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七百四十七章 找苏洛辰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先前关于我的那场伏击,我只是小施惩戒,并没有痛下杀手,我留了那群人的命搁在废弃车辆回收厂里。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现在想来,我真是有点心慈手软。

    这群人都已经明目张胆的来伏击杀我们,我还跟他们客气个什么劲儿?这次手软,代表着下一次我们仍旧会遇到同样的危险!

    而赵永廷出手就比我狠多了!

    作为侦察兵退伍出身的他,直接将包围苏洛依的那些枪手尽数击毙,没有一丝拖泥带水,也所以他才能在关键时刻救下了我和林海。

    我吩咐小若处理了尸体,以水晶长剑之上的湮灭之力,将这些尸体全部都处理掉。

    小若照办,将这现场尽量不留痕迹。

    这是为了防止吸引国安局的人到来之后,对这件事彻查,从而注意到我们的存在。

    又过不大会,司机小弟载着我的真身本尊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我退出鬼兵阴身控制,在副驾驶位置上睁开严谨,打开车门下车,我赤着健硕的胸膛,裸露腹肌,脖子上红绳系挂青柠指环,手枪别在腰间,向着苏洛依他们所在的位置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卧槽,帅啊!”林海看着我眼睛发亮。

    “楚天,你也受伤了?”小若微微蹙眉,关心问我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露出笑容说:“小伤而已,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男人身上哪有不挂彩的,这才叫纯爷们,真汉子!”赵永廷咧嘴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真没发觉,之前刚从北邙村出来,拜在王四门下的稚嫩小子,突然间变得这么成熟英俊了!……楚天,你今天实在好n哦!”林海娘里娘气的骚着。首发www.zhuishubang.com

    “滚蛋!”

    我冲林海骂了一句,从他手里接过昏倒的苏洛依。

    揽腰抱起她,我们重新走回车旁,林海献殷勤似得贱兮兮为我打开车门,我本想着让苏洛依睡在后排座位上,可谁知道她竟然抱着我的身体根本就不撒手。

    我靠来!

    你丫不是昏倒了吗?

    怎么还知道赖在我身上?

    我越是想放她下去,她抱着我越是抱的越近,也不知道她是真昏了还是假昏了,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,这意思好像就非要我这么抱着她才行。

    我被她给气笑了,索性开口问:“姑奶奶,你要是醒着呢,能不能就自己个儿下去?咱们现在要回去了!”

    然而,苏洛依根本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这时候林海咋咋呼呼的冲司机小弟吼一声:“你丫没眼力见儿啊?看不到太挤了坐不下啊?把座位都给老子调前点,有多前他妈的就调多前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司机小弟连忙挑动座椅,为我们尽可能的腾出后面空间,这一下是可以让我抱着苏洛依上车了。

    我瞪了林海一眼,咬牙切齿说:“还真是谢谢你啊!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!”林海挑了挑眉毛坏笑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也看在苏洛依因我而险些没有出事的情分上,我没有强行放开她,而是抱着她坐上了后排座,将她调整好一个尽可能舒服的睡姿,就这样贴在我的胸膛上,苏洛依像是心满意足的睡得香甜,嘴角还挂起一抹淡而可爱的笑意。

    林海、小若、赵永廷、金玉珠还想上车,可是车上根本就坐不下了。

    我打了个响指,拘摄而回他们的鬼兵阴身,依附在我的身体之上,然后我让那司机小弟开车回敦煌市。

    “天……天哥,他们呢?他们……他们怎么突然不见了……”司机小弟结结巴巴的问我,神情骇然,身体僵硬,他很想问我是不是有鬼,但还是没有问出口。

    我抬头说道:“少问问题,好好开你的车!”

    “噢,噢噢噢……”

    司机小弟不停点头,启动车子之后,他像是吓傻了一样,不停喃喃着重复一句话:少问问题,少问问题……

    敦煌市,我们下榻的酒店。

    我吩咐司机小弟在这儿等着,抱起苏洛依堂而皇之走过大堂,引得前台小姐频频侧目,她们还以为我是什么坏人,竟然怀抱着一个昏迷的女人回来。

    多事女孩问身边人,需不需要问问,用不用报警?

    酒店领班只是看了我一眼,便警告那俩女孩不要再谈这件事,什么报警不报警的,别招惹事情!

    回到房间中,尹素兰和狼妖蒲牢都在。

    他们见苏洛依受伤,紧忙上前来问我苏洛依怎么了,都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我来不及和尹素兰细说,我让她照顾好苏洛依,苏洛依她没有事,只是需要好好休息休息,并且我还嘱咐狼妖蒲牢,这个地方已经不再安全,让他小心保护好这俩女孩,等我回来的时候会重新另选个安全的住处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主人!”狼妖蒲牢口吐人言,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尹素兰焦急又问:“怎么才一夜的功夫,就变成了这样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一夜可发生了许多事,不过你放心,我不会让你们置身在危险中的,我很快就回来!”我微笑回答。

    离开房间,乘电梯下楼。

    前台小姐服务员愣愣看我一眼,神色很是奇怪,似乎是在问,你怎么那么快就下来了?

    我瞪她一眼,你以为老子抱个女人是干嘛去了?还怎么那么快?

    小姑娘被我凶悍目光吓了一跳,顿时间不敢再看我,更不敢和我对视目光了,她怯生生的低着头,满脸的神色紧张。

    离开酒店,重新坐上汽车。

    司机小弟问我,现在还要去哪里?

    我感应着苏洛辰所在的位置,似乎并不像是三星级酒店的方向,我尝试与他沟通联系,然而仍旧没有任何回应,我给司机小弟指明一个方位,现在出发去找苏洛辰,看看他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这一番折腾下来,已然临近中午,艳阳高照。

    对于鬼兵阴身来说,在这种烈日之下行动无疑是找死,天地之间的阳气压制灼烧可不是闹着玩的,烈日曝晒更是消灭阴邪的一种直接手段。

    小若、林海他们帮不了我多少了,接下来只能靠我自己。

    很快,我感应了苏洛辰的精确位置。

    敦煌市,飞天公园,这公园距离三星级酒店不远,而现在苏洛辰正被困在公园某处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