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七百三十四章 找一个人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很快,林海和赵永廷就各自完成了工作。★首★发★追★书★帮★

    包厢内的几位老大,连带着门口的混混小弟,每一个人都被他们施以鬼障之术,惊慑魂魄,如梦魇缠身,不论睡着醒来都像身处噩梦之中,直到他们向警察主动交代了犯罪事实之后为止。

    不大会,楼下保安队赶来。

    落到我们手中的萧四爷彻底放弃侥幸和抵抗,他很配合的向保安们下命令,赶紧送那些社会渣滓去警察局。

    酒店保安队面面相觑,知道萧四咆哮怒吼起来,这些人才唯唯诺诺的照命令办事。

    这一夜,注定不归平静。

    警察局突然变得手忙脚乱,因为根据这些混混和老大们的坦白交代,曾经的一个个无头案件纷纷得到了查证,许多是他们这些人干的,也有许多是别人干的,而他们提供了至关重要的线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酒店三层,包厢。

    清场之后这里安静许多,我搬来一个凳子,准备好好听听这萧四口中交代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等说完之后,你能不能饶我一命?”

    “咱们无仇无怨,没必要斗得的死去活来,只要你肯放过我,什么条件你都可以提!”

    “在这敦煌市,我可以帮你办任何事情!”

    萧四强忍着手掌手臂腐烂的痛苦,脸色苍白,不时有汗珠滴落,但强烈的求生欲望让他目光炙热的在望着我。

    他不想死,更不想这么稀里糊涂的被人给阴死。

    去他妈的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……

    他萧四想活着,不论是付出什么代价,他都想要活着!

    我露出饶有趣味的笑容:“那就要看你表现了,表现的好,饶你不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。免-费-首-发→【追】【书】【帮】”

    这萧四爷像是吃了颗定心丸,他强忍剧烈痛苦,靠墙坐在地上,颤巍巍的用手从口袋里取出烟火,自顾自的点起了一根。

    “希望你说话算话!想知道什么,你问吧!”

    “关于活佛,关于净如法师,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,我想听全部。”

    我向这萧四询问关于那位活佛弟子的一切,以及为什么这位法师竟然都不会对你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是为他来的?”萧四阴阴一笑。

    我问: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兄弟,你如果早点说清楚的话,咱们又何必动手?我早就想对付那个人了,只是我斗不过他,或许咱们之间可以合作的地方还有不少,我萧某人从不会亏待朋友!”脸色苍白的萧四咧嘴笑道。

    我呵呵一笑:“朋友?”

    “正所谓不打不相识,我萧某人从不是小肚鸡肠的人,只要咱们联手合作,今天这点仇怨又算得了什么?那以后天大的利益才是真格的!”萧四笑容更浓。

    我摆摆手,让他把话打住!

    春秋大梦你等会再做,我现在在问你关于净如法师的事情,况且……我根本就不可能跟你这种人成为朋友。

    你不报复我就不错了,还朋友?你当我傻!

    “活佛弟子,净如法师,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并不是和尚,他只是一位俗家弟子……”

    萧四放下颤抖的手,吐出一口浓浓烟雾,娓娓道来关于那位净如法师的事情。

    法号净如的他,本名叫做姜离。

    他是活佛的唯一一位弟子,据说是在姜离高中时期的时候,拜入的活佛门下成为俗家弟子,所修得禅宗一手妙法,名曰:梦幻泡影大法,乃是很神奇的一手神通法术!

    关于这姜离的身世,一直以来众说纷纭。

    有人说活佛看中了姜离的修佛天赋,有人说姜离有着福报通在身,还有人说姜离其实就是活佛的私生子,所以他才会备受活佛看重偏爱……

    这些谣言真真假假难以分辨,甚至干脆是无稽之谈。

    但经过萧四查证属实的,姜离,湖南人,今年二十三岁,乃一所知名院校的在校大学生,主修专业为金融系,在校期间与同学交往不多,几乎没什么朋友。

    关于他的家庭背景,萧四什么都没有查到。

    从院校里在籍记录的内容上看,姜离是某个孤儿福利院走出来的孩子,他亲生父母是谁现在已经无从得知。

    “那活佛怎么就会突然收他为弟子了呢?”我皱眉问。

    萧四咧嘴笑答:“这正是令人猜疑的地方!……听说在几年前,活佛曾云游离开过敦煌一段时间,而那年姜离正在读高一,也就是那时候姜离拜入活佛门下,成为的俗家弟子,并赐法号净如。”

    我不禁有些诧异,未曾想净如法师竟然还有这一段往事和幸酸童年。

    萧四接着又说,后来他还特异到姜离曾在的孤儿院调查过,那里的人对姜离印象很深刻,大家都说他是一个很古怪的小孩,最显著的特点就是——性格孤僻,心智早熟!

    这里所说早熟可是达到了令人害怕的地步,据说他四岁那年为保护同伴,曾把一个年轻女老师给教训到自杀了!

    后来,雷音寺的姜离找到萧四。

    他严厉的警告萧四不准再继续暗中调查他,否则即死!

    从那之后,萧四对这位年轻的活佛弟子,对这位净如法师彻彻底底的是怂了,能不招惹就尽量不招惹,毕竟他实在是斗不过他。

    而姜离之所以没对萧四怎么样的原因,是因为他有事交代萧四去办。

    姜离正在找一个人!

    “他在找谁?”我眼睛一亮问。

    萧四摇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你怎么找人?”我瞪着眼睛。

    萧四很无奈的解释说,姜离想找的那个人,只知道大概年龄在十二三岁之间,出生在河西走廊的某处,没有姓名,没有照片,没有家庭背景,什么都没有,甚至就连是男是女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姜离很确定的告诉他说,绝对有这么一个人存在,他应该生而即有特异,并不算难找。

    “会是那个东西吗?”

    我意外的看向苏洛辰,他也正在看着我。

    经过眼神交流,我们都觉得十有八九就是那个东西——四十年前,雷音寺主持高僧与残留的人皇神识灵印同归于尽,而现在看来,牺牲的那位主持高僧并没能进入佛国,如今应该是已经轮回往生。

    生而即有特异,这所指的绝对就是人皇神识灵印的附身显相!

    只是,他姜离是从哪得到的消息?

    他怎么确定那孩子的年龄?

    活佛又知道这件事吗?

    苏洛辰仔细沉吟过后,跟我说:“活佛应该是不知道,不然的话他昨天绝对会告诉我们!……这件事,要么是姜离的猜测,要么,是他姜离得到了什么确证消息线索,却没有告诉给班禅活佛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