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七百二十八章 失败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拳掌相击之后,密主金刚手菩萨手中所持的金刚勾绳如同灵蛇,向着“我”缠绕而去。免-费-首-发→【追】【书】【帮】

    “我”挥起圣邪剑斩击,捆缚的金刚勾绳霎时间寸寸断裂,两个人眨眼间很快交手了不下于十数回合,一时间另一个我竟然稳占上风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密主金刚手菩萨闷声如雷,额间竖瞳陡然睁开,激射而出一道血红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红莲业火?”

    我刚和净如法师交过手,自然识得这神通法术。

    原来净如法师施展而出的莲花魔像,竟是源自这密主金刚手菩萨,只不过现在菩萨亲自施展出的大神通术,却是不知比那净如法师强大了多少倍。

    “我”脸上终于流露出一丝凝重,似乎也有些忌惮这红莲业火。

    “金刚手,你以红莲业火杀敌,若不小心杀了楚天,就不怕于佛果有损吗?”另一个我道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受死!”

    血红光芒穿过虚空,袭击在“我”的身前,而“我”抱以冷笑,甚至是干脆收起了圣邪剑。

    他这是想做什么?

    我愣了愣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秒发生的事却是令我目瞪口呆,他丫的突然向我跑了过来,身形快的如一阵风而至,那血红光芒同样也紧追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我靠!

    祸水东引?

    我双手一握而张开,凝聚出虚灵金枪,你丫再靠近我你试试!

    然而他邪魅笑着,对此根本就视而不见!

    我暗骂一声,抬手以三十六路天鹏枪法向着他攻击,他邪魅笑容更浓,连大势至菩萨他都不放在眼中,更别说是我了。首发www.zhuishubang.com

    只见他的身形左偏右移,极为轻易的就躲过了枪锋攻击,冲到了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刻,血红光芒如影随形而至!

    他回头撇去一眼,眯了眯眼睛,他在赌密主金刚手菩萨会怎么做,我也明白,他丫的就是摆明了想拉着我一起陪葬,但是偏偏我受制于他,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。

    结果,正如他所意料!

    红莲业火所化的血红光芒并未击中我和他的身体,在千钧一发之际,突然撤法而回,消散无踪。

    强行中断神通法术,对于菩萨来说可也不是那么好受的!

    “果不其然……”

    他像是一直在等这个机会,就在密主金刚手菩萨法力紊乱之际,圣邪剑陡然再度出现在他的手掌心,他邪魅狞笑,身形快的近乎瞬移一般,突然间出现在菩萨的面前,圣邪一击斩落,劈中密主金刚手菩萨的身体!

    有梵音悲鸣而起,威猛菩萨面露惊容,目光森森紧紧盯着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而他嘴角划起一抹弧笑,尽显得意。

    “业火诛魔!”

    就在密主金刚手菩萨身形爆散开之际,他声如雷,音似鼓,沉闷的声响震颤着整个心神灵台,我的魂魄元神中有剧痛撕裂感传来,像是要将我的头颅硬生生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“嘭——”

    一尊菩萨身影爆散而成汹汹血色红焰,完全将他的身体笼罩。

    “靠!”

    他咒骂一声,仓皇而退。

    然而业火侵体焚身,根本就驱之不灭,他整个人处于烈火之中,微皱眉头,并没有想象中的痛苦嚎叫,相反他异常的沉着冷静。

    终于,他作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以圣邪剑融入身体之中,汹汹燃烧的业火极快被拘摄之力所吸收,化成一道血红火环缠绕在他的腰间,直到这一刻他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我望着他,目瞪口呆!

    他回望我一眼,邪魅而笑,转身从容离去,他的背影渐渐从我心神灵台上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我呆愣片刻,这才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。

    大势至菩萨失败了,班禅活佛失败了,他并没能够将这魔性种子给消灭,由此可见魔尊汨罗之身的强悍!

    我退出心神灵台,张开眼睛。

    面前另一个蒲团上的班禅活佛垂目半闭,气息近乎虚无,活像是一个死人。

    我被吓了一大跳,连忙起身察看他的情况,这时候一动不动的班禅活佛突然开口说话了:“楚天小施主,不用担心我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您……”

    我哪里能信他真的没事,他明显快死了啊!

    班禅活佛和蔼笑道:“不妨事的!……老僧无力驱除魔尊神识,怕是让你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,我……我以后可以再想办法。”我轻声回答。

    班禅活佛叹息道:“怕是很难了!汨罗的目的只有一个,代替你,取代你,成为你,夺取你此世在身的机缘,故而他才会化身成你的样子,你以后可真的要好自为之了!”

    “取代我?”

    我傻愣住了,他说他会成为我,这么荒谬的事情竟然是真的?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劫数,也将是你的机缘!……老僧以红莲业火纵然不能杀他,但也能缠绕住他的神识,将之封禁削弱,这是老僧所能做到的极限了,楚天啊,希望你莫要辜负老僧的期望。”班禅活佛艰难抬头看我一眼,目光很暖。

    但这,却也令我很是愧疚。

    我认真的点头说记下了,又问班禅活佛他的伤势该怎么医治,需要我做些什么吗?不论是什么,我都愿意去做!

    班禅活佛摇摇头,道了声不必,他说他将回归佛国,这苦海肉身留之无用,不须医治。

    转眼间,已是后半夜。

    班禅活佛让我出去唤他的弟子净如进来,我照做了,然后就在门口等候。

    苏洛辰他们急忙围上来问我,情况到底怎么样了?

    我叹气摇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现在我满身心牵挂着活佛的身体伤势,希望不要因为我的关系,而害了活佛才好,否则我可真是要良心难安了。

    不大会,净如法师走出禅房。

    他面色不善,双眼充斥着血丝,沉声请我们离开雷音寺。

    我问及活佛的伤势如何,但他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他很客气的请我离开,不想再多看我们一眼,他说如果我们再不走,就真的别怪他不客气了!

    苏洛辰不满大叫,喝问他这是什么态度!

    我劝住了他,今天夜探雷音寺,已经横生不少的事端,不能再继续留在这里惹事,而且班禅活佛也一定需要静修的!

    有什么事,都等明天再说!

    我和净如法师留下一句话,如果有需要,随时都可以联系我。

    但令我无论如何没有想到的是——

    就在我们离开之后的第二天,敦煌雷音寺突然宣布,班禅活佛圆寂,已回归佛国,并且示下弟子,今后将不再会有活佛之身轮回转世,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像是被五雷轰顶般彻底傻住了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