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七百三十三章 为民除害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萧四深沉目光中有精芒闪过,这位四爷发怒了,他眼睛死死盯着我,像是一条噬人的毒蛇,想要将我给一口吞没。首发www.zhuishubang.com

    这是想动手了?

    打架斗殴,可不是我辈修行人的风格,我倒是要看看你这位萧四爷修的是哪派路数。

    我冷笑回应:“听小,你还是一位法师?拿出点手段来让我瞧瞧?”

    “小龙?是他带你们过来的!”

    萧四脸上肌肉抽动,他怒吼大叫一声:“那个叛徒小鬼儿在哪?他妈的给老子我滚出来!”

    怨灵小鬼儿躲在包厢之外,他听到萧四声音,不由得瑟瑟发抖,哪里敢露头。

    萧四咬牙切齿,他说他绝对要让这小鬼儿生不如死!

    林海狞笑道:“都死到临头了还在这儿嚣张,老子现在就可以让你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赵永廷嗤笑一声,问我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先试试他。”我道。

    “小孩子打架,真是无聊……”

    苏洛辰打着哈欠走去一旁,甚至是连看都懒得看一眼。

    林海和赵永廷得令,当即显露出鬼兵狰狞怖相,突然间向着萧四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鬼灵!?”

    萧四惊声尖叫,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觉,林海和赵永廷竟然是鬼魂阴身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反应飞快,两双大手奔发出一股大力,猛然间掀起桌子向着我迎头盖过来,我连忙起身闪过,稀里哗啦,所有精致酒菜全部都摔了满地。

    这桌子可挡不住林海和赵永廷,两人一左一右到萧四面前,狞笑着出手攻击。首发www.zhuishubang.com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萧四沉声一喝,周身有罡阳气息逸散,别看他身体肥胖,但动作却非常灵敏敏捷,一拳打中在林海身上,将他逼退,紧接着又与赵永廷缠斗。

    有着军方格斗术在身的赵永廷,稳稳占据上方。

    萧四被暴揍的惨叫连连,他恼羞成怒,突然间面色一红,张口吐出口舌尖血,真阳溅,淋了赵永廷的满身,赵永廷浑身像是受到了硫酸腐蚀,黑焰蒸腾,他吃痛一声,连忙退后与萧四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而这时,被逼退的林海再度冲上去。

    一张鬼手成爪,抓向萧四的肚子,这一击若中,绝对能将他给当场开膛剖肚!

    萧四惊吓怪叫,下意识从衣服里摸出一张黄色符箓贴在自己的身上,鬼爪还未触及萧四的身体,就顿时便有金光映亮而起,林海倒吸一口凉气也连忙退开。

    两位鬼兵联手,竟然没有拿下这萧四?

    我看着他身上的那张符箓,微微皱起眉头,符箓术,应该是传自道门符宗,这姓萧的竟然还是符宗弟子?

    怪不得林海和赵永廷拿不下他,未曾想这家伙还是名门正派的科班出身呢!

    萧四逼退开他们之后,眼睛中愤怒更盛,他翻手从衣服下又摸出一张深紫色的符箓来,他这是想用这张紫符,将林海和赵永廷消灭。

    到这时,我不出手可不行了。

    我默运五行虚灵术,弹指间发动虚灵金术数,几道细若发丝的金色锋芒直刺而去,瞬间便将那张紫色符箓刺穿,场中随之传出一道怪响,我心中闪过一抹讶异,这张紫符有古怪!

    虚灵金并没能破坏这张紫符,而我也不能让这张紫符发挥出作用。

    我接连施法,先引动地气凝成缚魂锁链,袭击向萧四以对他的魂魄进行压制,随后又以虚灵火衍变成先天真火之精,向着那道紫符倏然激射而去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紫符骤然起火焰,一股股黑色阴气倾泻而出,并夹杂着浓郁的阴煞。

    萧四神情骇然,连忙丢掉手中的紫符,可是那阴煞已然沾染到他的手掌心,一股恐怖的腐蚀之力迅速蔓延开来,他整个手掌很快泛黑,并且有腐烂的恐怖伤口出现,腥臭的脓水向外流淌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萧四跌倒在地上,他惊恐欲绝,连忙用胸前的那张黄色符箓贴在自己掌心,有金光火焰燃烧而起,很快将侵蚀的阴煞尽数驱除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的整个手掌乃至手臂,都已然腐烂的不成样子,甚至可见森森白骨浮现。

    好凶的符!

    我紧皱眉头,意外于那张紫符的威力。

    满脸大汉的萧四惨嚎不止,他紧握着自己的手臂,神情恐怖莫名,浑身在不停的阵阵发抖。

    “真是自作孽!”苏洛辰瞥过去一眼。

    我阴着脸向萧四走过去,这家伙还真是一位危险人物,如果一不小心着了他的道,恐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!

    林海和赵永廷来到我的身边,我问他们有没有被伤到,他们俩摇头说不要紧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我自问从没有得罪过你,更跟你无怨无仇,你为什么要来对付我?”

    萧四不停喘着粗气,额头上有豆大的汗珠滴落,他眼睛中流露出浓厚的不甘心,死死的在盯着我。

    “凭你养鬼炼灵,施展邪术,这还不够?”我冷笑反问。

    萧四更加愤怒,低吼道:“就连班禅活佛都不插手世俗事,就连净如法师都不会对我怎么样,你他妈的又算哪根葱,用得着你来狗拿耗子,多管闲事?”

    “除魔卫道,铲除奸邪,乃我辈身怀传承术数之修士,无可推卸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狗拿耗子?”

    我抡起巴掌,狠狠扇在萧四的脸上,顿时间一片红肿,我问他:“你道门符宗的传法上师是这样教你的吗?持法自傲,邪淫乡里,单这一条杀你就不冤枉!”

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”

    萧四的脸上终于流露出恐惧和害怕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?”

    我又抡起巴掌一耳光打过去,直打的这萧四眼冒金星,作为罪魁祸首,我自然不会轻饶了他,我本想继续问关于净如法师的事,但赵永廷提醒我,这里可不是说话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一眼,确实……一群人惨叫哀嚎的躺在地上,哎哟不止,怎么看都有点不像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林海问。

    我撇嘴说:“交给酒店保安,送警察局吧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林海满脸古怪,这群人送警察局又能顶什么用,无外乎关几天就放出来了,到时候他们该怎么样还怎么样,根本就起不到什么效果,这一点他林海最有经验。

    我点头,这倒也是!

    光是关几天哪里够,还是要抓起来才行,我安排林海和赵永廷以鬼障之术,慑住这些人的心神,让他们进了警察局之后主动交代犯罪事实,这样不就可以了?

    “好点子!”

    林海和赵永廷眼睛一亮,开始着手去做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究竟想干什么啊?”萧四爷近乎绝望哭嚎的向我询问。

    我微笑回答:“看不出来吗?我们是在为民除害啊!”

    看着我的笑容,萧四他倍感阴森恐怖,浑身更是莫名一颤,呆愣愣的半天没回过神来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