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七百三十章 百鬼送葬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离开雷音寺前,我们回去酒店,叫上苏洛依和尹素兰,随意的在敦煌附近转了转,除了那些知名的风景区之外,更能吸引我们兴趣的是曾经流传于此地的佛教遗址。★首★发★追★书★帮★

    曾经繁盛一时的敦煌佛教,如今只剩下黄土风沙和残桓断壁,以及那一幕幕的佛像石窟壁画。

    若从历史上看,早在两千年前的汉唐时期,张骞通西域,随着丝绸之路的发展兴盛,河西走廊敦煌便是中西文化交流的交通咽喉,彼时这里商旅云集,文化繁荣,佛教文化也正是那时传入的我国,在这里生根发芽并日益兴盛。

    然而,后经乱世战火掀起,所有一切的繁华都被淹没在了敦煌风沙之下。

    站在菩萨说法图之前,我驻足失神很久……

    是谁曾在这里虔诚的供奉;

    是谁曾在这里临摹着菩萨;

    是谁勾勒出了那飞天的壁画;

    又是谁在用佛法,笑拈着天下;

    若以元神之力感应这幅壁画,画上所呈现的一切都变得鲜活无比,雾霭朦胧,白雾氤氲,淡淡柔和金光之中,菩萨面露慈悲相,以拈花指于众弟子前诵说佛法,那仿佛就是一幕静止的现实画面。

    我由衷感叹,昔日只知道门传承,却是不知佛门传承一样有着浩瀚之处。

    我像是井底之蛙,在尊敬和谦卑中修行学习。

    一步步走过莫高窟、榆林窟,千佛洞等等,敦煌佛教文化的璀璨和厚道,深深的震撼了我,尤其是在我以元神之力感应到昔日菩萨道场留下世间的梵音阵阵,不自觉的便沉浸于其中。

    苏洛辰他们笑称我,这一圈走下来说不定我就会遁入空门了!

    我笑而不语,没有作答。「^追^书^帮^首~发」

    那一尊尊佛像,一幅幅壁画,虽然无不令我觉得震撼和着迷,但我也深知,自己不可能会遁入佛门中修行。

    这就好像一位佛门高僧也不会突然间还俗,受道门传承修行。

    当我返回酒店的时候,已经入夜。

    一路上我都不时出神思索,感悟着今日见知所得的诸种佛教精义,我虽不是佛教弟子,但大道三千,诸法同源,纵然神通手段各不相同,可玄而又玄的修行境界却是类似。

    “楚天……”

    五方鬼兵从酒店外回来,他们探到了一些怪异的地方,而且确实如我所料,失去班禅活佛坐镇的敦煌,许许多多的邪祟都开始蠢蠢欲动了。

    我抽出纸巾,擦过嘴巴上残留的油渍,又浅饮过一杯红酒。

    “洛依,素兰,都吃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饱了!”

    苏洛依露出大咧咧的笑容,问:“是不是要开始大动作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去,你们回房休息!……这一夜怕是不平静,你留下保护素兰,她的身体现在还很虚弱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苏洛依当即不乐意了:“那不是有蒲牢吗?有它保护就足够了!”

    我还想再说什么,尹素兰跟着劝道,她不需要什么特别保护,而且也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脆弱,就算是有鬼魂来了,也未必会是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我怪异看她一眼,你这黑袍姬根本就没有应敌的手段,又哪来的自信啊你!

    尹素兰和苏洛依交换一个眼神,苏洛依的态度顿时更加坚定了,她说她在房间里憋坏了,这次一定跟我们出去一起玩!

    我瞪她一眼,姑奶奶你有没有搞错啊?

    今天不是刚玩了一整天?况且我们出去是办正事,不是去玩的!

    苏洛依笑容更浓,俏皮道:“那姑奶奶更要去了,没有我在后面给你镇着场子,就凭你们几个能成事吗?”

    我嘴角抖了抖,这话骂我也就算了,连带着鬼兵他们全都骂了!

    这能忍?

    “能忍啊!而且洛依堂妹说的对!”苏洛辰贱兮兮的第一个叛变了我。

    小若、林海、赵永廷、金玉珠纷纷表示,应该带着苏洛依一起,理由很简单——起码苏洛依还能管管我,不至于出事情。

    靠!

    我气呼呼的起身结账,尹素兰回去房间,狼妖蒲牢以灵敏身形上墙藏匿在房间,而我们离开酒店,先行出发。

    首先,他们所说的第一个怪异之处,正在雷音寺外。

    白天的时候这里情况还好,但入夜之后,雷音寺外远远窥伺的邪祟明显更多。

    我微皱眉头,小小鬼魂们游荡窥伺,这活佛圆寂又关你们什么事吗?

    但当我们抓住一些鬼魂询问之后,他们告诉我,他们其实是来给班禅活佛送行的,由于畏惧佛门庄重之地,无法靠近,所以才会在附近游荡不停。

    我这才知道,班禅活佛于此地的恩德庇护。

    这敦煌不但是佛教圣地,同时也是许多鬼魂的希望之所,因为他们生前便正是佛教徒,如今感恩于活佛功德,所以特意前来为活佛送行。

    我仔细想了想,带着这些鬼魂叩开了雷音寺庙门。

    雷音寺的僧人大多都已经认识我,因为我是唯一被从这里赶出去的人,他们沉声喝问我,为什么又去而复返。

    我替鬼魂们说出诉求,希望雷音寺众僧高人布施悲悯,能够允许百鬼送葬,如果这些鬼魂能够感念活佛功德善心,最终可以轮回往生,这可也是一场功德造化。

    对于这件事,僧人们也不敢擅作主战,最后请教于寺内主持。

    主持高僧沉吟之后,作主传令,雷音寺大开方便之门,接纳鬼者魂者入寺朝圣。

    我双手合十,道了声多谢。

    主持高僧还礼说,这是他身为佛门弟子应该做的事情,若活佛仍在,也会乐得如此,不过他却是不能允许我入雷音寺,他很客气的请我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几句话还没有说完,我们又被赶走了。

    苏洛依嘀嘀咕咕说:“大和尚,有什么了不起的,哼!想让我们留下,我们还不乐意呢,哼!竟然连句谢谢都没有,哼哼哼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吧,别再等人家撵我们了。”苏洛辰笑道。

    走就走呗!

    我们也同样很忙!

    得入雷音寺的鬼魂们纷纷向我表示感谢,我微笑回应。

    朝圣的鬼魂很多,但这并不代表全部都是,有鬼魂向我们提醒,还有几个坏家伙也来到了这里远远窥探,他们是萧四爷的麾下密探。

    我问他们,萧四爷是谁?

    鬼魂们告诉我说,这位萧四爷是本地小有名气的一位法师,并不是佛门教徒,反正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,手上沾的做的都是见不得光的肮脏生意,御使小鬼儿还只是萧四爷的小手段而已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