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七百四十五章 无私的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泰国男人脸色阴冷的看着我和小若,虽然言语不通,但这种局势下谁都能看得出我们并不是普通的鬼魂。免-费-首-发→【追】【书】【帮】

    不消多说,他也知道我们是来救人的!

    泰国嘴里又开始叽里呱啦的碎碎念,像是在念咒,又像是在自言自语,但从他双眼中流露出的杀机来看,显然接下来发生的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我提醒小若当心一些,这个男人似乎比我遇到的那个泰国女人要危险。

    小若点点头,与我道了声好。

    以我们手中的武器来看,明显小若所持的神兵利剑,威力更厉害,也更凌厉,所以出手之时以她为主攻,我在旁协助配合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卑劣的支那种!”

    泰国男人碎碎念之后,突然抬头向着我们冷哼骂了一句,而且还用的是国语!

    这家伙原来懂中国话?

    还敢骂老子?

    我看你丫的是不知道死字儿怎么写!

    我怒不可遏的提起虚灵金枪向这泰国男人凶猛攻击,而他操控着邪神虚影在前,阻拦住我们的攻击。

    此时,这泰国男人胸前的佛牌映亮起淡淡毫光。

    那尊邪神虚影仿佛受到了某种加持,不知不觉间变得更加厉害了一些,它六臂之上各出现诸种法器的虚影,被召唤而来的神灵之力也愈加浓厚。

    泰国男人冷笑不止,这种唤神邪法便就是他的依仗!

    我心中暗骂不已,要不是老子真尊本身不在,绝对把你这什么狗屁神灵给打出屎来!

    情况变得胶着,陷入僵持。免-费-首-发→【追】【书】【帮】

    饶是我和苏洛依联手,也无法突破这愤怒邪神的防护,去杀了那个泰国男人,而他露出胜卷在握的神情,轻蔑冷笑的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必须要速战速决,否则迟恐生变!

    毕竟谁也不知道这些人背后究竟还有什么厉害的角色,也说不得他们会不会有援手赶来,而且我还很担心苏洛依那边的情况,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我决定冒险杀敌!

    小若本来并不同意,但我已经出手行动,她情急之下也只能配合着我的攻势。

    佯攻引诱,我故意露出一个破绽。

    邪神虚影六臂之一手持尖锐降魔杵向着我的身体刺来,我以虚灵冰凝聚盾墙,硬生生抗受住它这一击。

    冰盾墙霎时间破碎,零星冰晶飘散。

    我十分小心的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势,因为林海的鬼兵阴身可也承受不住对方的攻击,借助卸力后退的瞬间,我陡然飘飞起身体,以手中虚灵金枪向着那泰国男人攻击而去,在我的后背则由秦小若暂时阻拦住邪神虚影。

    枪锋将至,凌厉非常。

    然而,那泰国男人的神情却显出一抹冷笑,似乎他一直都在等我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塔尔巴!”

    泰国男人突然沉喝一声,这三个音节在我的周围悠荡不止,掀起隆隆的回音来,仿佛有神灵的目光穿透过虚空,凝视在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么一瞬间,我的心神便被那神灵威势所压制!

    我看清了那异域恐怖邪神的样貌,它目瞪如铃,獠牙暴露,灰黑色的身体魁梧非常,六条粗壮臂膀紧紧抓住我的身体,它拉扯着我向它靠近,它张开了血盆大口冲我噬咬而下。

    我默运元神之力,紧受心神灵台清明,破除所见幻障。

    恐怖邪神消失不见,但在我所遭遇的危险却并没有解除,自那泰国男人胸前的佛牌上延伸出一条锁链,将我的身体紧紧捆绑,看这样子似乎是想将我拘摄进那佛牌之内。

    我奋力想挣脱束身锁链,可却没能够挣脱。

    我心神一惊,立即意识到情况不妙,这泰国男人的佛牌应该是某种护身法器,其内有着邪神神识灵印寄身,而此刻他所引动的就是这种力量,单凭林海的鬼兵阴身根本不足以抵抗这股力量。

    受邪神神识灵印压制,我现在无法动用术数,被锁链束身,我现在也无法逃脱。

    除非还有一个办法……

    那就是我主动退出鬼兵阴身控制,可一旦这样做的话,那就相当于是放林海一人去死,即便是我死拖着不放手,一旦林海被那佛牌内的神识灵印吞噬,那我也将不得不退出鬼兵阴身控制,不但如此,就连我的元神也会随之受伤!

    “小若!”

    情急之下,我叫着小若的名字。

    这种凶险情况也只有她有余力有机会能够帮我,可是……小若独自一人力抗着邪神虚影已然岌岌可危,我不由得心生不甘绝望,难不成真要放弃林海吗?

    “似乎你遇到了难题呀!”

    突然间,于我心神灵台中传来一道声音,伴随着色界穿行神通的发动,世间的时间渐渐趋于停滞和静止。

    另一个我又出现了!

    “或许,我可以帮你,是慷慨无私的哟!”

    他嘴角挂着邪魅笑容,他几乎是另一个翻版而真实的我,唯一有些区别的是,我们的性格迥异非常,而且他的腰间有一条由黑色业火火焰凝成的束带。

    我问:“你能怎么帮我?”

    “它……是邪神塔尔巴,我之前见过这小家伙,坏的要死又怂的要死,如果换作是我的话,动动手指就能帮你脱离险境。”他笑着说。

    我又问:“代价呢?”

    “没有代价,我说过这是无私的!……只不过,需要替换我掌控我们的元神。”他笑容更浓。

    我们的元神?

    他竟然是这样说的,我们的……

    我眉头一跳,神情冰冷,这从来就不是我们的元神,这是我楚天的,你这个家伙现在冒出头来,不就是想掌控和占据我的一切,等待着以后有机会好将我给吞噬?

    “吞噬?不,你错了!”

    “不论是现在也好,以后也罢,我即是你,你也即是我,无分彼此,何来吞噬?”

    “我根本就不需要占据和掌控你的一切,因为那原本也就是我的!”

    “现在这么说,或许你还不太明白,不过等到以后,你迟早是会明白的,千万不要再把事情说的那么低级哟!”

    “好了,看来你已经不需要我的帮助,回见了哦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他话音刚落,色界穿行神通也戛然而止,世间一切从停滞和静止中渐渐恢复,时间仿佛又重新流逝起来。

    我没有听懂他的话,说什么帮我,又不需要帮我了。

    可下一刻,我突然明白了过来,因为——枪响了,火舌喷吐出一颗急速飞驰的弹丸,瞬间穿过距离,精准无误的几种泰国男人胸前的佛牌,佛牌炸碎之后,弹丸又射进了泰国男人的身体中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