔尊汨罗的神识灵印侵体附身!

    “老僧自然是相信你的,否则你也不会将这件事告诉老僧,来求助于老僧。”班禅活佛道。

    我喉咙苦涩,问:“那么活佛,您有没有帮我的办法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这着实令班禅活佛很是为难,他皱眉沉吟,苦思冥想了许久许久。

    “或许可以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听到活佛的回答,我简直都要喜出望外了!

    之前苏洛辰还说什么,兴许玉皇大天尊亲至,或许能有解决的办法,我当时简直都已经绝望了,没想到能在班禅活佛这里再次看到希望。

    净如法师急道:“师父,您不能插手这件事,您的身体……”

    班禅活佛摆摆手,道了声没事,他说既然我楚天找到了他这里,那么佛门于情于理也应该留下一段缘法。

    净如法师张张嘴,还想再说些什么,但却被班禅活佛给阻止了。

    我隐约听明白了怎么回事,看来之前净如法师拒绝外客拜访班禅活佛,说活佛身体抱恙这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佛门与道门不同,佛门修证果位,不求肉身超脱,而道门则求的是能够白日飞升,得道成仙,与天地同寿,这是修行理念和传承上的根本差异。

    既然活佛身体不适,我也不想过多的打扰活佛。

    然而,班禅活佛却笑着道无妨,一切皆是缘法使然,机缘所至,他让我可千万莫要在这个时候退缩后悔,否则他活佛的脸面可就没地儿搁了!

    我尴尬一笑,问活佛那我应该做些什么呢?

    班禅活佛屏蔽左右,让净如法师和天人苏罗辰离开禅房,五方鬼兵也尽数离体,守护在禅房的四周,为我们护法守护。

    禅房中,只剩下我和活佛两个人。

    他让端坐于蒲团上,以调息之法入心神灵台即可,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他就好。

    “楚天小施主,老僧若失手不慎,将你错杀,你可莫要怪罪于我啊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您,您还是小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且放心吧!”

    班禅活佛大笑一声过后,开始凝神施法,我耳边渐有梵音阵阵响起,渡我入空灵之境,引魔性种子显现。

    这是我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受到,那寄身在我心神灵台内的魔性种子的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我渐渐失去五感五觉,意识仿佛脱离了肉身,再次体会到安宁宁静的禅境体会,而就在这时候,另有一双眼睛从我心神灵台内渐渐睁开,如灵胎醒世,恍然之间,我像是站在了一面镜子前,在我的面前另一个“我”出现,他与我的身心内外、面容长相、甚至是魂魄元神都一模一样!

    鲜明对比的是,我和他的性格完全迥异,就像是磁铁两极的反面!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!”

    “那我又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?我自然就是我咯!”

    一问一答之间,不止是行为举止,就连我们的声音都是一模一样,而我紧皱着眉头,他却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