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七百四十六章 有惊无险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突然响起的枪声,打破了我所处世界中的所有宁静,那颗急速飞驰的弹丸擦着我的耳边,瞬间穿过距离,精准无误的击中泰国男人胸前的佛牌。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玉石佛牌瞬间炸碎开来,弹丸再无阻挡的射进了泰国男人的身体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一幕,令我们所有人都稍愣了片刻,开枪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被我吩咐安排赶去救苏洛依的赵永廷,而现在他已经解决全部的枪手,并在关键的时刻开枪射击救下了我和鬼兵林海。

    泰国男人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,有一片殷红很快逸散,逐渐染透他的马褂布衣,极为的醒目。

    他张着双手,想去触摸,满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枪响,拉回了我们所有人的精神。

    但这颗喷吐而出的弹丸,却被邪神塔尔巴以手中法器击中,偏离了路线,并没能射中泰国男人的身体。

    这泰国男人率先回过神来,他转身仓皇而逃,并召回邪神虚影保护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不能让他给逃了!”

    我连忙提醒众人,不惜任何代价也要将这个泰国人给杀死在这里,绝不能让他从我们手心里给溜了。

    赵永廷卷起鬼兵阴身,持枪紧追而去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——”

    连续不停的枪响,那每射出一颗弹丸都精准命中泰国男人的后背,而这些激射的子弹全部都被邪神塔尔巴给挡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和小若各持手中武器,紧跟着追过去。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↘书↘帮↘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这泰国男人精明的很,他并没有选择汽车逃跑,而是跳上了一辆摩托车,启动之后将油门拧到底,伴随着引擎的轰鸣声,这摩托车野兽一般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阳光下,鬼兵阴身行动受限,而子弹打空的了赵永廷,更是只能不甘心的眼睁睁看着。

    眼看,泰国男人就要从我们眼皮底下溜走!

    我盯着他的后背背影,深沉的骤然冷哼一声,化转己身为灵枢,以扰动的地气在泰国男人身前凝成一堵无形墙壁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沉闷撞击声响起,摩托车安然无恙通过,但泰国男人在受到撞击之后倒飞而回。

    他重重摔倒在地上,半天都爬不起身来。

    邪神塔尔巴虚影维持倒了极限,不甘心的发出一声怒吼后化为黑烟消散,而那泰国男人就像是一条垂死的鱼,他想要挣扎着起身,但却艰难无比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留他一条小命,看能不能问出些事情?”赵永廷问我。

    我脸色阴森的摇摇头:“不需要,他太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早就该杀了他!”小若咬牙切齿,美眸中浮现出仇恨,她想亲自动手杀了这个泰国男人。

    我拦住秦小若,这种脏事怎么能由女孩子来干?

    由我来吧!

    我控制着林海的鬼兵阴身,飘飞身形来到地上的泰国男人身边。

    此刻,他满口鲜血,目光眼睛也充斥血色,愤怒不甘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我,像是想要以眼神来杀死我,他受的伤势更重了,第一枪命中他身体的子弹击穿了他的肺叶,所以他每呼吸一次都伴随着剧烈的疼痛,似是破风箱一样在剧烈喘息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这泰国男人用生硬的国语冲我问着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是什么人和你都没有关系,现在你该老老实实去死了,别妄想从我面前溜走你的魂魄,我会让你知道,你根本就做不到这种事情。”我冷笑回应。

    泰国男人阴毒目光更胜:“违背神灵塔尔巴的意愿,你会受到神灵的诅咒,百般痛苦的死去,你将再没有往生的机会,而我……将会得到永生!”

    “永生?其实不过都是狗屁而已!”

    我冷笑更浓,懒得再跟这泰国男人废话什么,直接以地气缚魂锁链强拘魂魄,再以虚灵火焚灭成黑烟灰烬。

    先灭其神,再诛其身。

    我让小若以水晶长剑接连刺向泰国男人的身体,以神兵之上的腐蚀之力,很快便将泰国男人的身体腐朽枯萎,肉眼可见的变化出现我们眼前,直到确定他死了个干净,我们这才作罢。

    “苏洛依的情况怎么样?”我问。

    赵永廷皱起眉来:“不太好,她似乎受了伤势。”

    “楚天,你看这个……是苏洛依的渡魂铃!”小若从腐朽的泰国男人身体上,取回灵媒苏家的传承法器。

    我接过渡魂铃,不由得暗叹一声。

    苏洛依连随身法器都被夺了,也难怪不是这泰国男人的对手,真是幸亏我们赶到的及时,不然她们将会落得一死一被活捉的悲惨命运。

    走回烂尾楼楼房,我们在一间房间的掩体之后找到苏洛依。

    我以元神之力仔细为她检查,她身体上的伤势并不严重,都是一些皮外伤而已,唯一有些重的是她三魂魂魄受了伤,这才是难办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楚天,你怎么来那么慢,差一点你就见不到姑奶奶我了!”苏洛依挤出十分虚弱的笑容,有气无力说。

    我心怀愧疚,说了声抱歉,这件事真是怪我察觉太晚,否则的话完全可以避免。

    苏洛依却反问我,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,又怎么避免?

    就算我们不分头行事,就算是我们不离开敦煌市,萧四一样会另找机会向我们痛下杀手,她还让我不要什么事儿都往自己身上揽责任。

    “玉珠,你呢?你怎么样了?”苏洛依关心又问。

    金玉珠嘟着嘴说:“我没事,只是受了些轻伤,没多大要紧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苏洛依放下心,她眼皮渐渐发沉闭下,她说她有些累了,想先休息休息,好好睡一觉。

    其他人顿时紧张无比,生怕她会出现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我俯身下去拥住苏洛依的身体,好让她躺的能尽量舒服一些,又叫大家都不要吵,告诉他们苏洛依没事,她因为魂魄受了些伤势,所以才会想要昏睡,对于她来说能够放松下来也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大家都松了一口气,我看着怀中的苏洛依,也同样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幸亏我们赶到的及时,否则这后果我单单是想想,就莫名的觉得很后怕,真是差一点……你这身怀阴门神器的倔强小女孩,就落到一群豺狼虎豹的歹人手中了。

    所幸,我们都有惊无险!

    那么接下来,就是你萧四该承受我们愤怒的时候了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