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七百二十七章 大势至菩萨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我曾见过魔尊汨罗真身本尊的模样,那可真真切切就是一位天外天修罗恶魔,身躯擎天而立,宛如掌控一切的邪恶之源。★首★发★追★书★帮★

    而现在,这魔性种子竟化成了一般无二的我!

    我有些想不通那残留的魔尊汨罗神识印记的目的,它既然寄身附体于我的身上,又有了反客为主的机会,那它为什么不干脆将我的元神魂魄吞噬,从而彻底占据这具肉身呢?

    它为什么,要化成我的模样,又为什么要变成我?

    我像是在照镜子一样,望着对面的另一个“我”,我问他,你究竟想干什么?

    他却邪魅笑答:“我是你,你即是我,我们所经历的事情一样,目的也一样,你想完成的事情,便也是我的愿望。”

    “瞎掰胡扯!……我现在想消灭你,你能束手就擒的被我消灭吗?”我冷冷问。

    他撇嘴摇头,笑容更浓道:“这当然不行!……我如果现在被你消灭了,那凝舞怎么办?我还不能死,因为我想去找她,去帮她,去救她!”

    提及凝舞,我心中滕然升起怒火。

    你压根就不是我,别把凝舞说的好像跟你有什么关系一样!

    你就是魔尊汨罗的残留神识印记,只是一个寄生虫般的余孽,你一辈子也别想成为我!

    “这可由不得你。”他嘲笑道。

    我咬牙切齿的盯着他,握紧拳头,暗骂着这个家伙……

    假货装的再真,也仍旧是假货!

    而且我就搞不懂了,寄身于心神灵台,想吞噬占据我的肉身尚可理解,但你丫变成了我,化成了我,这对你又有什么好处?

    他露出戏谑神情,说我不需要知道。免-费-首-发→【追】【书】【帮】

    而这时,班禅活佛施法而起,就在我的心神灵台中,突然间涌现出一道刺目无比的紫金光芒,随着梵音阵阵,紫金光渐渐敛下,露出一尊脚踏莲花的大菩萨身影,它垂目半闭,冷眼悲悯,周身宝相庄严,有宝华光芒普照四方。

    我不禁有些震惊,这就是班禅活佛的真身本尊?还真是一位佛国的大菩萨啊!

    而他却是直接道了这尊菩萨的法号来:“大势至菩萨!?我说你怎么办得到引我凝身而现,原来是班禅活佛愿意见你了!”

    我回头看他一眼,这话什么意思?

    他难道一开始就知道班禅活佛的真身本尊是大势至菩萨?

    我听苏洛辰讲,那佛国化身修行之妙,若在阳世间被人道破真身本尊,便会开口即圆寂,显露真身回归佛国而去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班禅活佛之前不愿意见我,难道也有着被看穿了真身的原因?

    “魔尊汨罗,你既已陨落玉皇天尊之手,当遵守昔日之约,为何还要现身于阳世?”大势至菩萨神情淡淡询问,其音在这灵台世界中隆隆回响。

    他却轻笑道:“你怎知我出现于此,不是昔日之约的一部分?还有……我现在姓楚名天,不是什么魔尊汨罗,大势至菩萨可千万不要认错人了哦!”

    “就此收手,可送你回天外天世界。”大势至菩萨沉吟又道。

    他摇头拒绝:“不可能!……昔日之约束缚着玄穹高,也限制着我,眼下可是我反败为胜的绝好机会!大势至,你要让我走?走了之后呢?难道于混沌之中再浮沉千百年吗?”

    “机遇即在风险中,这是你的机会,也会成了你彻底失败而覆灭的根源!汨罗,你当真要冒此风险?”大势至菩萨问道。

    这时,他突然向我看过来。

    咧嘴而笑,尽显邪魅,开口问道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我说,我会让你死的很惨!”

    我咬牙切齿,大爷的原来是这么回事,他竟然拿我当作了他绝地反击,反败为胜的机会!

    “哈哈哈,最好还是不要太惨,因为那也将是你所经历。”他不以为意的大笑道。

    大势至菩萨淡然道:“既然如此,本尊也便随机缘而行,走一回风险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和我动手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于理于法,于机缘所至,本尊都应该将你逐出阳世。”

    大势至菩萨周身渐起变化,他周身紫金色宝华光芒此刻突然间化成了赤红火焰,菩萨的身形、样貌、气势、威严于赤红火焰而起的那一刻突起异变,不再具有宝相庄严,反而异常威武凶恶,他一面二臂三目,浑身呈黑蓝之色,头戴五股骷髅冠,发赤上扬,须眉如火,獠牙露齿卷舌,十分可怖。

    佛陀有怒,这便是大势至菩萨的忿怒相!

    他坦胸露肚,蓝段虎皮为裙,左手持金刚杵,右手握金刚勾绳,怒目威睁,死死盯着另一个“我”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密主金刚手菩萨?”他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邪魔受诛!”

    密主金刚手菩萨声闷如鼓雷,周身赤红火焰顿时凶猛而起。

    但另一个“我”对此却流露出了一丝不屑神色,似乎压根就不把这尊忿怒菩萨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这一幕令我不禁有几分骇然,班禅活佛说可以试试帮我,没想到竟然是这么简单粗暴的帮法,直接于我心神灵台显露出菩萨相,以忿怒威猛之威将邪魔诛灭。

    我左右各看一眼,莫名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。

    照理说,我是应该上去帮忙的,可是我该怎么帮啊?一边是仿若恶魔的大势至菩萨,一边却完完全全是另一个我,这给我的感觉莫名怪异!

    “站远点!”

    “别插手哦!”

    “否则这密主金刚手将你给错杀了,我可是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他邪魅微笑着,冲我提醒一声。

    而这时,忿怒菩萨倏忽间自莲台之上离开,一手金刚杵陡然间延长,凶猛刺向“我”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我”随手一招,有大神通衍变成一把黑色长剑。

    圣邪剑!

    “我”持剑迎击,轻易格挡金刚杵的攻击,密主金刚手的攻击未停,一手结忿怒拳印袭来,一手抖起金刚勾绳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另一个我施掌印迎击拳印,拳掌相击,大音希声,掀起股音浪四散而去。

    我只是被这法力余威的音浪扫中,整个人的魂魄元神都隐隐有几分承受不住的征兆,当即被掀翻出了十几米远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