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七百四十二章 解围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我本想以阴门术数,借元神之力冲击包围的持枪人的魂魄,只要将他们给的魂魄意识压制,我就有机会逃出这里,甚至是将这些人给反杀了。★首★发★追★书★帮★

    但谁想,突然间又走出来的一个人,竟然施法借用神灵之力将我的元神逼退而回。

    靠,那是什么玩意儿!?

    我脸色苍白,不由得暗骂一声,刚刚突然出现的应该是一尊神灵之力,但那迥异的风格服饰,却不像我华夏大地的神灵。

    情况变得更加不妙,对方不但是有备而来,明显还准备的非常充分!

    就连克制修行人的手段都考虑到了!

    “上去杀了他!”

    那异域面孔的中年女人说着一口泰语,向周围的持枪人下令。

    顿时,我的情况变得更加危险,这些持枪射击的人进一步缩小着包围圈,他们向我这边快速包围,密集弹丸渐渐从四面八方射击而来。

    我心中不停咒骂,把那萧四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上!

    大爷的,可真不愧是混黑社会的,当面笑嘻嘻,背后妈卖批,说找人报复弄我们,出手就是这么狠辣、不给我们留任何机会。

    再不想办法脱身的话,别说苏洛依了,连我自己都将自身难保!

    我心思急转,要想破局就必须要先解决掉那个女人,既然这样的话,那就看谁的修为手段更厉害!

    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默运身体精气运转术数。

    以元神之力锁定那个女人的身形,化转己身为灵枢,扰动地气锁链向着她袭击而去,那女人故技重施,仍然在借用神灵之力与我对抗,缚魂锁链还未等近身,就被那尊恐怖神灵给绞了个粉碎。免-费-首-发→【追】【书】【帮】

    但这还紧紧只是开始!

    虚灵金凝聚无数密密麻麻的锋利针尖,如雨般瓢泼刺去,而这时,神灵虚影六臂之一摇动起金色铃铛,有诡异袭扰神魂的音波将中年人的身体笼罩,严密保护。

    虚灵金并没能突破音波,那女人嘴角流露出一抹轻蔑冷笑,仿佛胜卷在握。

    大爷的!

    有点本事啊!

    既然如此,我手中掐诀变幻,以虚灵火衍变先天太阳真精,随着一声神鸟啼鸣之后,太阳真火扑中那神灵虚影的身体,霎时间汹汹火焰滕然焚烧而起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那女人就彻底失去了保护,我再以阴门走阴派术数攻击她的神魂魂魄。

    走阴派的禁忌阴咒——倒生门。

    倒生门是一种很阴损的术数,能使鬼魂不得安宁而疯魔,能令生人仿佛身处阴间炼狱,四处可见恐怖幻象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中年女人神魂受创,发出一声凄厉尖锐的恐怖叫声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——”

    一发子弹几乎擦着的鼻尖,射击向我身后的废弃报废车辆,紧接着又有数发弹丸紧随而至,这次直冲着我的身体而来!

    我来不及骂娘,急忙扑到,险之又险的避过子弹。

    简直是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啊,稍微反应慢上那么半拍,都绝对会被乱枪给当场打死,

    再度默运起元神之力,冲击向这些人的魂魄意识。

    失去了中年女人的施法保护,我面前的几个持枪人身体直挺挺的仰面倒了下去,这是神魂闭合以致的昏厥,我出手也是丝毫不留余地,恐怕至少他们也得昏迷四五天才能醒过来,有没有什么后遗症可也难说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个两个……十几个持枪枪手全部昏倒在地。

    解除危险之后,我狼狈不堪的从地上爬起身,不停咒骂着萧四的祖宗十八代,他大爷的这件事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,老子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!

    我从地上捡起一把手枪,向着废弃厂里的几间简易板房走过去。

    以元神之力探查,清晰可见里面还有三四个人,他们颤颤巍巍的惊恐害怕,根本就不敢露面出来看看情况,他们躲藏着身形,也生怕被我发现还有他们的存在。

    中年女人状似疯癫地在乱喊乱叫,如坠恐怖幻觉中。

    我冷冷看过去一眼,泰国人吗?

    这件事怎么还会有泰国人插手,是萧四请来的?还是萧四的幕后老板是他们?从眼下的情况看,小小一个萧四恐怕还只是台前的人,那庞大利益的台后还有一张无形大手在操纵着一切!

    否则的话,对方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周密的报复机会?

    就连天人转世苏洛辰也被牵制住了!

    简易板房中,有一个小弟掏出手机,想向别人通报消息,我抬手开枪,手枪喷吐出一颗弹丸,穿透简易板房的墙壁,精准无误的命中那个小弟的手机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大响和一声惨叫,这个人的手机爆炸成碎片炸裂,将他的整张脸炸的血肉模糊,手掌更是破出了一个鲜血淋漓的洞口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,一脚踢开简易板房的大门。

    房间里,被手机炸伤的人在地上打滚惨叫,另外三个家伙像是被吓傻了,浑身颤抖恐惧的看着我,宛如在看着一头恶魔,他们提着刀和凶器却是不敢上前半步。

    我环视一圈,径直以元神之力迫晕了他们,独留下之前开车载我的那个司机。

    “你,过来,继续开车。”

    我用手中的手枪冲他比划一下,那家伙手中大砍刀掉落地上,有腥臊液体顺着他的裤管流淌,他竟然被我给吓尿了!

    “天哥,别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不知道,我不知情的啊!他们吩咐安排我,让我在回来的时候,直接把你拉到这里来,其它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!”

    “天哥,你你……你别杀我,我求求你,求求你……”

    这司机哭喊求饶,直接就跪倒在地,冲我不停的磕头,求我放他一马,饶他一条狗命。

    我被他吵的心烦气躁,直接冲他身边开了一枪。

    这家伙怪叫一声,吓倒在地上,终于是安静了下来,我面无表情的告诉他,我不杀他,只是让他继续给我开车,送我回敦煌市去,如果再废话多嘴一句的话,那就去死吧!

    他唯唯诺诺点头遵命,不停说着:“好好好,我开,天哥我开车……”

    重新坐回车上,司机用颤抖的手启动车辆,我们重新返程回去敦煌市,我将手枪丢在一旁,就在这司机触手可及的地方,而后简单的处理自己所受的伤势。

    至于他,瞥眼看了下手枪,立即触电般的就收回眼神。

    他老老实实的开着车,满身心都被恐惧所填满,就连一丁点夺枪杀我的想法都没有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